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论以身践道

时间:2006-11-26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论以身践道  
发布时间: 2003-3-21  作者:秩名  
   (一) 
    我认为,一个人是否是真正彻底的哲人,应看他是否以身践道。杜维明先生认为:“《中庸》中的君子力图体现人的普通存在中所蕴涵的终极意义。这种努力是以下面这个信念为基础的,这就是:普遍性的最概括的层面(‘天’)是根植于人的日常生活中具体而特定的行为之中的。君子知道,完全实现天人合一理想的可能性是每个人的本性中所固有的。他还认识到,尽管在智力、天赋和能力方面差别很大,但是所有的人都被赋予把自己实现出来的内在力量,从而能够达到与宇宙完全合一的状态。”这是儒家所追求的君子人格,是一种道德理想人格的树立。“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那么,一个哲人是否是真正彻底的哲人,君子是否为君子,圣贤是否圣贤,就要看他是否以身践道。在此,首先应对“以身践道”作一阐释。在终极的层面,以身践道应是指人为了追寻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宇宙的真的本质而进行的哲学思考,而这思考着的哲人在思考的过程中以自己的一生去实践和表达他所触摸到的生命,包括他的心灵与精神、他的生命和道德、他的对宇宙及人的探寻。他的生命中每一个细节都必须体现他对道的理解与关怀,为实现他对道的理解而义无反顾地、无怨无悔地去实践它,是知与行的合一,是道与行、道与人的合一,是诚,是真诚敦厚,是人格与理性的融合而不是分裂,是道与德的合一而不是分裂,是以生命成就理想或舍生取义,带着宗教般的虔诚,去实现心中的道德法则和擦亮(他)头顶上的星空。终极意义上的以身践道更多悲壮的意味,而现实层面的以身践道,则是人把他所获得的理性知识、规律、技巧、规范等化入行为,作为一个原则一以贯之,在生活和活动中一以贯之,这个层面的以身践道则更多豪情与雄壮,在这里,我谈的主要是终极层面的以身践道。 
    既是以身践道,便有个“身”和“道”的问题。“身”是一个主体,是人的主体性,是人而非禽,是一个具有历史意识和文化担负的人,是一个道德的主体。正是这样一个人,才可能体现人性之光辉。杜维明先生发挥孟子之言说,“人的主体性不是从外面添加的,而不是由上面恩赐的,而是靠自己汲取‘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的有本之源,进行存心养性的内在积聚和知言养气的身体力行而证成的。”这种主体性,许多先哲已在其精深的思想中有所表达。孔子曰“为仁由己”,“我欲仁,斯仁至也”,“仁在内不在外”,“里仁”,“吾日三省身”。孔子在这里极为强调人的能动性,也即是关注人的主体性及主体性的发挥。这是一种深造自得的道德性的主体性,是以身践道的前提,及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仍要使主体性继续贯彻和执行下去。是由“日三省吾身”来检察践道的真切性与笃实性。在这里,孔子将仁的内在性与主体内在性联结起来,强调人的自觉与觉悟,指出以身践道的动机和力量来源于人自身而非自外,并点明以身践道的过程是身的主体主动性和道的相对被动性,说明自我的寻求纯粹是出于主体自身欲望,是发自自我内心的冲动。在这里,冲动并非单纯指情感上的冲动,而且是自我对理性体认并超越理性而受道的牵引而企图与道的契合的愿望。有了自我,便有体道和践道的可能与要求,而自我的寻求也便是对道的回归。在可视的角度便是践道,在终极的角度看是使自我寻到其灵魂所来之所,即可谓之“归根”。 
    主体性的发挥实际就是“归根”。那么,这个根是什么呢?便是道,是道域。在以身践道的活动和过程中,道是相对被动的,但并不消极。它以终极的牵引力吸引主体去发挥其主体性,引起主体自我内心深处归根的欲望和动机。所以,道虽似是被动的,但实是主动的。那么,前面所提到的自我、主体(性)的主动也应是似主动,但实是被动。道是主体运动的方向,是主体(性),是自我(“我”)的来处和去处。因此,也可说道即是主体的动的动机,是它的欲望,所以道在自我之中。那么,道便是主体向内寻求的东西,那么,以身践道便实际上是自我的体现,是“我”的表现,是“我”的实现,是在自我中将道呈现。身是“我”与道之间的中介和通道,所以,以身践道便是将我与道合一的过程,是通过生命,通过主体实现的自我与道的交融,在终极的关注下,在对终极的向往和渴求之中,实现道人合一,天人合一,道行合一,知行合一。最后“我”与道便都得到实现。 
         
    (二) 
     
         
        接下来便讲到我们的主题“以身践道”。道是不能有一刻可以离开的,能离开的就不是道(这段话的道的运用及其内涵包容似有混乱),在上一章中讲到,道是在自我之中的,离开道便失去了自我,起码会失去自我赖以所出的根基。失去自我所以行动的动机和力量,失去自我的方向。那么,如何才能不离道而与道契合呢?如何以身践道呢?这就需要人慎其独。正如孔子所说的“为仁由己”,践道是一种主体性行为,尽管其主体的主动性最终由于道的被动性而实为主动性而归之于被动性,但对主体自身而言,虽然主体不是客体,客体的一切也非主体,但主体还是能把握自己的。所以,无论客体世界如何变化,由于主体自我的主动性活动的根本动力来自于道的终极发动,它还是可以发挥主动性去与道契合的,即可以以身践道。那么,慎独又是什么意思呢?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呢?慎独即是要求人以一种宗教性的虔诚,这是一种态度 ,那么,就以这种态度去对待与己相关的道及道域,保持一种践道的信念和企盼,保持一种对道的敬仰和尊崇,保持一种与道结合和合一的意向,即践道的肃穆的、敬畏的、宗教式的企盼。 
        在践道的过程中,喜怒哀乐等存在于心中的情感呈现出来而合乎于道,顺乎道的牵引而发,这就是和,是一种交融,是生命的情感与灵的理性及至整个人之中的道的交融。这样的践道由于自然受道的启发而是合乎道的,这样的结果便是生命与道德的完满合一,是引发众多生机的关键。践道是一种宗教式的情感,是一个过程 ,也是一个动机,由情感发作而与道实现真诚的融合,孟子提出尽心知性知天也正是这样一个过程。一方面,是自我内部的心、性、天的贯通;另一方面,是对外的心、性、天的贯通即向外的由心及性及天,向内由心及性(自我、主体性、本我)到化于内的天(道)。这是内外两个向度上的天人合一,亦即是内外两个向度上的以身践道。心是情感的居所和企盼的主体,只有发自

内心的企盼才可知性,因为内心也是道所进驻的居所,发自内心即是发自终极的道域。一旦发自内心便要去知性,那性是什么呢?性是“我”,自我、主体和主体性,是联接贯通心与天的通路,而性又是天及道的体现,实际上就是进驻人心的道的体现 。因此,心、性、天实际上便也即是同一意义 ,践道亦即是要知己、知天、践己、践天,在天的境界实现圆满。“万物皆备于我”,在对外的向度上,心可包容万物万理,“诚”即真切笃实,不诚无物,“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人性在本质上与作为诚的天道是合一的,因此,只要“求在己者”、“循性以求”、“反求诸己”,努力去发掘和扩充内心得之于天道的本性,从尽人之性到尽物之性以达到”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的作用。因而,从存诚尽性达到天人合一,成己成物,所以在这个向度,践道的关键在于诚。诚在此仍可视为是一种宗教式的虔诚与企盼,是对德的信念和自我的信念,而以身践道在此也仍可视为尽己之诚心而参天地之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