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对林则徐“经世致用”思想的影响

时间: 2012-07-22 栏目: 社工论文

传统文化对林则徐“经世致用”思想的影响
  
  田田叶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北京100871\
  
  摘要:林则徐是我国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在晚清统治岌岌可危、国家民族面临重大生存危机之时,在经世致用思潮的影响下,林则徐开始以不同于以往的视角看待西方世界,开始思考有效的救国救民方略。他关注现实,注重实效,尝试了解西方、学习西方、变通自己,开始了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的步伐。这些行为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和功利性,即壮大自己而“制夷”,在“制夷”中得以振兴富强。但是,近代经世致用思想是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等传统思想的内在发展,作为统治阶级,作为君主专制统治的维护者,林则徐的思想又不可避免处于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框架中,受到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也有着明显的局限性。
  
  关键词:林则徐;经世致用;传统文化
  
  一、引言
  
  19世纪初叶,中国君主专制社会已从“康乾盛世”的顶峰上往下跌落,传统思想的两大支柱“宋学”与“汉学”也逐渐走向穷途末路。而产生于明末清初的经世致用学风却受到社会的注重。这种经世致用思想的兴起,正是当时专制统治阶级内部思想变革的主要表现。嘉道年间,针对当时社会的破败和汉学的僵化,经世致用思潮再次兴起,意在改革时弊,学以致用。鸦片战争前后,内忧外患纷至沓来,君主专制社会危机四伏。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促使一批眼光敏锐的知识分子,进一步探索和寻找中国社会摆脱困境与危机的良策。 (范文先生网 www.fwsir.com) 他们以传统经学为依托,以匡时救世为己任,对内主张整饬吏治,改革弊政;对外提倡学习西技,抵抗侵略,从而逐渐在地主阶级中形成一股经世致用的社会思潮。林则徐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二、林则徐的经世致用思想
  
  林则徐在中举前,就读于福建鳌峰书院,受到该院注重“明礼达用之学”理念的影响。他在1811年中进士入翰林院,在那个时代,一方面是乾嘉汉学盛极一时,诸多士子或是埋头于注经考据,或是著书空言以对;另一方面则是士大夫们或者只注重儒经的章句集注,或者干脆为官不去读书,而去应酬各类交游。主持福建鳌峰书院的教习郑光策便指斥,“近日学者,气习污下,奔竞卑鄙”。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鳌峰书院格外注重培养学生对真才实学的追求,尤其是林则徐的导师郑光策更为注重经世致用的学风,这是林则徐后来将这一思想贯穿于夷务处理的重要原因。
  
  林则徐的经世致用思想体现在多个方面。例如,他提出“民惟邦本”,关心民情,在江苏等地革除弊政、兴修水利,并对吏治、盐务、漕运等作了有益的改革,对赈济灾荒不遗余力,被民间誉为“林青天”;另外,他致力于探究当时社会面临的两大问题:解决鸦片危害及由此而引起的社会和统治危机。相对于龚自珍、魏源等偏重于理论的经世思想者而言,林则徐显得更加实干,他通过实践从一个单纯匡时济世的封建士大夫成为学习西方、师夷制夷、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在中外形势急剧变化下,林则徐认识到知夷情、办夷务的重要性,他组织翻译外国报刊书籍,编辑《华事夷言》、《四洲志》等书报,支持魏源编写了《海国图志》。在与英人的交往中他逐渐认识到,中国的武器技术水平太过落后,与洋人根本不在同一等级,他在致友人的私函中曾经写到:“彼之大炮远及十里内外,若我炮不能及彼,彼炮先已及我,是器不良也。彼之放炮如内地之放排枪,连声不断。我放一炮后,须辗转移时,再放一炮,是技不熟也。”于是他大力推动购置洋武器,增强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从以上行为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经世致用思想的影响下,林则徐强烈地不满于当时空疏无物的学风与官风,主张通过学习西方实实在在的先进技术,强国保国,从而有效地抵御外夷的侵略。
  
  三、林则徐经世致用思想的传统文化烙印
  
  林则徐虽然在对待夷务时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夷夏之防”的观念,主张从西方的富国强兵之道中探索“制夷”之道和救国救民的真理,“采西学”、“制洋器”。但他作为专制统治阶级的一员,终究无法挣脱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的深刻影响。
  
  首先,中国自汉唐盛世以来,某种民族优越感已深深植根于传统文化中,这种传统观念有着极强的感染力与延续性。虽然与大部分传统知识分子相比,林则徐已经一定程度上意识到了中国的相对落后,但其骨子里“天朝上国”的优越感依然不可否认地存在着。对待英国以鸦片贸易之名掩盖侵略意图的行径,他认为“知彼万不敢以侵凌他国之术窥伺中华”,(至多不过是)“和约夷埠一二兵船,未奉国主调遣,擅自粤洋游奕,虚张声势”。在外国军队实力问题上,他认为“夷兵除枪炮之外,击刺步伐俱非所娴,而腿足裹缠,结束严密,屈伸皆所不便,若至岸上更无能为,是其强非不可制也。”“英国要攻中国,无非乘船而来,它要是敢入内河,一则潮退水浅,船胶膨裂,再则伙食不足,三则军火不继,犹如鱼躺在干河上,自来送死”。更令人咋舌的是,在一份拟交英女王的文书中他写到:“大黄、茶叶、湖丝等类,皆中国宝贵之产。外国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从他的这些言论中我们可以看出,林则徐对外国侵略者的认识和看法是十分幼稚片面的,他骨子里依然存在盲目自大、轻视外敌的情结,过高地估计了中国在与“外夷”关系中的地位,没有意识到中国实际已处于十分危险被动的境地。
  
