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心得体会 >> 工作体会 >> 正文

民政系统学习社会主义荣辱观体会

时间:2008/2/20栏目:工作体会

 以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
社会主义荣辱观为统领
切实加强民政系统的思想道德建设
一、“八荣八耻”提出的时代背景
1、政治背景
(1)国际关系错综复杂,中华民族如何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一个大的命题。最早是毛泽东同志在建立新中国时提出来的。中国当时很弱小,人口很多,不到5个亿。但是我国经济实力很弱小,又是在帝国主义列强层层包围之下,这时期提出的一个命题。到中国共产党第四代领导人的时候,如何在国际关系错综复杂的情况下,能够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个大的命题,所以在这个问题面前,派生出一个新的命题,就是我们不得不从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修养来抓起,来破解这个命题。道理很简单,比如说:我们在经济一体化的情况下,能不能丢掉中国本身的特色?我们世界文化趋同的情况下,能不能丢掉中华美德?我们在人性共同发展当中,能不能把中国人的美好的爱好、传统、习惯,包括我们的节日丢掉?现在“洋节”冲击多大呀!我们这一辈子人,只记得中国传统节日,没人记得“愚人节”等洋节。去年“愚人节”那天,我收到很多短信,我还说“我收到别人的短信,我得回话呀。”我儿子告诉我说“今天是愚人节,今天你无论收到什么短信,你也别当真,全是假的。”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现在的孩子们想的都是啥问题,他们对“洋节”太了解了。传统的东西如果我们都丢掉了,我们的年青一代只记得“洋节”,我们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否是一句空话?没有硝烟的战场啊,同志们。大家想问题一定要想的开扩一些,政治危机真是这样。另外从国际关系上看,是多复杂呀。美国要当地球村“村长”,所以打完伊拉克,还要打伊郎;打完伊郎,还要打北朝鲜。如果打到北朝鲜,就打到我们“家门口”了。历史上曾经有一个“抗美援朝”,那么我们是否还要做战争的准备呢?可是美国人设计的可决不是这样,“如果我能用非武力行为,或者叫文化的行为,把你中国涣涣大国支解了,那么我就胜利了,我不费一枪一弹。”这是什么问题呀?是个思想道德问题,是一个文化传统问题。所以,总书记提出这么一个深刻的道理,我们要把它作为一个标准、一个观念、一个时尚把它树立起来,我觉得非常重要。
(2)国内的深化改革,制度重建,我们面临严峻挑战。我们党如何更好地体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建党宗旨?所以不从思想道德建设上抓是不行的。这是强烈的政治要求,是一个政治需要,是任何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要思考和面临的一个问题。所以胡总书记今年3月4日在全国“两会”期间,接见政协委员时提出来“八荣八耻”,时机、场合、气氛、氛围,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大家呀,不要简单的考虑它是个道德问题,首先它是个思想政治问题,我们政治上必须清醒认识,必须有个明确的态度,也叫政治责任。所以我希望大家通过我讲的政治背景,从政治上、从更高的角度上、从国家的利益上、从民族的兴旺上来理解社会主义荣辱观。
2、经济背景
(1)经济“一体化”的逐步发展挑战民政精神。经济“一体化”是大的趋势,但是在它的发展过程中挑战我们的民族精神。经济发展了,“买卖”是按照价值规律来做的、是按价格规律来做的、是按剩余价值规律来做的、是按社会平均利润率来做的,真正的“买卖”是这样来做的,马克思早就给揭示了它的价值规律。我们现在做“买卖”不是这样做的,它掩盖、淹灭了我们一种民族精神,见利忘义。为了做“买卖”,忘记了国家利益,为了做“买卖”,丢掉了我们民族荣誉。为了得到几个臭钱,不希出卖祖国、违背良心,等等,等等。我们这种民族精神、道德沦丧,是一种缺位、一种缺失。所以我们要深刻认识到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也给我们民族精神带来一种严峻的挑战。课题就摆在我们这儿了,怎么办?有些东西我们可以不要,但中华民族精神不能丢、要固守。一个做人的原则不能丢。
(2)“两极”分化挑战分配公平。或者说“两极”分化挑战我们现在实行的分配政策。中国处在什么状态?从经济学角度来考查,我们中国面临着严峻收入分配不公,20%先富裕的人掌握50%以上的经济财富,20%的贫困人口占有我们国家整个收入分配的3点几,不到4。这是什么情况呢?它挑战社会主义基本理论,挑战我们执政的最初准则。能不能失去人心,能不能由于我们一时的经济发展,而使我们共产党的统治或者说断了我们党领导的基础,这是多么严肃的问题呀。
(3)“三农”问题挑战我党的执政能力。这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联系到一起了,“三农”问题早就摆在党和国家的领导决策面前,现在之所以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那么严肃的谈“三农”问题,而且把“三农”问题作为我们整个经济工作的重中这重,什么意思呀?喊这么多年,毛主席领导农民干革命,夺取了社会主义江山,如果我们连“三农”问题在执政这么多年的时候还解决不了,你对谁去交待?农民的温饱问题逐步要解决了,农民的民主意识逐步在提高。任何一个领导都应该看到,已经对我们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对于我们各个国家机关的执政能力,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所以说我们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来看社会主义荣辱观的提出,来看它的经济背景,我们的思想就会开通,就会开一个缝,想的就会更高一些,看的就会更远一些。决不是八句话的问题,八句话背好背,给大家半天时间都能背下来。要看我们怎么去理解它。
