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萨特《辩证理性批判》中关于人的存在

时间:2006-11-26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萨特是以思考人的存在状态而著名的。在写作《存在与虚无》时期,萨特是单纯从个人 的活动和选择中去思考人的本质的,因此,这时萨特眼中的人,是处于社会和历史之外的, 苦闷的、孤独无靠的人。到了写作《辩证理性批判》时期,萨特试图综合存在主义和马克思 主义,因而,社会和历史的范畴开始成为萨特思考人的存在的工具。

  人们往往把《辩证理性批判》看作是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作,而实际上萨特在 《辩证理性批判》中并未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根本就不是马克思 主义,虽然萨特这时大量使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范畴,但他使用这些范畴只不过是为了完善 存在主义的人学理论。

一 人在历史中的纵向关系

  在《辩证理性批判》中,萨特从历史唯物主义的既成结论开始自己的论述,提出,人创 造历史,同时,人又是他创造的历史所创造的。从这一点出发,萨特展开了人的纵向的历史 关系的探讨,试图从人与先前世代中的人的活动的联系中来理解人的存在。萨特认为,人创 造历史这一点不能局限在个人身上进行思考,作为个体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还不是历史的动 力。因为,人创造历史首先是在诸如劳动方式、生活方式等先前实际存在的条件的基础上进 行的,虽然创造历史的是人而不是先前的条件,但如果没有这些先前的条件,人也就无从创 造了,正是先前的条件为人变革历史的活动确定方向和提供物质的现实性,人创造历史无非 是通过自己的实践活动超越先前的条件。

  先前的条件是先前世代中人的创造活动的物化,它把不同世代的人联系在一起,是先有 了过去人的创造活动才产生了现在的创造活动。对于创造历史的活动来说,人与他人以及过 去的人是一个综合统一的总体,正是这个综合统一的总体才是真正的历史动力。

  人创造历史,人在历史的发展中结成客观的联系。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有人也许会说 历史与我不相干,我并没有从事创造历史的活动。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处在社会中的人, 只要活动,无疑就已经将自己的活动投入到创造历史的总体之中去了,而且,一个人的存在 本身就意味着会有他人的活动来支持他的存在。在这种意义上,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把他纳 入到历史创造者的行列之中了。所以,一切人都是历史中的人,一切人都在进行着创造历史 的活动,历史把一切人联系在一起。人们之所以意识不到自己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因为他的 活动往往被其他人的活动所掩盖。

  对于社会集团来说也是这样。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我们屡屡看到,一个集团的实践活动 的成果为另一个集团所摘取。比如农民运动的受益者往往是封建地主阶级,从而使农民运动 失去了行动的真实意义。但是,在萨特看来,“这并不是说,作为人对历史的实际作用的那 种行动不存在,而只是说,其达到的结果——即使符合人们自己提出的目标——当人们把它 放到总体化的运动中去的时候,根本不同于它在地方范围所出现的那样。” [1] 因为农民运 动虽然失败了,封建地主阶级重新获得了胜利,但是农民运动已深深地把它的印记打在历史 之上,推动了历史的进步。所以,“人就是这样创造历史的,这就是说,他在历史中把自己 客观化,又在其中把自己异化;在这个意义上,历史——它是一切人的全部活动的特有的成 绩——对人显得是一种外在的力量,其所以如此,正是因为他们在整个客观的结果中认不出 他们的行动的意义 ( 尽管局部地看来他们的行动是成功的 ) 。” [2]

人是主体,当然,人在历史中活动会产生种种异化,但异化只能够改变人的行动的结果, 却不能够改变行动的深刻的实质,人的活动是为了人的对世界的改造。人在改造世界的活动 中虽然必须倚恃于先前的条件和现有的社会环境,但它们只不过是从属于人和支持着人的活 动的物质基础。人在通过先前的条件和现有的社会环境去改造世界时,恰恰是为了人对这些 先前的条件和现有的社会环境的超越。而一旦实现了这种超越,人的活动就打开了通向未来 的通路,即通过自己的活动将自己与未来的人联系了起来。