  其次,尽管林则徐是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提出了许多相对先进的思想,但从他的为官之道来看,他并未跳出君主政治条件下士大夫绝对忠君意识的窠臼,有着强烈的权威认同和权威崇拜。林则徐的改革意识虽已觉醒,但面对道光帝的妥协态度,面对其他朝臣的强烈反对,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并恪守对专制君主的绝对臣服,他选择将改革的愿景深埋于心。这其中浸透着他心中忠君意识与爱国情怀的冲突斗争,何尝不是一种辛酸和无奈。甚至,当道光帝不接受林则徐的建议,派琦善到广州搜罗林则徐的罪状,终以“误国病民,办理不善”的罪名将其革职之后,尽管对于这种不公正的处理,林则徐“不敢不懔天威,亦不敢认罪戾。惟事之本末,诚不得不明白上陈”,但他终究还是认同于专制君权的士大夫,“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的诗句也揭示了林则徐根深蒂固的忠君意识。
  
  总之,林则徐的经世致用思想依然生长于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约束中,并没有对传统文化做出本质的更新,实质上还是维护中国固有旧传统,试图通过枝节的学习来弥补,具有明显的“补漏”色彩。
  
  四、传统文化体系下经世致用思想的局限性
  
  不可否认,鸦片战争前后地主阶级的经世致用思想,是在中国社会交替时期出现的一大进步。一方面,它打破了“万马齐喑”的沉闷风气,顺应了社会发展的趋势,针对当时社会的严重弊端和民族危机,初创了“开眼看世界”的全新观念,充当了中国近代社会思想启蒙的先驱,迈出了向西方国家探寻真理的步伐,符合国家与民族的利益,对国计民生具有积极作用,并对后世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但另一方面,由于它生长于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下,主要服务于清王朝的君主专制统治,因此依然有着明显的阶级和时代局限性。
  
  第一,林则徐的这种经世致用思想,在认识深度与广度方面都较为浅薄。文化一般分为表层文化和深层文化,学习制造洋武器、开办工厂等举措,是对西方“器物”与“技艺”的学习,还停留在文化的表层;而对思想观念、政治、制度等方面的学习,才真正触到一种文化的内核。林则徐作为大清朝臣,是专制统治阶级中的一员,其改革的根本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君主专制统治。经世致用这一指导思想,决定了他的学习对象仅限于西方的坚船利炮,而对制度、文化避而不谈。他并没有真正了解西方文化,当然也不可能认识到其经济、思想、政治、制度以及文化的先进之处,更不可能动摇专制统治的根基去学习西方。仅仅停留于“器物层面”,学习西方“形而下”之器,虽然引进大量机器设备和军事武器,打破了迂腐顽固的卫道士的封锁,为学习西方、输入西学冲开了一条小径,但却未能真正使中国走向独立自强。这是林则徐经世致用思想最大的历史局限性。
  
  第二,林则徐学习西方的思想主张并不是积极主动的,而是产生于消极被动的情景之下,当西方侵略者逼近家门,他才对其“坚船利炮”的威力产生了被动的回应。鸦片战争就是中国近代第一记重重的鞭子,抽打在中国人的身上。正因为这难当的疼痛,中国人才被动地打开久久关闭的门户,以“救亡图存”、维护统治为目的,学习西方的先进军事技术。但是,仅仅只学技术,其他方面一切免谈。这跟前文提到的根深蒂固的民族优越感也是密不可分的,作为“天朝上国”的统治阶级,居高临下、独善其身的观念使林则徐并不会主动放眼世界,去观览其他文化的先进之处。只有当外夷的坚船利炮强行轰开了中国紧闭的大门,他才被动地看到了先进与落后之间的巨大差距,被动地考虑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
  
  五、结语
  
  从宏观上看,林则徐是近代中国“倡西学之始,开新学之路”的第一人,也是中国近代启蒙思想的先驱者。他秉承经世致用的指导思想,有意识地了解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和社会经济文化情况,最先提出“向西方学习”的思想,为近代的爱国思潮与图强之路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这种经世致用思想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中,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传统文化的烙印,包括“天朝上国”的盲目优越感、对“外夷”的轻视与排斥、对专制君主的效忠与服从、对专制制度的坚决维护等等。这些思想意识上的固有弱点导致他的一系列强国之法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没有使中国的国力真正增强,有效抵御外来侵略。尽管如此,林则徐的努力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社会近代化的步伐,有较大的历史功绩。而其经世致用思想受文化传统与阶级、社会条件的限制,具有局限性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我们应抱着一种宽容的心态,赞扬其功绩的同时,理智客观地分析、理解其不足之处,还历史人物以真实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