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阿特观念的渐变与永恒

时间: 2013-02-19 栏目: 世界史论文

  玛阿特观念的渐变与永恒
  
  靳 玲  (内蒙古民族大学 政法与历史学院,内蒙古 通辽 028043)
  
  摘 要:玛阿特是古埃及伦理中的基本观念,其内涵有着明显的渐变进程,却始终是古埃及的基本观念。在古王国时代,玛阿特的基本内涵已经形成。第一中间期与中王国时代,玛阿特知识在社会动荡中逐渐为民众所理解,成为全社会的核心伦理。新王国时期,对神的虔诚进一步发展,传统的玛阿特观念受到挑战,但即使在后埃及时代,玛阿特观念也没有消失。玛阿特作为核心道德范畴贯穿古埃及历史的始终。
  
  关键词:玛阿特;古王国时期;新王国时期;古埃及
  
  中图分类号:K50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3)03-0090-02
  
  玛阿特是古埃及伦理中的基本观念,很难用一个术语将它翻译过来。可以理解为秩序、正义、公平、真理、真实等概念。然而玛阿特最基本的含义是秩序与平衡,这种秩序体现在社会关系中就是绝对正义。玛阿特的内涵在古埃及,尤其在法老时代有着明显的渐变进程,却始终是古埃及的基本观念。
  
  一、古王国时代
  
  1.玛阿特成为国王限定行为、渴望正义的基本方式
  
  玛阿特作为道德概念最早出现在金字塔文之中,国王作为“玛阿特的实践者”使玛阿特伴随在身边。国王认为玛阿特能给予生命并保护着埃及,在PT1483中,国王被描写为荷鲁斯的四个儿子之一,“通过玛阿特而生存,依靠他的全部职员来看管上埃及”,强调玛阿特是神与国王生存的凭借。国王是像拉神一样的表现者和行为者,他将玛阿特安置在它的对立面罪恶之上。将玛阿特安置在罪恶的地方或者用善良取代邪恶,这对王家和普通百姓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这样,金字塔文就成为了正义的基础。所以,玛阿特是古埃及重要的国家观念。
  
  2.通过服务国王而服务社会是臣民的重要美德
  
  美德宣称是古埃及玛阿特伦理的重要资料,它通过自传的形式体现了人们对“义”的追求,尽管这些宣称是真实与理想的混合。最早的自传或宣称出自第三王朝的麦特恩(metchen)州长,他在自传中记述了对国王和国家的服务及所得的报酬。它主要强调了对国家的服务,对道德价值并没有详尽的表述,但是通过服务国王而服务社会成为了最核心的美德,这在后来变得更加清楚,甚至贯穿始终。
  
  3.实践玛阿特的依据是神的意愿
  
  塞什姆—耐弗(Seshem-nefer)在自传中指出实践玛阿特是“神灵每天所喜爱和希望的”。这样,实践玛阿特被假定为神的意愿,和犹太教、基督教的命令伦理有着明显的不同,这里没有神的命令,仅仅是了解和认可神的意愿或所爱。同时,玛阿特也是国王的意愿。说明在古王国时期,玛阿特在人们心目中已成为表达国家规则、国家道德的专门名词。
  
  4.玛阿特在实践中具有丰富的内涵
  
  玛阿特是基本道德原则,它在现实中的表现是丰富的、具体的。上埃及管理者哈胡弗(Harkhuf)在自传中列举了自己的美德行为,他说:“我从我的城镇而来,我从我的辖区而来。……我是一个说善良并重复说爱的人,并且不曾对任何上级说过恶语,因为我希望能够与伟大的神和谐相处。”
  
  教谕文学作为直接反映生活准则的文献更全面地体现了玛阿特伦理的重要范畴。古王国最具代表性的教谕文学是《普塔霍特普教谕》,教谕描绘了玛阿特的起源、价值和持久,也强调了玛阿特在人一生中的作用。他说:“玛阿特是伟大的,它持久并且有效。它从被创造时起就不曾被打破,违背它的人会受到惩罚。”他把玛阿特视为从一开始就存在的不可改变的原则,它给坚持它人以回报,给违背它的人以惩罚。这一观念直到新王国时代仍在保持,并开始受到神的干预。
  
  总之,在古王国时代,玛阿特的基本内涵已经形成,玛阿特伦理的基础得以确立。第一,玛阿特是神、自然和社会的道德准则。第二,玛阿特是邪恶、混乱和错误的对立面。第三,玛阿特与个人道德、社会贡献以及由此而带来的荣誉相联系。第四,玛阿特的根据是神的意愿,因而也是国王的意愿,而且善良、有效、能够给予生命。
  
  二、第一中间期与中王国时代
  
  在第一中间期与中王国时代,随着古王国的衰落,“秩序”的含义得到强调。在厌世文学中反映了缺失玛阿特的社会状态。他们的主人公痛斥社会等级秩序遭到颠覆。这种命运的转变正是因为玛阿特秩序被破坏,玛阿特知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逐渐为民众所理解,成为全社会的核心伦理,并具有新的内涵:
  
