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民主阶进理论

时间:2006-11-26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民主阶进理论  
发布时间: 2003-12-21  作者:李明  
  从领导方式角度探讨,从极端的个人独裁到完全的民主,中间有无数种过渡形态。国家的管理究竟采取何种方式,应以国民的成熟度而定(特殊情况还要参照其它因素)。 

  国民的成熟度主要指:对国家的认识和觉悟水平,对民主的需要程度,以及对国家管理(包括地方)所具有的相关知识、理念等。 

  在国家管理过程中,随着国家经济、科技、教育、文化水平的提高,人民成熟度的不断增强,管理方式应随之适时演进,这是一种科学,也是管理科学对国家管理的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在管理方式不断演进的过程中,我们要看到不论采取何种方式都存在优点的同时,也都有它的缺陷和不足。如何设法充分发挥它的优势,尽量改正其不足,扬其之长,避其之短,是进一步的科学。 

  撇开选择管理方式的基础不谈,民主管理肯定是人类历史的一个进步。因而,在国家管理过程中,一个国家若能主动创造条件,主动且不断的提高人民的成熟度水平,以求得管理方式向民主方向发展,是更进一步的科学。 

  以上是笔者从管理科学的角度对国家政治领导方式进行研究所得出的一种民主渐进理论(具体请见《国家管理科学化》第五章第三节、第五节,南方出版社2001年9月版)。与以往各种理论不同的是,该理论是从管理科学的角度进行研究所得出的。 

  本文所讲的是阶进理论,阶进理论与渐进理论有什么区别呢? 

  首先,渐进理论研究的是民主进程的总的过程,而阶进理论研究的则较为具体。其次,渐进理论讲的是一种大的思路,而阶进理论则是围绕这一思路而提出的相对较为具体的实施办法。 

  民主的进程以国民的成熟度而定,是渐进理论的核心。这里的国民所指的自然是国民的总体。根据该理论,国家相互间国民的成熟度不同,套用一种方式,其效果和效率肯定不一样。即:国家管理的领导方式一定要与人民的成熟度情况对国家管理行为的要求相匹配。而实际上,人类近几十年来的民主进度史也不断的在提醒着人们要注意这个问题。尤其是上一世纪60年代前后,非洲和亚洲的大批原殖民地国家在摆脱殖民统治以后,在选择政治领导方式时,模仿原宗主国政体,由于国民的成熟度与原宗主国情况相差太大,结果可想而知。近10年,东南亚一些国家由于民主进程滞后使国民产生极大的不满,接着又一下子向前冒进,结果造成这些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产生停滞,乃至发生动乱。另外象前苏东地区也是这种情况。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人类还未能悟出民主渐进理论所造成的。 

  目前,在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国民的成熟度不同是显见的,国家的民主化程度应由各自国家国民的成熟度所决定。这里所讲的成熟度指的是国民整体的成熟度情况。 

  民主阶进理论研究的是一国内部不同人的成熟度情况,国家的管理不但要掌握和了解本国国民总体的成熟度情况,还要根据本国国内不同成熟度人的群体分别采取不同的领导方式。 

  无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无论是哪一个国家,都将可能会同时存在成熟度差异很大的许多不同群体。同一领导方式在不同国家由于人的成熟度不同,其效率、效果不一样,而在同一国家内,对成熟度不同的各个群体其效率、效果也会大不相]同。这是笔者提出民主阶进理论的一个重要原因和依据。 

  下面我们先剖析一下人的成熟度问题。 

关于人的成熟度 

  从国家的管理角度讨论人的成熟度,我认为其参照系主要应有以下几个方面: 

  1、对国家的认识及相关觉悟。其中最主要的是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群体,个人所属群体与其他群体,小群体与大群体等相互关系问题上所持的态度、立场和习惯等。 

  2、对民主的需要。民主这一概念和要求是否经常主宰着人的思想和行为,或是根本就没有过这种要求,从来就没有过这种需要。 

  3、相关知识、理念。主要指与国家管理(包括地方)所应具有的相关知识、理念。 

  在以上三个方面,从不成熟——成熟,在同一国家内,对不同的人其差异实际是很大的。三个方面每一个方面都会有很大差异,组合起来,差异的变化将会更多。 

  关于相关觉悟。 

  有的人属于极端的个人主义者,为了个人的利益,只要有可能他就会不择手段的侵害他人和群体的利益。这种人从参与国家管理的角度而言,肯定属极端不成熟一类。这是从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群体的角度所讲的。另有一种人,属于极端狭隘的集体主义者,这种人在群体内部或许能够以较公允的姿态行事,但在对群体外部的关系上,其行为方式与极端的个人主义者雷同,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有的人思想道德觉悟水平很高,为人祥和,在某种情况下愿牺牲部分甚至全部个人利益,能帮助别人,又能坚持正义。这种人不但在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群体的关系上如此,尤为重要的是他们在群体相互间,乃至国家与整个人类的关系上都能持公允的,卓有远见的立场。 

  关于对民主的需要。 

  民主是人的一种需要,一种正当的需要,因而也是人的一种权利。但民主却不是人人都有的一种需要。就象马斯洛需要理论中的成就需要一样,是人的一种需要,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需要。 

  从不成熟这一端始,有的人对国家,包括对地方的管理可能从来就没有过要参与或发表什么意见的意识,只关心自己周围很小一个范围的事情,或只埋头干自己的事。从亚洲,非洲,美洲一些目不识丁的部落成员和村民,到颇有成就的艺术家、科学家,都有这种类型的人群。其中有很多人你要他们参与相关活动,或发表相关意见和建议很难,在内心深处他们或感到无所适从,或感到厌烦。 

  但对民主需要另一端的人来讲,他们甚至时刻都有对民主的需求,民主的渠道略微有一点不畅通,就会有一种捆绑感。他们不但要表述自己的心声,且要求亲自参与和实践。有的人由于所从事的职业或研究和思考的问题的原故,对参与国家的管理,发表意见和看法等需要表现的尤为强烈。 

  关于相关知识、理念。 

  在相关知识、理念方面,人与人从不成熟——成熟二端的差异更是十分巨大。有的人在一身中可能连国家这样一个概念都没有过。他们生活在部落中,部落联盟对他们已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在中国,目前仍然有很多农民很少进过城,甚至没有进过城,县长对他们来讲已是令他们头脑发懵

的人物。即使许多住在城里的人,他们也很少想过国家或地方方面的事情,甚至于从来就没有去想过。对于这一类人的群体,所谓国家管理方面的知识、理念基本处在根本无知的状态。 

  而在另一端,有的人不但了解国家,了解世界,且能对国家管理的思想、理念,运用科学的方法不断探索,不时对旧的、传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