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逊“扩张总统权力思想”产生的背景

时间: 2013-02-12 栏目: 世界史论文

  威尔逊“扩张总统权力思想”产生的背景
  
  范佳甲
  
  (内蒙古师范大学,呼和浩特 010022)
  
  摘 要:“扩张美国总统权力思想”是进步时代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经过对美国联邦政治制度进行深入研究,深刻揭示了三权分立制度权力分散、职责不清的缺陷,提出了扩张总统权力来解决制度缺陷的问题,提高政府工作效率的思想,威尔逊的这一思想是进步主义时代的产物。从威尔逊对美国政治制度缺陷的分析以及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阐释威尔逊扩张总统权力思想产生的背景。
  
  关键词:伍德罗·威尔逊;扩张总统权力思想;背景
  
  中图分类号:D5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3)02-0175-02
  
  伍德罗·威尔逊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的学者总统。在他进入白宫之前,就对美国的政治制度进行了长期深入的研究,为总统权力扩张思想的形成奠定了理论基础。进入19世纪下半叶后,美国逐渐进入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转折的大变革时代,急剧变化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状况成为推动威尔逊总统权力扩张思想形成重要的现实因素。
  
  一、思想渊源
  
  威尔逊出身于一个英国世系的家庭,对英国有着强烈的感情。曾三度任英国首相的著名政治家、英国工业资产阶级的代表——威廉·格莱斯顿是威尔逊的偶像。他十分崇拜首相出色的雄辩才能,也极力赞同他“自由贸易、提高内阁地位”的观点,这对他的扩张总统权力思想形成起到了深远的影响。同时,威尔逊的父亲是长老会教徒,他的童年在严肃的宗教气氛中度过,“强调责任、强有力的管理、道德的原则以及法律和秩序的最高需要,”[1]350在这种思想的熏陶下,使威尔逊的思想增添了改革家应有的责任感。
  
  作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的总统,威尔逊自1875年进入美国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学习起,就对政治充满浓厚的兴趣。大学期间,在《国际评论》上发表了有关批评美国国会委员会的论文,主张改进国会的议事程序。后又进入弗吉亚大学学习法律,1883年进入霍普金斯大学学习政治法律并获得博士学位。凭借着对政治的一腔热情,威尔逊对美国的政治制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深刻思考了制度中的弊病,分析和探索提高美国政府决策效率的途径,在他的博士论文《国会政体——美国政治制度研究》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基本形成了扩张总统权力的思想,并成为以后改革的思想武器。
  
  二、威尔逊对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缺陷的深刻揭示
  
  威尔逊对美国三权分制度的深入研究,对这一制度缺陷的深刻揭示,也为其总统权力扩张理论的形成奠定了理论基础。
  
  第一,最高立法机关权力分散,机构重叠,职责不清。
  
  宪法明确地将立法权授予国会,并概括地规定了两院组织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两院采用了“分解法”的奇特方式:将众多的立法项目,设立多个常设委员会来负责。每一个立法项目都由一名专门的领导人以常设委员会主席的身份进行指导。这种领袖众多,分头领导的状况,把众议院搞得十分复杂。此外,委员会各行其是,相互不协调,不联系,在紊乱、散漫和无系统的行动中,难以找到任何一致的方法,在委员会提出的议案中,也难以发现有任何共同的目的。
  
  第二,代议制的沟通途径——“讨论”严重受阻
  
  代议政治是通过倡导、商讨和说服的方法来治理国家。通过可持续、公开的讨论让最好的观点,通过普通建议的方式,产生和激发舆论,引导事态的发展。然而在实践中,就连议员想要提出议案都成了问题。
  
  1.议员在议会上提出议案难
  
  当从各州来的新议员,带着本州的方针政策来到国会,最希望的就是表明自己的观点,并且寻找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使自己的观点具体化,引起国会的重视。但是,议案的提出常常在“事情正常的秩序”中受阻。议员们选择在国会召开的间隙,站起来宣读自己的议案。但这一行为将会遭到议长的不理会和会场上机械而强烈的反对呼声。
  
  2.议案太多、留给讨论的时间太少
  
  每届国会的议案都是成千上万的。众多的议案,每一个都只能由秘书随便念念标题,其目的在于使它达到提交的适当阶段,不经辩论直接交到常设委员会。在每一届国会期间,大多数委员会仅仅有一两个小时自由支配,在这段时间内,要将自己负责的一般立法的全部问题、报告,辩论、处理完毕。但每届国会开会都不能立刻展开工作,而是要先选举领导人,到国会的组织机构通过委员会的任命,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因而,真正留给开会讨论的时间很少。
  
  第三,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沟通不利
  
  1.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之间没有畅通的沟通途径
  
  行政官员与国会之间的沟通,只能通过同委员会成员之间的私人咨询、部长们和国会个别成员间非正式会见,或向两院领导官员提交文书。由于国会与行政部门之间没有正规的沟通渠道,国会在熟悉了行使自己的职权之后,将权力的触角伸向了行政部门。为了达到控制各行政部门的目的,由国会委员会直接向行政部门下达命令,但不能监督命令的执行。因而,行政官员对国会下达的命令,不是明目张胆的反对,也是可以置之不理的。部长们虽不至于各行其是,但是由于无法控制,完全可能变得敷衍塞责。国会虽然在一些事情上强迫官员们服从,但是却不能使他们完全被驯服,反而会引起他们的反感,消极懈怠地执行命令,使得行政部门的工作效率极低
  
