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文史论文 >> 中国史论文 >> 正文

浅析宋金元时期的中医门户流变

时间:2013-2-19栏目:中国史论文

  浅析宋金元时期的中医门户流变
  
  张 婕(贵州大学 人文学院,贵阳 550025)
  
  摘 要:宋金元时期政府对中医学高度重视,“经方”崛起,《局方》盛行,民间方书大量涌现,基础理论与临床医学显著进步,重视方剂理论研究,对方剂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它是剂学发展的重要时期,政府高度重视,基础理论与临床医学显著进步,深入研究方剂理论,以病因病机研究为基础创制新方。就宋金元时期的中医门户流变展开分析和研究,主要分析了金元四大家出现缘由、金元四大家的流派以及金元四大家的简介。
  
  关键词:宋金元时期;中医门户;流变
  
  中图分类号:K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3)03-0083-03
  
  《四库全书总目》医家类一有云:“儒之门户分于宋,医之门户分于金、元。观元好问《伤寒会要》序,知河间之学与易水之学争。“[1]156金元是我国中医发展史的关键时期,所谓“河间之学”是指金元四大家第一人刘河间所分立的门户;而“易水”则是指由张元素而传下来的李东垣一派。
  
  一、金元四大家出现缘由
  
  据《四库全书总目》所言,中医学问的划时代是在金元。吕思勉在《中国文化九种》中提及:“中国医学,至宋而新说肇,非得已也。天下之物莫不有理,必得其理,然后可以应用于无穷。古代专门授受之医学,魏晋而后既已失其传,其为后人所辑存者,皆不免于残缺不具。夫古代之医学即使书存于今,其理亦未必可据,况其所存者又皆残缺不具之说乎?!然学术之真必存于事物,后世解剖之学既已绝迹。形下之学又日湮晦,欲明医理,果所以据以资推求哉?于是,冥心探索,而其说转遁入于虚无,而五运六气之说兴与矣。”[2]23
  
  上古中医在魏晋的时候便已失其所传,而学问没有从理源上发起,那么医理必然陷入虚妄之中。魏晋以后,医学陷入了一种没有理论的尴尬境地,这引起宋人对医理的重视。“中国经籍之传世,至宋而始多,盖锓板之术盛于是时使然。然医家之书,经宋人搜辑传世者,医经类甚少,同一经方也,本草类亦甚少,而方书独多。盖医理深邃,非尽人所能知,方药则事足便民,好搜辑之者甚众;又格物之学不明,徒知搜辑成方以治病,而不复能研求药性,所谓知有术而未足语于学也。”[2]23金元时期四大家辈出的重大原因,其一是因为宋代雕版印刷技术兴起,其二则是因为宋人极其重视医术,搜辑传世者众多。吕先生在后文提及的“盖搜辑医方之风起于唐而盛于北宋,其流风余韵,迄明清犹未艾也”便是指明宋人对医学重视的倾向。
  
  宋人虽然看重医学,但侧重药方,这使得宋很难出现像金元四大家那样重视流派重视古籍的大医者。金元四大家,直接由刘河间师承接下来的就有三位,“易水”之派的李东垣,则是师从于大医张洁古。宋人热衷于收集药方,在宋王硕所编撰的《易简方》中便可略见一斑:“谓常取用盖之方,可以外候用者,详著大义于篇,以治仓促卒之病,易疗之疾,轻者自愈,重者亦可以借此以待招医云云,盖为不知医者所设。”[2]21
  
  到了元代,名医朱丹溪学成归来,因不依照流行书籍上的古方治病,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受到乡里的嘲笑。宋人热衷于古方的偏见,由此可见。
  
  但同时,宋人对医术的重视,也是前所未有。范仲淹有云:“不为良相,则为良医。”北宋著名政治家范仲淹曾抽签询问自己是否能够做官,但是不幸多次抽中曰:“不能”,范仲淹失望之余,便立志于“如不能做官救济天下,那么就要为医救人性命”。这句话出现于众多医书的序言,激励了无数的儒家知识分子从医救人,“人生天地间必有用于世也”。宋金元时期,儒者和医生的关系颇为复杂微妙。金元四大家之中就有朱丹溪师从朱熹的弟子许谦,李东垣师从当时的名儒翰林学士王若虚、冯叔献,宋儒对医学的重视同样影响到金元。
  
  金元时期战争频繁,人们整日活在忧虑和愁苦之中,生活饮食得不到保证,这就产生了跟以往不同的病症。这些病症则都是以往古书古方上所没有的,因此要求医师找出新的解决方法。医师李东垣便是根据这一情况,确立了自己专门的“脾胃说”。在金国灭亡的大劫难中,李东垣创出补中益气汤,分清了外感病和内伤病,创立了自己的脾胃学说。补中益气汤便是现在药店里的补中益气丸。
  
  二、金元四大家的流派
  
  元末明初著名文学家宋濂在为朱丹溪(四大家之一)所著的《格致余论》题词时,提到:金以善医名凡三家,曰刘宋真、曰张子和、李明之,虽其人年之有先后,术之有救补,至于推阴阳五行升降生成之理,皆以《黄帝内经》为宗,而莫之异也。又有云:元朱震亨《格致余论》有功于生民者甚大,宜与三家所著并传于世。
  
  自此而后,“金元四大家”之称,便广为流传。
  
  关于这四大家的流派分类问题,吕思勉先生在《中国文化九种》第九篇宋代医学新说之兴起之中说得已经十分详细。但是在描述和分段上,吕先生的行文只区分了派系,便容易让人产生一些误解。
  
  在吕先生的行文中,他先介绍了刘河间,也就是河间派创始人,然后接下来他就直接写到了刘河间的四传弟子朱丹溪,最后才是张子和。而从时间顺序上来讲,朱丹溪是金元四大家的最后一位,张子和应该排在刘河间的后面。先生如此叙述,让人搞不清先后顺序。其后,先生开始介绍由张洁古一派而成就的李东垣。这种行文也许是遵从派系上的划分,但却是完全不涉及年代概念。
  
  当然这也许是重视派系的缘故,但在混乱了朱丹溪的位置之后,产生了一个误会。那就是忽略了刘河间的再传弟子,融会贯穿前三家之说的重要人物罗之悌。
  
  河间和易水之争,只是争论在医书上。但是金元四大家究竟如何用药治病,这些医术的细节并不记载在书本上,“攻邪”和“扶正”——河间和易水两派的医术在罗之悌身上得到了融合。罗之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