  1.出现了在社会上践行玛阿特就是向神奉献玛阿特的观念
  
  棺文中有人称自己是“送玛阿特给拉的人”,也有人称自己“带玛阿特给拉”。这种观念在新王国时代得以繁荣,一直持续到希腊统治时期。
  
  2.将玛阿特界定为“人民所爱及神灵所赞誉”,并将它作为玛阿特道德观念的核心
  
  谢提说“我从我的城镇来,我从我的诺姆来,我做人民喜爱神灵赞誉的事情。我给饥饿者以面包,给裸身者以衣服,我倾听寡妇的呼救,我给孤儿以家”。这则文献很显然包含着古王国时期的道德声明,同时又有所不同,古王国时期强调使自己受到喜爱并按神灵的意愿去做。
  
  3.尤其强调美德与品性
  
  这一时期,人们从注重纪念碑式的记忆转变到注重一个人的美德和品性。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谢提告诫他的儿子美利卡拉说:“不要变得邪恶,因为仁慈是善良的,正是统治者的玛阿特行为所导致的人民的爱形成了对他永久的记忆。”[1]99他认为玛阿特是最有价值和持久的纪念碑,这是一个伟大的精神纪念物,和古王国时期所强调的物质纪念物有很大的不同。这时期,一个人的道德与社会服务结合为一体,并成为限定玛阿特人的基本元素。
  
  4.具有了“社会正义”的内涵
  
  所谓“社会正义”就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享受到应有的待遇。“社会正义”观念在《一个能言善辩的农夫》一文中得到了完整的体现。文中,要求官员要正直、真实,而且要努力驱逐虚假、摧毁邪恶。不仅要为民众创造良好的生存条件,还要在民众需要时及时提供帮助。因此农民说:“坚持玛阿特的官员是‘孤儿的父亲,寡妇的丈夫,离婚女人的兄弟’。”[2]172这里的玛阿特显然具有了“社会正义”的含义。
  
  第一中间期到中王国时代,经历了玛阿特社会秩序被打乱又重新恢复的过程,这一过程不仅使玛阿特的内涵更加丰富,也显示了国王将玛阿特重新安置于混乱之上的作用。
  
  三、新王国时期
  
  1.内涵进一步丰富,重申行事的标准是受到神的喜爱且对国王和社会有利
  
  书吏恩尼(Ineni)在他的道德自述中说:“我在和平中度过,对于我没有邪恶……实际上,我做的是我所属城镇的神灵所喜爱的事情,我远离竞争,关心神灵的事务。”[3]38他没有用玛阿特一词本身,却重申做事的标准是受到神的喜爱且对国王及社会有利。亡灵书中也说“我做了神灵喜爱之事……我以神灵渴望之事取悦神灵”[4]32。
  
  2.对神的虔诚进一步发展,传统的玛阿特观念受到挑战
  
  在新王国时期人们的观念中,人的命运充满着变化与偶然。新王国时代最具有代表性的教谕文献是《阿尼教谕》和《阿美尼莫普教谕》,这两个教谕文献都对虔诚及命运的变化进行了阐释。《阿美尼莫普教谕》第18章指出:“人是不完美的,只有神才完美”。又说“人说的是一回事,神做的又是另外一回事”,《阿美尼莫普教谕》也反映了“人类提议,神决定”的思想,导致了人的某种被动性。
  
  显然人的命运之所以充满变化与偶然,是因为人的命运掌握在神的手中,正因此这一时期对神的虔诚进一步发展,传统的玛阿特观念受到了挑战。艾斯曼认识到了人事对神的依赖,进而得出结论,神意取代了玛阿特,玛阿特消失了。认为一个人要想避免受到伤害,就只能依靠神灵。其实,文献在强调神意的同时还强调了执行正义的必要,文献指出:“玛阿特是神的伟大礼物,他把它给予他喜欢的人”[5]158。神所喜欢的人就是实践玛阿特的人,所以命运的变化增强了人们正确行事的责任,神的意志与玛阿特不是相斥,而是统一。
  
  在后埃及时代的教谕文学和自传中,玛阿特也依然是一个重要的范畴,虽然较少用玛阿特本身,但玛阿特的基本道德观念没有消失,它是整个古埃及历史上核心的道德范畴。
  
  总之,玛阿特是拉神按照自己的意志建立起来的社会秩序,不论何时,不论众神还是世人都必须遵守玛阿特秩序,尤其“它是每一个人、每一步行为的基石”[6]173。法老作为人间之神,他的任务是维持和重建社会秩序,向神奉献玛阿特;法老的臣民则有义务忠于法老,因为忠于法老就是忠于神灵。因此玛阿特观念深深影响着人们的思想与行为,始终是古埃及伦理的基本观念。
  
  参考文献:
  
  [1]Miriam Lichtheim.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 :A Book of Re-
  
  adings [M].Vol.1,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Miriam Lichtheim , 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A Book of Re-
  
  adings [M].Lond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73,Vol.1.
  
  [3]Maulana Karenga, Maat.the moral ideal in ancient Egypt:a st-
  
  udy in classical African ethics [M].Taylor & Francis,2004.
  
  [4]R.O.Faulkner.The Ancient Egyptian Book of Dead [M].New
  
  York,1972.
  
  [5]Miriam Lichtheim.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A Book of Re-
  
  adings [M].Vol.1,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73.
  
  [6]J.H.Breasted.Development of Religion and Thought in Anc-
  
  ient Egypt [M].New York,Z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