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站在不同的角度看红楼

时间: 2014-04-19 栏目: 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浅谈站在不同的角度看红楼
  
  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说:“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是什么?我们对世界的贡献还是太小了,我们无非是地大物博,历史悠久,还有一部《红楼梦》。”领袖的评价自有其独到之处。然而,对于在中国四大名着中占据一席之地的《红楼梦》,我从小就没什么好印象,这个心结大概起自于读小学的时候。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教室隔壁有一个长年锁着的屋子,门旁挂着一个斑驳的牌子,“图书室”,传说里面有一套《红楼梦》,而同学中间风传“看完《红楼梦》,要害相思病”。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相思病应该是归于不治之症一类的,我可不敢轻易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所以饶是再喜欢读书喜欢破窗翻墙,也终究是到毕业都没踏进那个神秘的屋子一步,对《红楼梦》更是敬而远之。天知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大哥的启蒙下看《平凡的世界》、《水云间》、《神雕侠侣》了,怎么独独会因为一句话而不碰一本书呢?也正因如此,《红楼梦》在我的印象里反倒更添神秘。
  
  相信很多人都是只看过《红楼梦》的电视剧版,而鲜少去读那佶屈聱牙洋洋洒洒逾百万言的原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连电视剧都没耐心看下去,只断断续续地看过几个片段,记得林妹妹的婉约哀怨和宝哥哥浑身的脂粉气。一直到后来终于不畏流言,以壮士悲歌的决心看完原着,对这二位主角的印象都没有多少改观,一个太小性子,动不动就铰帕子、置气、哭鼻子抹眼泪的,一个娘娘腔见天混在姑娘堆里见一个爱一个,最后有情人没能成眷属,这是那个时代的悲剧,也是两个性子南辕北辙的人所必然面临的结局吧。
  
  无论我有多大意见,不管我怎么从字里行间都扒不出封建地主阶级的腐朽没落以及青年男女反封建的勇气等等种种堂而皇之推介的意义,也不妨碍《红楼梦》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甚至以流布后世的“红学”养活了那么多人。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渐渐能够看懂和理解文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深为某些细节所打动,比如宝玉娶亲后黛玉离世那一回,(www.fwsir.com)“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看得那叫一个柔肠百结、摧肝裂胆。近读《王蒙的红楼梦》一书,看老先生把宝黛这样的人称作“天情”,就是天生的情种,忽然又有了更加通透的理解。世间自是有情痴,的确,能被黛玉这样的女子眼泪作陪死心塌地爱过,这一生也值了。
  
  我大学的时候修过一门管理心理学课,上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做过测试,测试是哪一种性格类型的人,有四个选项,分别是胆汁质、多血质、黏液质和抑郁质,而这四种性格中的代表人物,宝黛占了一半,分别是活泼好动的多血质和安静自抑的抑郁质。不用说,自然是曹雪芹的伟大创造,却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部书对后世的影响之大,不然也不会逢到有人多愁善感就说是“林妹妹”型的人物了吧?
  
  《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毋庸置疑,我并不想在如过江之鲫的“红学”研究中增添哪怕微不足道的一笔,也不会做过多的引申和解读,只想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真切地跟着大观园中的人物而哭而笑而爱而痛而吟诗作对而慷慨悲歌,为他们命运的起落而歌哭,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金陵十二钗总是能勾起人种种不绝于缕的怀想。毕竟,曹雪芹先生用一支如椽巨笔给我们塑造了那么多个性鲜明的人物,“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王熙凤弄权铁槛寺”、“俏晴雯夜补孔雀裘”、“史湘云醉卧芍药圃”等等那么多可圈可点的情节,更不必说宝玉挨打、元妃省亲、黛玉葬花、刘姥姥三进大观园这些耳熟能详的故事了。
  
  因为曾经富贵锦簇,所以更难掩家道衰落后的悲凉,那种辛酸的人生况味,谁能说没有作者的自况在里头呢?“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用王蒙在书中经常引用的一句话就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而一旦树倒猢狲散,自不乏些落井下石的人来踏上一脚,才更显得封建大家族盛衰荣辱的悲壮与苍凉。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里有这么一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用在贾府的衰落上真真恰如其分。贾府的奢侈淫靡腐朽堕落所导致的没落是一个必然的走势,所以才落得最后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人生的浮华至此过眼烟云消失殆尽。
  
  鲁迅先生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王蒙的红楼梦》自是从特定的角度重新解读了一遍红楼梦,其中出现了很多让人耳目一新的解读,比如不能把贾宝玉、林黛玉、晴雯等看做反封建的斗士,他们也有自己的弱点和缺陷;比如对宁国府贾敬、秦可卿的琢磨;比如对下层仆人的剖析,对大观园中的权力争夺等等,都给我以新的思考和启迪。
  
  既然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被千万人看过的红楼梦又怎么会只是固定的一张面孔呢?或许有人看到爱情,有人看到家族争斗,有人看到封建社会的没落,有人却只关注小人物的吃喝拉撒,站在不同的角度看红楼,万艳丛中想撷取哪一朵,凭君自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