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贝勒,沃曼小说《一个老姑娘的独白》中的隐在读者研究

时间: 2012-09-27 栏目: 世界文学论文

嘉贝勒,沃曼小说《一个老姑娘的独白》中的隐在读者研究

  作者/杨道云

  一、引 言

  德国女作家嘉贝勒·沃曼1932年出生于德国黑森州达姆施塔特市,为联邦德国笔会、柏林文学艺术协会以及德国语言文学学会成员。沃曼是联邦德国当代文坛的后起之秀,60年代初崭露头角,直到70年代中期发表了长篇小说《同母亲一起去郊游》(1976),从而确立了她的文学地位。她的作品的主要题材是反映当代社会中妇女生活的孤独、冷漠和忧虑。大龄女青年、独身的女子、夫妻生活不幸福的妇女以及年近花甲的孤寡老太太等,都是她热衷探索、描绘的形象。沃曼小说创作的生活原型大多来自于现实生活中的普通民众。沃曼认为,妇女不仅与男子一样应该得到人生的幸福,她们更应该是社会的组成部分,因为女性的痛苦可以反映出社会存在的问题。

  短篇小说《一个老姑娘的独白》生动、细腻地描述了一位独身女子的个人情感与社会现实互相矛盾的痛苦心理。故事讲述了一位法国籍的39岁的老处女玛赛勒,她孤身一人在美国工作,是一位小学教师,终日过着抚今忆昔、形影相吊、孤寂哀怨的生活。女友贝伦达却拥有着幸福的家庭,丈夫阿朗·戴尼特风流潇洒,是一位勤快的建筑师,生活优越安逸。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处女玛赛勒却发现自己不可遏制地暗恋上了闺蜜的丈夫阿朗。直到有一天。玛赛勒收到女友贝伦达的来信,贝伦达苦恼无助地告诉她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她发现忠实稳健的丈夫阿朗竟然婚外出轨了,情人叫莎莉,是个年轻的服装设计师和舞台美工。听到这个令人沮丧伤心的消息时,老处女玛赛勒也惊讶万分,也犹如一下子被人推进了冰窖,平素的情感寄托载体轰然间倒塌,梦幻的美妙情感与现实事实的残酷,令老处女玛赛勒的内心顿时变得荒芜空洞、茫然若失。阿郎则身陷怀孕的情人和怀孕的妻子的情感矛盾和经济纷争之中,犹如一头困兽一般束手无策。当陷入困境的阿郎向玛赛勒求助如何化解自己面临的婚姻危机时,因情感极度失落而内心冷酷失衡的老处女玛赛勒做出了一个轻率的忠告,竟建议阿郎去自杀。走投无路的阿郎随后接受了玛赛勒的建议,悄悄地选择在圣诞夜自杀身亡。罪恶感、自责、痛苦又再一次撕扯着老处女孤寂的心……

  二、小说的隐在读者研究

  (一)伊瑟尔隐在读者阅读理论

  德国接受美学代表人物之一伊瑟尔(1926- )认为,文学作品由文本和读者两极构成。文学作品既不同于阅读前的文本,又不同于在阅读中的文本的实现,它在文本和阅读之间。文本作品被看成是文本与读者之间的动态交流形式。隐在读者不是指具体的实际读者,而是指一种“超验读者”“理想读者”或“现象学读者”,它在文本的结构中是作为一种完全符合对阅读的期待来设想的。(朱立元著,《当代西方文艺理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6月第1版,第293 - 295页)在本文中,笔者将运用伊瑟尔隐在读者阅读理论,对小说文体、主题等方面进行分析研究。

  (二)对主人公内心活动的刻画细腻生动,比喻等修辞方法的运用令小说文采飞扬、可读性极强

  在小说中,作者对老处女玛赛勒的心理诡异的变化描写得入木三分,令人叹为观止。读者在深表同情的同时,不免也为她悲凉的人生而扼腕叹息。当老处女玛赛勒对好友丈夫阿郎一见钟情时,作者这样描写道:“在我认识他的几小时内,我完全陷入了一个……既可笑也不值得,而且又非常令人痛苦的境地……也不曾有过的情感,此时此刻在加利福尼亚的阳光下却毫不费力地萌生了。爱的火焰在心中燃烧……”作者把老处女玛赛勒暗恋的情愫萌芽描绘成“在加利福尼亚的阳光下却毫不费力地萌生了”,该句幽默诙谐,寓意深邃,也使读者能体验到久违的激情正在挑战着39岁老处女的情感底线,一见钟情的欣喜对玛赛勒内心的冲击、震撼与激荡可见一斑。