3、社会背景
(1)社会结构仍处于倒“金字塔”状态,很不稳定。稍微有点外力,这个社会就要遭到淘汰。政治学讲以社会为基本,建立一个良性发展的社会结构,对我们整个社会发展是个促进,如果社会结构不合理,必然造成社会的动荡,这种社会动荡必然给作为执政党的共产党出一个相当大的难题。这就得牺牲经济发展,牺牲我们美好的岁月,去整治、去管理、去调整,然后去共享社会发展的果实。世界上由于社会动荡造成相当长一个时期停滞不前的有很多,比如:波兰、伊郎、土耳其、以色列等国家。从社会学角度分析社会结构是很重要的。我们国家是“倒金字塔”社会结构,而且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财富向少数人集中最快的国家之一。这就很容易对自己造成一种极大的压力。中国平均文化程度和政治素质稍微差一点,如果农民素质得到提高,将会加重社会动荡。
(2)社会阶层进一步分化、细化。毛泽东时代只有工农商学兵几个阶层,现在光打工就分白领、黑领、粉领等这么多“领”。阶层是按社会分工分的。白领都抑郁了,睡不着觉,黑领是没时间睡觉。他对社会发展的需求和愿望是不一样的,越是黑领他在社会最底层,越要社会发展的变更,要社会发展对自己有利。有篇文章对目前社会划分了11个阶层,差别很大,这种对社会阶层的细化、分化,就造成了我们道德的一种沦丧和缺失。
(3)社会资源在城乡领域的差别拉大。差别在逐步扩大,比如,大学生毕业大多数首选的都是城市,没有几个选择农村。按地域来说,首先选择的也是“长三角”、“珠三角”,然后才是黑龙江,最后才是西藏。没点政治上的诱惑和其它方面的保障,是没人去西藏的。这就是资源,资源分配仅举此一例足以说明问题。资金、物质等其它资源也是这样。资源怎么分配呢?洼地效应,全往低处流。
所以社会因素,也就是以上三个方面原因,要想控制就得从抓国家宏观控制体制方面、法律法规方面,但是最根本的是解放启发我们自觉,让我们思想道德上,符合共产党执政的最基本原则和最初的建党学说。从善良的、有作为的中国人的角度来考虑,启发自觉,甘愿为这个社会奉献,为社会公平来工作。
4、文化背景
“八荣八耻”有深刻的文化背景,从另一个角度说,有四个方面的问题。
(1)优良传统丢失。金钱、物质、享受诱惑增加,这在一些人特别是青少年中表现更强烈,有的年青人不知道雷锋是哪国人。优良传统的丢失是我们必须时刻警惕。一个人有什么文化素质就有什么样的品行。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集体、一个民族树立什么道德价值观,非常重要。
(2)道德缺位。道德是我们社会生活遵循的底线,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用什么来评价,用道德底线来评价。说一个人是好人,这说明道这个人的道德底线还没突破,起码是在道德底线以上来做事的。现实生活当中,我们道德确实处在严重缺位的状态,中央台《读报栏目》中说,一个70岁老人在公交车上,手里拿着化验单说“我得了癌症,谁给让个座?”当时,没有一个让座。这就是道德缺位。上班时间,一辆车在闹市出事了,人员伤亡情况不知道,过很多公车,没一个管,绕着走。道理很简单,这也是严重的道德缺位。这说明人们已经没有荣辱观念了,更何况助人为乐了,根本没有了。
(3)“洋文化”侵袭。中国改革开放,打开“窗户”,新的空气进来的同时,“苍蝇、蚊子”也进来了,如何防范这些问题?如何在杀灭“苍蝇、蚊子”的同时,我们自己还能健康的活着,那也要加强思想道德建设。
(4)价值判断多元倾向。这是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的必然,今后我们完全按中国传统的道德价值来判断事物发展,不切合实际。因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多元价值判断标准是共生共存的。我的观点是我们在不丢掉我们传统美德的情况下、在不丢掉我们基本价值判断和道德标准的情况下,要吸取和消化西方“洋文化”中对我们中华民族发展有益的精华,转化为我们民族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让它发展下去,这是人类文化共享的东西。文化是讲阶段性的,外来文化也有一些不符合中国国情的东西,比如民主文化,西文民主文化有它的先进性,但是拿到中国目前状况看是不实用的。中国生产力水平达不到。因为思想道德等上层建筑最终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客观历史条件中国目前还不具备。拿过来不一定不对,但现在它不能作为中国的标准,所以还不能拿过来。外来的文化判断、发展多元等一律不能脱离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的现实。如何固守符合中国现实、有利中国发展的思想道德标准,胡总书记提出的八个方面全概括了。
二、“八荣八耻”的精神实质
这部分不深入讲了,用五句话概括。
一是反映时代精神,引领时代风尚的崭新话题。报纸上概括为“传统美德与时代精神的结合”,这句话没错,我同意。但是这么概括我觉得从引导思想角度来说,它太容易回归。“八荣八耻”就是时代最新的话题,时代需要它、中国需要它。
二是凝聚多元时代的道德共识。什么是多元时代?我们现在就是多元时代,网络如此发达,没有人能控制、主导网上文化。但是能不能成为主流文化,能不能成为我们判断是非的主流标准,这是我们中华民族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是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人都应认真思考的,这涉及到我们一个民族的发展。作为凝聚多元时代的道德共识,有其它想法都允许,想试验其它标准也允许,但是目前中国的道德共识就是“八荣八耻”,总书记已经提出来了,这是必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