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难赏析

时间: 2014-07-15 栏目: 经典名著赏析论文

  一唱三叹蜀道难
  
  福建省莆田六中语文组 林剑剑
  
  千古诗人,莫不喜爱李太白;千古读者,更莫不熟知《蜀道难》。
  
  一曲《蜀道难》以其狂放不羁的笔锋、奔放激越的豪情、奇诡丰富的想象、新奇大胆的夸张,乃至力拔山河、气吞宇宙的气势成为流传千古的不朽绝唱。而诗中三次“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咏叹,更以其雷霆万钧、惊天动地的笔力,纵横驰骋、飞扬跋扈的格调,回飙掣电、神出鬼没的变化,大开大合、大起大落的结构,穿越时空的阻隔,成为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传世名旬。高声诵读,低吟品味,委实令人惊叹不已。
  
  首先,从内容上看,这短短九个字,几乎可以说是《蜀道难》全诗的高度浓缩。三次咏叹,三度浓缩:
  
  诗一开头,太白就以“噫吁嘁,危乎高哉”这一连串惊叹词引出了一声坼天裂地的惊呼:“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好像大地深处运行了几十万年的熔岩突然找到了喷火口,猛地冲出地面,直上云霄。这声“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韵》)的呼啸是全诗的第一度浓缩。短短一句话,即把历史上的古蜀“开国”“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地理上的“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以及神话中的“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这三个从不同侧面描写的“蜀道之难”,以一言而尽蔽之。
  
  接下来,诗歌继续转入对“蜀道之难”的正面描写:其山峰入天,“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其山势陡峭,“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其山路曲折,“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其山涧荡激,“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砅崖转石万壑雷”;其山林阴森,“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而攀爬于其中的行人呢?只能呼吸紧张,“扪参历井仰胁息”;心惊魂悸,“以手抚膺坐长叹”.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得不让神游蜀道的李白从心底深处再次仰天发出“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的惊呼慨叹,进而对蜀道艰险之状,旅人愁惨之情进行了再度浓缩。
  
  最后,这位一直自命“功略盖天地”(李白《赠张相镐二首》之二)的青莲居士又高屋建瓴,站在长远的战略高度,给还陶醉于“开元盛世”的唐朝统治者敲响了战乱的警钟。真知灼见的他从“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蜀中自然环境之险,看到了“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猛虎”“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的汉中政治形势之危。“大贤达机兆,岂独虑安危。”(李白《感时留别从兄徐王延年从弟延陵》)从这个意义来说,这最后一次咏叹,恰恰浓缩了一向放荡不羁的诗人心中对大唐国事的深深隐忧与关切。
  
  其次,从感情上说,三次“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咏叹,看似字面上的简单重复,却使诗人“仰喷三山雪,横吞百川水”(李白《古风》五十九首之三十三)的炽烈激情闪展腾挪,跌宕起伏。三声咏叹,一波三折:
  
  诗发乎情,但诗人在《蜀道难》诗中一气呵成的情感却因时、因景、因境而异。三声“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九天霹雳,是“谪仙人”高亢豪放情感的升华,犹如烈火腾空而起,直冲云霄,又如飓风卷地而来,山呼海啸。刚开始,“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的李白“登山则情满于山”,讲历史,谈地理,话传说,真可谓“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刘勰《文心雕龙》)。诗人心中倜傥不羁的感情犹“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庄子《逍遥游》),在“无所至极”的高空奋翮翱翔,顿时在读者的心海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然而“亢龙有悔”(《周易》),随后在这“噫吁嘁,危乎高哉”“难于上青天”的天然蜀道、“政治蜀道”乃至“人生蜀道”面前,即使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的李翰林也不禁望而生畏,豪气锐减,渐生愁苦之绪;最后,诗人梦飞“难中之难,险中之险”的天下雄关——剑阁,在自思自忖,自嗟自叹之后,只能愁云密布,忧心忡忡,“侧身西望长咨嗟”.
  
  从表面上看,这三声咏叹下来,诗人的感情似乎由高昂转入了低迷,可正如李白的《上李邕》中所云:“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这回环往复的一唱三叹,在客观上把诗人感情的波涛,也把读者感情的波涛,一步步推向了顶峰。
  
  再次,从结构上讲,三次“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咏叹似一条红线将《蜀道难》的诗中之景、诗里之情、诗内之意以及诗外之音紧紧地联结了起来。三番咏叹,三个作用:
  
  在篇首,“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一道厉声劈空而来,直破诗题,大有开宗明义、标示题旨、奠定基调之功。同时又突如其来,让读者蓦然惊愕,一时不知所措,造成一种凭空突兀的浩大气势。这样一来,接下来的高歌就如怒涛汹涌、波浪滔天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直泻而下,排山倒海,势如破竹。
  
  在篇中,“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第二次咏叹紧接在“畏途巉岩不可攀”和“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之后,隐隐表现出与先前惊叹奇景、引吭高歌心情不同的畏惧和疑虑心理,在结构上急转直下,同时又承上启下,为下面的触发人事埋下了伏笔。
  
  在篇尾,早已百感交集、鼻酸眼热的诗人,终以最后一声“先天下之忧而忧”式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大呼作结,犹如神龙摆尾,一方面与篇首飞龙在天似的惊呼遥相呼应,收束诗意,进而升华题旨,总括全篇;另一方面又与尾句“侧身西望长咨嗟”相和,一促一舒,一急一缓,声震山林,响遏行云,引人反思,余音不绝。
  
  最后,从节奏上看,这一唱三叹,一脉相承,始而惧,继而悔,终于回头,如同贯穿于一首激昂飞扬的进行曲之中的主旋律,起声突然爆发,横空出世,曲终又突然收煞,戛然而止,好似惊涛骇浪,奇峰时出,时时激荡着读者的心弦,既极尽凸显了全诗的节奏感和音乐美,又大大增强了它的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令人荡气回肠,激情澎湃,慷慨击节,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