  “我明白,在漫长的秋夜里,我只身一人守着小屋,缠绵悱恻,无休无止,这一切是何等的荒谬。然而一只结满想象的金丝网笼罩住了我。静静的满足中,我仍不停地编织着它……令人欣慰的是,阿朗占据了我全部的思念。”为了描述玛赛勒与阿郎离别后的惆怅别离心绪和追忆思念之苦,作者通过采用一系列词汇,出神人化地为读者描绘出了一幅老处女怀春思恋的实景图,例如名词秋夜、小屋、金丝网、满足、思念;形容词漫长、缠绵、荒谬、静静地;动词想象、编织、欣慰、占据。比喻句“一只结满想象的金丝网笼罩住了我”更是把老处女身陷情网无力自拔的境况描绘得淋漓尽致。

  在“大家都以为我年近秋景,或已到了温和的夏季,然而我的内心深处,依然是春意盎然”这句话里,作者幽默诙谐地通过借用“年近秋景”“温和夏季”“春意盎然”三个季节时间段变换来进行鲜明对比,揭示出了老处女玛赛勒的情感变化阶段和心路历程。

  (三)小说运用自述体叙事方式,拉近了文本和实际读者的距离,创设了隐在读者空间

  该小说主人公老处女玛赛勒采取第一人称“我”的自述体叙事方式,把自己的所见、所感、所恋、所思、所恨、所悟等一系列复杂的内心活动,以自我陈述、剖析个人隐私的方式公布在实际读者面前,文本在无意中召唤和激发起了人类喜欢探秘、猎奇的心理,也在无意中创设了文本的隐在读者视域,拉近了文本和实际读者的距离,也使实际读者能更快地进入角色,去真切感悟女主人公微妙的心理变化和情感起伏。

  又值圣诞前夕,回想起发生在一年前圣诞前夕的那个灾难性的夜晚的往事,老处女玛赛勒感慨万分。小说首段这样写道:“今天,正值圣诞节……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处女,往昔的青丝已染上了霜色……像她这样,圣诞节在抚今追昔中度过。形影相吊的生活所赐予她的怜悯心,又无情地把她带回到流逝的岁月中。”这种自述体的开头,哀怨感伤的文字描述,无疑较好地创设了隐在读者视阈,很快就抓住了实际读者的期待阅读的心理。

  三、揭示人类在爱情面前集显自私、猥琐、极力排他的人性丑恶本色的小说主题

  在短篇小说《一个老姑娘的独白》里,作者创设了帅气、热情、浪漫的丈夫,端庄贤淑却遭受丈夫出轨背叛的妻子,狂野、热烈、年轻的情人,孤寂、幽怨、暗恋的老处女,这种三女一男的情爱纷争模式也为文本的隐在读者空间增添了色彩斑斓的颜色,给人浮想联翩的空间。在小说结尾,老处女这样自责道:“我的轻率跟贝伦达和莎莉逼人的爱一样,同样葬送了你的性命。”从血淋淋的情爱纷争结局中,由于自私、猥琐、独占、极力排他的丑陋人性本色,老处女玛赛勒才略微体悟到自己对阿郎的自杀所起到的推波助澜的罪恶作用,但对于他的死所应负的责任还是令她费解与迷茫。她这种变态扭曲、执迷不悟的情爱心理,应该受到拥有高度精神文明、倡导和谐共存的人类所鄙夷与谴责。面对阿郎的困境,玛赛勒没有设身处地地为他献计献策,化解矛盾,而是怀着满腔的愤懑,给出了惩罚性的建议,落井下石并置阿郎于死地。她的这种超常规的不理性的举动,让读者甚至怀疑她对阿郎一直以来的情感是否出于真心。也许对情爱观念扭曲的玛赛勒来说,只有死去的阿郎,才能让她感到庆幸、欣慰,因为她不愿看到虽活着但不属于自己的阿郎。

  四、结语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和经济状况的改变,夫权的社会特征开始逐渐淡化,婚姻越来越呈现出其社会属性的本质,而不再是伪以爱情名分的粉饰太平。随着人本主义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尊重自己的内在情感需求,这也是导致婚姻制度社会属性渐渐占据主导地位的一个重要原因。

  笔者认为,老处女玛赛勒的不足之处在于:长久独居的生活使她缺乏开明的思想、宽容待人的处世态度,导致人生观和世界观极其狭隘,内心扭曲,情感世界荒芜。她始终走不出自己固定的生活模式和情感困惑的漩涡。正如她自己评判的那样:“像我这么一个老处女,企图扮演一个法官的角色,去评判那些实实在在生活着的大们,未免有些过分和妄自尊大吧。”遗憾的是,她这种对自己身份和情感状况的妄自菲薄意识,在关键时候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笔者认为,处在当代文明社会的人们,应该摈弃人类固有的自私、狭隘、猜忌、占有、仇杀、掠夺性的丑恶情感,去构建人类本真、宽容、体谅、博爱的良好人际情感互动模式,这也是当代每一个社会人所不应忽视的精神文明建设内容。

  [参考文献]

  [1][德]嘉贝勒·沃曼,一个老姑娘的独白[M].金艘,译。北京: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

  [2]朱立元。当代西方文艺理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

  [作者简介]

  扬道云(1971-),女,河南南阳人,中原工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