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正文

超自由主义

时间:2006-11-26栏目:哲学理论论文

超自由主义  
发布时间: 2003-9-8  作者:崔之元  
  序言
  

  罗伯特·曼戈贝拉·安格尔(Roberto Mangabeira Unger) 旨在建立一个“构
建性社会理论”(constructive social theory) 的研究计划是令人兴奋的。他坚 
持“激进的民主建设方案”(radicaldemocratic project),但是,他对这一概念
的用法比一般的用法更具广泛的包容性:“穆勒(John Stuart Mill)、赫尔岑、马
克思、普鲁东和弗吉尼亚·伍尔弗(Virginia Woolf) 等人,都是激进的民主建设
方案的倡导者”。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尤其是其中所强调的政治的自主性的观点,
对安格尔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不想将改造世界的理
想与决定论混为一谈。安格尔主张“打破既定利益”(disentrenchment) 和“否
定能力”(nagativecapability),但他又不属于“解构”(deconstructive school)
学派,因为他的“构建性”理论认为:我们对于生存其间的社会具有反抗、重新
构想和重建的自由,这种自由度本身是历史变数。安格尔并不反对自由主义,相反,
他主张通过变革自由主义的传统制度体现来实现自由主义的最高愿望,在这个意义
上,他称自己的理论是“超自由主义的”(superliberal)。安格尔是怎样发展出
这样不同凡响的理论的呢?他的“构建性社会”理论的实际政策意义又是什么呢?
这里我不预备对这一“二十世纪后半叶最具挑战性的社会理论”进行全面的评价,
而仅就安格尔理论中的要点做一介绍,祈藉此激发读者自己去研究安格尔理论的兴
趣。

  人为社会

  我们不妨这样说:安格尔的理论是欲将“人为社会”(society as artifact")
的论点推向极至而做的努力。安格尔说:“社会是被人创造和想象出来的,与其
说社会是自然秩序的一种表述,倒不如说社会是一件人工的制品。”
  “人为社会”的观点起源于欧洲启蒙运动。然而,它所蕴含的深刻意义却尚未
得到淋漓尽致的发展:大多数现代社会理论家想要建立一种与“人为社会”观点相
左的“历史科学”,这就阻碍了将“人为社会”这一理论推向极至。
  这股反“人为社会”趋势,其思想根源的形成比较复杂,此处不欲做全面的剖
析。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现代西方社会思想是在后基督教的情境下产生的。“
人为社会”理论至少暗示了:人类历史并非是神的杰作,而是人可以依自己的意志
建造和重新建造的。在早期的现代社会思想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对人的能动作用多
有表述,霍布斯(Hobbes) 的论点即是一个突出的例子,他认为“自然权利”(
naturalright) 并非从“自然法”(natural law) 中获得。如此,现代的自然权利
和社会契约理论开始摒弃中世纪自然法概念中的神学内容,而试图去发展基于“人
为社会”这一观点的社会理论。维科(Vico)是另一个典型的例子,他认为在“怀
疑的汪洋大海中,有一小块我们尽可以坚定地站立其上的陆地”,这一小块陆地就
是:这个市民社会的世界是由人类建造的。不过,现代社会思想却没能把“人为社
会”这一观点充分展开。究其原因,有些人认为是由于对基督教末世说的过度回应。
当现代思想抛弃基督教末世说之时,他们仍想去营建一种“哲学或历史学”,似乎
他们期望证明:现代思想可以回答任何由基督教引发的问题。在某种意义上,现代
社会理论开始“重新占领”中世纪基督教之创造论和末世论曾拥有的领地。这样看
来,托克维尔认为民主的无法抗拒的进程乃是神的旨意的观点,就不仅仅是一个简 
单的暗喻了。
  这种解释是否具有历史的真实性,尚待辨析,此不赘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对“历史法则”的探讨已经将现代社会理论引入“深层结构社会理论”的歧途。安
格尔以马克思为例来说明“深层结构社会理论”(deep-structure socialtheory),
但他也清楚地表明:在社会理论的另外两位经典思想家杜克海姆(Durkheim)和韦
伯(MaxWeber) 身上也具有深层结构社会理论的特征。
  安格尔指出深层结构社会理论的特征,就是其三个可以反复的理论步骤:
  第一,要在每一个历史环境中分辨出结构性构架(formative context) 和它所
决定并再生产的常规活动(routineactivities);第二,将特殊境况下的结构性构
架,作为可重复的不可分割的社会组织(如资本主义)的例子来说明;第三是要诉
诸根深蒂固的约束和发展规律,以此来建造那种可反复但不可分割的结构性构架的
“必然”系列。
  安格尔揭示出,深层结构社会理论现已呈现出分崩离析的状态。历史与现实的
实践经验显示,深层结构社会理论已经越来越不能履行对以上三个理论步骤的承诺
了。实证主义的社会科学是对这种不可信的深层结构社会理论的一个回应,它全盘
否定“结构性构架”和“常规活动”之间存在区别。但安格尔认为实证主义社会科 
学对深层结构社会理论的回应是错误的。由于否认结构性构架与常规活动之间的区
别,社会科学家只是在现存制度和想象的构架之内,去研究常规性的冲突与妥协。
只要结构性构架是稳定的,它对于常规活动的影响就可能会被忘记。对一个稳定的
社会结构中不同群体选举行为的研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里,实证主义社会科
学家便忽视了关于现存制度和想象的基本构架本身的冲突。他们最终就视现存的结
构性构架为理所当然的,并以一个“袖手旁关的局内人”的眼光来审视社会。因此, 
一方面是自称将要成为“历史科学”的“深层结构社会理论”;另一方面是非批判
的实证主义社会科学。陷在这二者之中,现代社会理论“既部分地瓦解又部分地恢
复了自然主义对社会的解释”。安格尔的理论工作,简言之,就是努力从“人为社
会”的观点出发来建立一个激进的反自然主义的、反必然主义的社会理论。在这个

> 意义上,安格尔的社会理论具有双重挑战性:既反经典社会理论中功能主义和决定
论的传统,亦反实证主义的社会科学。

  反结构至上主义和制度拜物教

  安格尔不赞同“深层结构社会理论”,也不赞同“实证主义社会科学”,但他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