  2.立法部门与行政部门之间的信任缺失。
  
  由于立法部门与行政部门之间的不信任,使得它们失去了密切合作的可能。国会为了加强对各行政部门的控制,经常对他们的一举一动进行监视,唯一有力的武器就是对怀疑有问题的角落进行调查。稍有问题就公开宣布,扩大事态,使被审讯的官员名声扫地。这也加强了各部门与国会的对立情绪。威尔逊曾说:“当主子不把仆人看作朋友,总是对他们的一举一动进行监视,仆人的懈怠和蒙骗也就变成了人之常情。”[2]156
  
  三、经济因素的推动
  
  在美国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独立的农场主作为社会个体,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奋斗,经济自给自足,居民自己管理自己区内的事务,代理人由居民全体成员选出,共同讨论和商议本区的一切事务,充分保障人民的民主和自由。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样的民主与美国当时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简单的社会关系蕴含着最基本的民主。
  
  然而,随着美国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化,以传统生产技术占支配地位的农业经济向现代机器生产工业经济所取代,工业生产渗透到人民生活的各个角落,迅速成为国民生活的决定性力量。生产力迅速提高的工业化社会,一方面带来了集聚增加的社会财富,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各种棘手的社会问题,如:由于垄断公司实力雄厚,对原料和市场有绝对控制权,可以调动各个方面的力量来增加利润;大企业常常在不正当竞争中厮杀,而小企业面对这些庞然大物,根本不可能拥有机会进行公平竞争。垄断公司主宰整个社会经济,一切唯利是图,使美国的经济发展呈现出不健康的局面。
  
  四、政治因素的推动
  
  19世纪后半期,美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大型的工业联合体势力不断膨胀,他们越来越希望用财产影响和控制政府的政权,为自己谋取更大利益。企业采取主动拉拢和勾结政府官员的方法,利用财富主动贿赂政府公职人员,操纵政治选举,从而俘获和控制政府。党魁们成了在前台活动的傀儡,而幕后真正的操纵者是资本家。他们表面上反对政府干预企业界的事情,实际上利用政府来帮助企业的发展。为了尽可能地获取利润,他们收买官员,贿赂政客,安插亲信,千方百计地对政府的决策施加影响,甚至亲自参政成为政企两栖的人物。
  
  由少数人控制国家的政治生活是对美国民主制度极大讽刺。国家事务由人民共同商讨决定,民主制度也就应运而生。通过普遍建议的方式产生的舆论,主导事态的发展;通过深思熟虑得出审慎、最好的意见;主持讨论的人一定是关注并了解大众福利的人。通过这种方式制定出的法律是趋向于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人民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愿和看法,不断地关心自己的权力,防止他们的代表偏离人民的意志,根据自己的利益制定总路线。但是,在民主实践的过程中,与制宪者的初衷大相径庭,民主制度实际上成了一个徒有其表、名不符实的空壳。
  
  工业化加剧了社会变化的速度,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接踵而来。然而,国会作为最高的立法机构,将权力分给若干个委员会。经过参、众两院长期的讨论,对于同一议案也很难达成共识,形成立法。这样立法效率,不但不能使棘手的社会问题得到解决,长期的拖延还会助长新问题的滋生。因而,使权力集中,提高政府的工作效率,威尔逊认为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
  
  五、阶级矛盾的推动
  
  随着工业化不断深入发展,工人阶级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他们长期处在工时长,工作条件恶劣,工资低,工会权力遭到压制的环境中,不仅不能过问工厂的生产,也无权就雇佣的条件与雇主协商,剥夺了工人参与决策管理起码的权利,一切都要服从资本家的意志,成为不折不扣的工业专制。工人阶级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阶层,与资产阶级形成了尖锐的对立。
  
  为了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争取自身的处境得到改善,工人不得不组织起来与资本家展开激烈的斗争。阶级矛盾一度成为最棘手的社会问题,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从根本上受到了挑战。面对这样的情形,只有政府迅速拿出强制有效解决问题的政策,并由专门的部门负责政策的实施,才能缓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客观上有利于推动总统权力的加强。
  
  六、社会思想因素的推动
  
  美国人将个人主义看作是最基本的价值观念之一。他们认为,个人利益不应与社会利益等同起来,而是应该高于社会利益。依靠自我奋斗实现的个人利益,国家和法律应予以保护。
  
  但是,这种纯粹的个人主义在一个单纯而贫穷的社会更容易实现,在复杂多变的工业社会则不再适用,这是因为:个人是包含在社会中的,社会是个人活动的舞台,个人所创造的价值并非可以独立于社会而存在,社会利益也并不是个人利益的简单相加,而是个人利益综合平衡的结果,有时为了社会的维系,还要以个人放弃牺牲部分权利和自由为前提,个人的成功也要由社会来做出评价,个人奋斗要由社会来保障。
  
  因而,不能完全依赖个人的自觉和调节解决个人与社会的冲突,政府作为公共权力机关,发挥其强有力的力量,担负起社会控制和调节个人行为的责任,保护个人的自由,用集体的力量来弥补个人的不足。
  
  综上所述,威尔逊扩张思想的形成是时代的产物,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急剧变化的转型期,各种棘手的社会问题随之而来,而国会由于权力分散,议员们只能在无休止的争吵中拖延解决问题的时机。因而,威尔逊认为扩张总统的权力,增强总统的决策权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扩张美国总统权力的一整套完整思想应运而生。
  
  参考文献:
  
  [1]余志森,王春来。美国通史——崛起和扩张的年代1898—1929[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2]伍德罗·威尔逊。国会政体——美国政治制度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
  
  [3]邓署生。伍德罗·威尔逊[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
  
  [4][美]阿瑟·林克。1900年以来的美国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