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张炎《南浦》(春水)

时间: 2014-05-22 栏目: 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用事空灵余味悠悠——读张炎《南浦》(春水)
  
  作者/闻斋
  
  波暖绿粼粼,燕飞来,好是苏堤才晓。鱼没浪痕圆,流红去,翻笑东风难扫。荒桥断浦,柳阴撑出扁舟小。回首池塘青欲遍,绝似梦中芳草。
  
  和云流出空山,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新绿乍生时,孤村路,犹忆那回曾到。余情渺渺,茂林觞咏如今悄。前度刘郎归去后,溪上碧桃多少!
  
  张炎( 1248-1319),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临安(今浙江省杭州市)人。宋亡后,家庭遭到巨大变故,祖父被杀,家产被抄没,他漂泊江湖,落拓而终。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 1290),曾北上元都写经,但未被授官,失意而归。
  
  这首《南浦》词的写作年代不详,从词中忆1日游意看,很可能作于晚年。
  
  词的开头先写西湖水:
  
  “波暖绿粼粼,燕飞来,好是苏堤才晓。”首二句直扣题面,“波暖”“燕飞”应“春”字,“粼粼”“苏堤”或明或暗地点“水”字。“粼粼”,清澈貌。《诗经·唐风·扬之水》:“扬之水,白石粼粼。”“苏堤”,在杭州西湖中,将西湖分为内外两湖。以上三句写出了春水溶溶、春光满眼的景色。这美好的春光,这美丽的去处,最易引人对往事的回忆,所以也为写忆1日游做了铺垫。
  
  “鱼没浪痕圆,流红去,翻笑东风难扫”,是接写水的春景。“鱼没”句,以工笔写鱼态,宛然如在目前。而鱼入水波痕圆又衬出了水之相对的静态,与下句的“流红”适成对照。“流红”,即落花逐水流,既写出了湖水潮动,又暗点春之将老。词人的惜春之意自在言外。“翻笑”,即反笑。此句既富于情趣,又写出湖面上所特有的残春景象。不过,尽管这里已经春意阑珊,但游人仍然很多,即使在荒僻的桥下,断绝不通的水滨也常有小船儿从柳阴中泛出——“荒桥断浦,柳阴撑出扁舟小。”
  
  “回首池塘青欲遍,绝似梦中芳草”,这是写池中的春水。南朝诗人谢灵运在《登池上楼》诗中有“池塘生春草”名句,据《南史·谢惠连传》载,是他梦见弟弟惠连时所得。以上二句意谓,回想池塘边已长满青草,那情景很像谢灵运梦中得佳句的境况。这里以“回首”二字领起,引来旧典,“实事虚用”,不仅增加了朦胧的意态美,而且寓有怀人之意。
  
  过片转写溪水——“和云流出空山,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这里的景色是很美的:溪水伴着白云从空谷中潺潺流出,水质清清,花香馥馥。但是,我们还应看到另一面,即词人为什么要问“花香不了”呢?这不能不使人想到李后主的名句——“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那是词人在亡国后苦于对许多往事不能忘记而生的慨叹,而这里说“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似也有“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的惆怅。由此回过头来,再往前看,那“荒桥断浦”的描写,很可能也隐含着“山河有异”的遗恨。因此陈祖菜先生说:“‘荒桥’二句,暗点荒凉,其宋邦沦覆以后之作欤?”
  
  “新绿乍生时,孤村路,犹忆那回曾到。”是写回忆往事,新绿初生,一片葱茏,十分可爱。但如今在这孤寂的荒村路上又哪有心情去欣赏呢!所以回忆起往日之游,只能徒增“细柳新蒲为谁绿”的感慨。
  
  “余情渺渺,茂林觞咏如今悄”,仍写忆旧。“茂林觞咏”,是用兰亭集典:晋代王羲之曾与谢安、公孙绰等四十一人游于会稽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的兰亭。王羲之还写了《兰亭集序》,其中有“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的句子。以上二句意谓,想起往事,我的余情悠悠,当年与朋友在郊外饮酒赋诗的乐事悄然已成陈迹。
  
  既然人事全非,往日的景物也当所剩无多了——“前度刘郎归去后,溪上碧桃多少!”这两句既是化用唐代曹唐《刘阮再到天台不复见仙子》诗:“草树总非前度色,烟霞不似昔年春。桃花流水依然在,不见当时劝酒人”;又有刘禹锡“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句意。(www.fwsir.com)这里,词人是以刘郎相比。据载,他曾到过天台山。“碧桃”,当指仙桃。以上二句意谓,自从别后,不知溪边的桃花是多了还是少了。这里既有个人的身世之感,也有国家的兴衰之叹。
  
  综二所析,这首词通过咏春水,忆旧游,抒发了对友人的深深怀念之情和不胜沧桑之感。
  
  这首词在艺术上达到了较高造诣,曾备受前人推许。邓牧在《张叔夏词集序》中说:“春水一词,绝唱古今,人以‘张春水’目之。”其艺术特点是:
  
  一、章法严密,层次清晰。张炎论词一向主张“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并以“清空”作为词的最高准则。但这首词尽管也写得“清空”,却并非不留“痕迹”,而是有很清晰的脉络。全词大致可分三层,第一层先咏西湖水,是总起,主要是写眼前之景。第二层是咏池塘水,其中也有对友人的回忆,艺术构思是曲折跳荡的。第三层是咏溪水,侧重写往事。总起来看,此词的构思是这样的:词人面对着西湖的春水浮想联翩,先是“回首池塘”,并引入梦幻之虚境,可谓“清空”。接着又遥想山中之溪水,宛转流淌,绕“绿”经“村”,最后汇进湖中。而词人的片片情思似乎也随着潺潺的溪水一一落到昔日朋侣的游踪上。
  
  二、融情于景,富有诗情画意。这首词在写景方面也是很有特色的,如开头一段写春水,那清澈的水波,那飞来的燕子,以及那鱼没后的浪痕,流去的残红等,似乎都清晰可见。特别是“荒桥断浦,柳阴撑出扁舟小”句,曾被周密称为“赋春水之画”。此外,词人在描写自然景物时,还注入自己浓郁的主观感情,使情景相融。
  
  三、用事空灵,“不为事使”。张炎词很善于用典,其特点是既为我所用,又不留痕迹。如“回首池塘青欲遍,绝似梦中芳草”,将眼前之景与梦中之境结合起来,既是写实,又是用典,实中有虚,虚中见实,显得十分空灵。又“余情”二句,也是词人自谓“用事不为事使”之例。
  
  总之,这首词在许多方面都较好地体现了词人自己的艺术主张。他在所著《词源》中说,咏物词“体认稍真,则拘而不畅;模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在结句,斯为绝妙”。这首《南浦》词不仅在“体认”“模写”上“不粘不脱”,恰到好处;而且运笔开阖自如,用典融化变幻,特别是结尾处,余味悠悠,尤当叫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