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寻求自由与公道的社会?——现代中国自由主义的一个考察

时间:2006-11-26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一个社会要得以维持,必须要有一套为社会所有成员普遍接受的合理性规则。
传统中国是一个礼治社会,儒家的礼治提供了符合那个时代正义标准的规则秩序。
然而,从19世纪末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西方世界的冲击
下,传统的中国社会文化秩序全面解体,对于转型时期的中国来说,如何建立一个
符合自由与平等理想的新的正义秩序,成为社会重建的首要目标,也构成了现代中
国政治思潮的主题。
  自由与平等,虽然是现代性的两个双重目标,但二者之间却存在着内在的紧张。
西方的资本主义文明虽然对它们作出了学理上的承诺,却无法在实践层面予以圆满
的解决。到20世纪上半叶,19世纪的资本主义文明发生了严重的危机,并引发自由
主义理论的大调整。几乎是同步地,这一危机和调整也深刻地影响到中国知识分子
对正义秩序的理解和现代化实践的选择。
  现代中国的自由主义,从思想史的角度划分,主要是由新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
主义两种思潮组成。先看新自由主义。胡适与傅斯年等许多英美留学生皆属于这一
系列。现代中国的自由主义,从来没有经过西方古典自由主义的知识洗礼,从五四
时代开始,便表现出明显的新自由主义倾向,力图将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加以某种
调和。这一倾向,不仅受到了西方当时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支持,而且也有着中国政
治文化传统的背景。胡适等人在五四时以杜威(John Dewey)为楷模,到40年代以罗
斯福(Roosevelt)为旗帜。胡适虽然称其为"新自由主义"(New Liberalism),
但也将它冠与社会主义的头衔,叫做"自由的社会主义"(Liberal Socialism)。为
了与第一种社会主义相区别,胡适特意说明:它是"避免'阶级斗争'的方法,采用
三百年来'社会化'(Socializing)的倾向,逐渐扩充享受自由、享受幸福的社会。"
[注1]
  另一种思潮是社会民主主义。这一流派原来在西欧属于马克思主义系列,是其
右翼的修正派。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从一开始就全盘接受苏俄的列宁主义,缺乏社
会民主主义立足和发展的空间。相反,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倒是在自由主义知识分
子中间获得了滋长和影响。其理论中坚是梁启超为首的研究系一脉,最主要的代表
是"二张":张君劢和张东荪。以后还有罗隆基、储安平、潘光旦、萧乾等一大批自
由知识分子。他们心目中的圣人是英国两个有社会主义倾向的自由主义思想家:罗
素(Bertrand Russeu)和拉斯基(Harold Laski)。尤其是拉斯基,在中国成为社会
民主主义的思想灵魂。而作为实践的榜样,在二、三0年代是魏玛时期的德国社会
民主党,到40年代则是战后执政的英国工党。
  以上二种思潮,都存在于自由主义阵营内部。从五四开始,社会主义与自由主
义就是混沌一片,从来没有分开过。19世纪资本主义文明的危机,使得中国的自由
主义从一开始就倾向于将社会主义纳入自由主义的思想框架。所谓的新自由主义与
社会民主主义,只是中国自由主义内部的思想分歧,二者之间并无严格的界限,如
同在西方一样,它们有很多共同的理论预设,如个人自由、民主政治、法治秩序、
社会公道等等,其区别仅仅在于处理自由与平等不同的方式、比重、各自师从的思
潮流派以及对苏联计划经济的评价等等。确切地说,二者的共同点要超过彼此的分
歧,因而它们依然守护着同一个自由主义的理念和阵营。
  然而,从政治思想史角度考量,现代中国的新自由主义并无任何成体系的理论,
虽然胡适个人在社会层面的影响无人比拟,但在学理层面他基本无所贡献,反而不
及有系统论述的"二张"。社会民主主义思潮,在中国不仅有像"二张"这样的学理代
表,而且为更多的自由主义者所接受。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中国的自由主义主流
思潮不是新自由主义,而是社会民主主义,当属无疑。鉴于上述理由,本文以下的
专题研究将主要讨论社会民主主义,同时也会兼及新自由主义。

一、自由放任:资本主义之弊

  中国的自由主义,从一开始就是"新的"。当他们学习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同时,
也与西方同时代的老师一样,对19世纪的资本主义文明多有反思,可以说是一种反
思性的吸取。那么,他们对资本主义的批评主要集中于哪里呢?
  从大量文献资料中可以发现,中国的社会民主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评,主要针
对的是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自由放任的经济制度。张君劢在他的代表作《立国之道》
中,这样概括西方资本主义的短处:[注2]

财富集中于少数人,酿成贫富的不均。无统筹全局的计划,流于生产过剩。私
人互相竞争,因竞争而生浪费。

  三条短处之中,后两条与自由放任直接相关,第一条至少有间接关系。关于这
一点,可以说是中国大部分自由主义者的共识。杨人便1948年在《观察》杂志写道:
[注3]

  自由竞争在经济霞炔辉偈谴俳缁峤降亩Γ敲矗杂删赫捣颂夭?
是自由主义的因素,而且已为多数自由主义者所放弃。   不过,最初在五四时期,中国的社会民主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评,像所有的社
会主义一样,集中在私有制度,以为资本主义的一切罪恶都是资本和财产的私有、
尤其是私有大资本造成的。[注4]因此,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主要在改变所有制
上做文章。张君劢钟情于德国社会民主党的路线及其魏玛新宪法,提出"尊社会之
公益,而抑个人之私利",希望通过"社会所有"、"公私共有"的混合经济制度解决
私人资本的集中和垄断问题。[注5]张东荪则心仪英国的费边社,主张参考中国传
统的"行业公会"制度,走基尔特社会主义的道路。[注6]不过,到30年代,他们逐
渐改变了看法,反思的视线从私人所有制移向了自由放任制度。1932年,"二张"发
起成立了中国社会民主主义的第一个政党:中国国家社会党。在其纲领性的宣言《
我们要说的话》中,在谈到资主主义的畸形时,有这样一段话:[注7]

  我们不妨即主张承认私产的存在。须知资本制度所以发生以及其所以演成现在
的畸形,其故不是由于私产制度,而实由于放任状态。质而之,即有了私产再加以
放任,乃始有资本主义。所以至多只能说资本主义由私产而演出,却决不能说有私
产则资本主义必随之而来。明白了这个界限便可知道资本制度的摇动不必完全连累 
私产的存在。

  虽然私产制度也有弊病,但资本主义之弊主要不在私产,而是放任。中国社会
民主主义对古典资本主义的这一反思,不仅与同时代的西方新自由主义认识方向一
致,而且也与世界其它社会民主主义的理论保持同步。对于自由放任制度,张东荪

后来作过一些历史的分析,他认为,18世纪的自由主义所建立的个人主义社会,在
历史上有空前的功劳。所不幸的是后来在经济方面发生了大漏洞。放任政策在资本
主义初期助长生产,增加财富,不料也促成了资本主义的长成。对内愈见贫富不均,
对外愈趋于侵略。演变至今天,已经千疮百孔了。[注8]在这里,可以注意到一个
语用学的现象,在张东荪看来,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两个价值上不等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