  人与人在历史中的这种纵向联系,使历史的发展呈现为一种连续的过程,即历史是世代 人的活动的累积,每一代人都是以其先辈所达到的成果为起点的,是在现有成就的基础上推 动历史进一步发展的。

二 人在历史中的横向关系

 人在创造历史中的纵向关系也可以说是人的历史关系或人与历史的关系,而人在创造历 史中的横向关系则是人的社会关系或人与社会的关系。在改造世界的活动中,当他人为了自 己生存的目的而在他身上实现了某种东西的时,他也通过他人达到了同样的结果。这样一来, 他与他人就共同实现了对先前条件和现有社会环境的超越。萨特说:“人之所以为人,首先 在于对某种情况的超越,在于他能够做到对别人在他身上所实现的东西反过来有所作为,尽 管他从来没有在他的客观化中认识到自己。” [3]

历史的发展一直在不断地更新和产生着人的关系, 每一代人的实践都开拓着人的新型关 系的可能性。萨特说:“个人之所以把自己客观化而且参加历史的创造,就是因为他超越现 存的情况而趋向可能的领域并且实现所有的可能性之中的一个:于是,他的计划就具有一种 现实性,虽然本人可能不知道它;同时,这种现实性,由于它所表现和它所产生的矛盾,影 响着事变的进程。” [4]

  人的纵向关系和横向关系是交叉着的,也就是说,它们都是人在创造历史的活动中生成 的关系,当人的横向关系以可能性的形式存在时,它是随时准备转化为此在的未来。在实践 活动中,人除了要求实现他人在他身上所实现的东西之外,还要求他的活动得到他人甚至整 个社会的支持。当然,他也必须支持着他人的活动,不管他主观上是否愿意这样做,但他客 观上必须这样做。一般说来,社会有选择地对人的活动提供支持。以择业为例,在现代社会 里,对保健医生的公共需要不断地增加,但从业人数却大大地不足,这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构 成了一种实际的、具体的和可能的未来,即选择保健医生的职业。同样道理,在社会朝着务 实的方向发展时,人们对物质生活的关注就大大超过精神生活方面的要求,某些人就会放弃 在未来成为哲学家的选择。选择什么样的未来,对于个人来说是直接受着他所能认识到的利 益要求所决定的,社会对他的选择作出集体性的支持也是基于社会的公共需要并通过给予他 能意识到的利益来进行的。虽然历史总是向人们打开更广阔的永远开放的可能性,但个人只 根据自己的实际利益行动,因为个人只看到自己的直接利益。正是由于这个直接利益使人们 结合起来,形成了人与人之间复杂的而且有机的社会关系。

萨特认为,就人与历史的关系而言,虽然,个人创造历史是无意识的,但是在个人行动 中却体现了集体的愿望和要求。萨特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个从未驾驶过飞机的黑人在伦敦 附近的机场上偷了一架飞机,而作为有色人种他是属于被禁止飞行之列的,这个黑人在慷慨 赴死地驾机飞行时,可能并不是要作一次政治示威,而是以死来反抗他的个人命运,但是他 在选择赴死的方式时违反了英国人的种族主义禁令,即冲破了他一生下来就被决定了的不准 他飞行的禁令。因而,他在驾机飞行时所表

现出来的是有色人种对殖民者的反抗,是殖民地 人民的集体反抗的一种特殊化,他的行动代表了殖民地人民的集体要求和解放冲动。“这个 死亡,同时意味着他的人民的不可能的反抗,所以它也意味着他同殖民者的目前的关系,意 味着仇恨和抵抗的彻底性,最后,意味着这个人的内心的计划,他的一种简单明了的自由选 择——赴死的自由的选择” [5] 所以说,个人的行动不是孤立的,而是与集体, 进而与整个 社会联系在一起的。个人的行动反映了集体的愿望和要求,同时这种愿望和要求又包含着社 会深层的历史趋势,因而个人的行动就成了历史运动的象征。一旦个人的行动扬弃自身的特 殊性而走向普遍化,人的横向关系就成了现实的关系,而且,这个关系甚至成了历史发展和 社会运动的基础。

三 社会集团与个人

在萨特的存在主义看来,历史是根源于个人实践的。然而,我们在历史的运动中经常看 到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