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试论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比较

时间:2006-11-26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试论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比较
  
  摘 要: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密切联系,但又各有千秋。本文首先介绍了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这两个学术流派,然后比较了两者在产生背景及最终价值目标上的共性,又比较分析了两流派在所属范畴及理论视角、是否主张人类中心主义和对生态危机的认识上所存在的差异。这对于丰富和发展两个学术流派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对两流派的“中国化”研究也做出了重要的理论贡献。
  
  关键词:生态马克思主义;生态女性主义
  
  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都是20世纪70年代左右在西方兴起的一种社会思潮,两者都强调要注重保护生态环境,使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但两者的所属范畴、理论视角等方面又有很多不同之处。本文试图在国内外学者对两流派已有的研究与总结的基础上,对两流派进行比较研究,分析总结出两流派的相似之处和不同点,这对于深刻认识和进一步发展这两个学术流派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一、两个学术流派简介
  
  生态马克思主义是20世纪中后期兴起的一种社会思潮,旨在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及批判功能与日益严峻的生态危机相结合,寻找一种能够指导解决生态危机及人类自身发展问题的“双赢”理念。生态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大致经过了法兰克福学派的酝酿、本?阿格尔的确立以及奥康纳、福斯特、岩佐茂等人的发展等几个阶段。这些学派和学者或直接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生态解读,或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分析生态危机,从而向世人证明,“生态马克思主义”已成为解决生态问题的一种重要指导思想。
  
  生态女性主义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是西方妇女解放运动与生态保护运动相结合的产物。生态女性主义这一术语最早是由法国生态女性主义者迪奥博尼提出的,意味着“对妇女的压迫与对自然的压迫有着直接的联系”.20世纪90年代以后,生态女性主义得到迅速发展,产生了众多的流派,但影响力最大的有三个:精神生态女性主义、社会主义生态女性主义和哲学生态女性主义。虽然生态女性主义流派众多,但其关注的焦点都是女性与自然,批判父权制世界观,认为对自然的统治压迫与对妇女的统治压迫是一致的,其目标是建立一个尊重自然内在价值从而实现人类与自然、男性与女性和平相处的世界。
  
  二、两个学术流派的比较分析
  
  (一)两个学术流派的相同点
  
  1.产生背景相同
  
  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均产生于20世纪中后期的西方国家。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结出了一个畸形的果实:一面是科学技术的飞速前进,一面却是生态环境的恶化。面对种种生态危机和生态灾难,西方人开始反省自身的文化系统。西方文化在20世纪对中国以“天人合一”为特点的文化思想系统的认同,也证明了西方文化系统存在着文化病征的事实。英国生态学者乔纳森?贝特感慨地说:“环境已经完全变了,我们必须再次提出那个老问题:我们究竟从哪里开始走错了路?”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生态主义话语适逢其时地出现了。生态主义话语的出现不过是在后现代主义和生态危机的语境下人类对人类与自然环境二元关系的重新思考和论证,毕竟生存是第一要务。在20世纪最后几十年里,随着生态危机的日益严峻,人们需要寻找新的批判工具去解释生态问题的社会根源。在这样的背景下,生态马克思主义和生态女性主义逐渐形成了。
  
  2.最终价值目标相同
  
  通过以上对两流派的简介可以看出,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都主张未来社会人与自然能和谐相处。虽然两流派在很多方面又差异,但其在最终价值目标上取得了一致,即都尊重自然的内在价值,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主张在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建立一种新型饿和谐关系,追求可持续发展。
  
  (二)两个学术流派的区别
  
  1.所属范畴及理论视角不同
  
  生态马克思主义属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范畴,它继承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学术传统,同时,还将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生态马克思主义在吸收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资源的基础上,根据资本主义社会的新变化,赋予西方马克思主义一些全新的内容,并且从生态的视角来解读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和生态危机,这也形成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个新阶段。
  
  而生态女性主义属于女性主义的范畴,是女性主义与生态保护运动相结合的产物。生态女性主义在20世纪90年代得到了较快发展,并且构成了女性主义运动发展的第三次高潮。生态女性主义同其他女性主义一样,始终关注女性的生存状态和利益,从女性的角度去解释和批判社会问题及现象。它批判父权制世界观,认为男性中心主义的父权制世界观导致了人类中心主义的自然观,主张废除父权制世界观,建立一个人类与自然、男性与女性和平相处的世界。
  
  2.是否主张人类中心主义
  
  虽然生态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都看到了自然具有内在价值,人类应当与自然和谐相处,但是这两个学术流派在是否主张人类中心主义的问题上产生了根本的分歧。
  
  一些早期的生态马克思主义者由于深受生态中心主义的观点,曾坚持以生态为中心而批判人类中心主义。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新一代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认识到:生态问题主要是由于人类对待自然的“特殊”方式,即资本主义方式所引起的。他们强调,人类在反对生态危机、检讨人类对待自然态度的同时,不应该放弃“人类尺度”,而应当以全人类的利益为价值尺度。大卫佩珀就明确指出:“生态社会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尺度是一种长期的集体的人类中心主义,而不是新古典经济学的短期的个人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在佩珀看来,生态社会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思想不同于资本主义所实行的人类中心主义。资本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是通过技术最大限度的控制和利用自然,目的是为了保证资本家的个人利益。而生态社会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是在不超越自然的限制和规律下,通过集体控股的方式、有意识的调整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目的是为了保护集体的利益。
  
  生态女性主义是一种关怀主义伦理学,提倡爱、关怀和公正的伦理价值,它主张抛弃人类与非人类之间的等级制性别歧视以及男人优于女人的假设,高扬情感的价值和被压迫群体的价值。所有的生态女性主义者都相信,人类彼此是相互关联的,人类与非人类世界的动物、植物和静态物质间也是相互关联的。它主张抛弃人类中心主义与男性中心主义的错误观念,向我们早已接受的现代科学观提出了挑战。如果人们不改变自己的意识,不去约束人类所造成的环境破坏行为,人类就将失去自身赖以生存的环境,新的现代科学观必将承认自然与人类拥有同类的权利,主张尊重自然,尊重现实,尊重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3.对生态危机的认识不同
  
  两个学术流派均清醒的认识到了生态危机对人类社会造成的严重后果,但是两者对于生态危机产生的原因及应对措施有很大的差别。
  
  生态马克思主义者侧重于从不同角度来指认资本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反生态性。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制度的这种反生态性来源于资本基于追求利润的扩张逻辑和资本主义社会统治方式的变化。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性看,由于它是被利润动机所驱使,并且其运行遵循“核算和效率”原则这一经济理性,因此它必然与生态理性相矛盾和冲突;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行来看,它总是向和地球生态循环不相协调的方向发展的。生态马克思主义强调,只有变革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生态社会主义社会,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生态危机。
  
  生态女性主义者批评父权制世界观及二元式思维方式。在父权制世界观的引导下,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被确立为认识与被认识、改造与被改造、征服与被征服的对象性关系。二元式思维方式是指观念上的以人与自然的突出对立为标志的各种象征性的阴阳对立。在这种思维方式之下的人类与自然是对立的关系,人类以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为乐趣,由于人类对自然的过度开发和利用,而导致了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生态女性主义呼吁给予大地与女性应有的尊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