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政治理论论文 >> 正文

当代马克思主义:坚守“内核”,放宽“外围”

时间:2006-11-26栏目:政治理论论文

  当代马克思主义:坚守“内核”,放宽“外围”
  
  提要:在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方面,要避免“思想僵化”与“立场丧失”之间的二难选择。为此,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核”和“外围”做一个区分,一方面适当放宽和调整对理论之外围的理解,另一方面坚守对理论之核心内容的信念,这核心内容就是马克思主义有关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现实与理想的关系问题、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的观点。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内核,外围,理论与实践,现实与理想,个人与社会
  
  马克思主义及其当代发展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的关键”1的思想基础。随着国内的改革发展进入关键时期,随着国际的意识形态斗争形势更加错综复杂,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十分必要。
  
  为了更好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更好地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我们的各项工作,更好地通过增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的说服力和感召力来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的战斗力,我们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核”部分和“外围”部分作一个区分,一方面强调对马克思主义核心内容的信念不可动摇,另一方面强调对理论的外围要做放宽理解、适当调整,强调这两方面要同时兼顾,缺一不可。
  
  一。把理论区分为“内核”和“外围”的必要性
  
  把一个理论分为“内核”和“外围”两个部分,是着名科学哲学家伊莫尔·拉卡托斯的一个观点。他认为在科学的发展过程中,当一个理论或他所谓“科学研究纲领”遭遇新经验挑战时,科学家们通常并不像另一位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证伪主义”(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很激烈,也很有名,其方法论依据就是其证伪主义)所说的那样,简单地抛弃(即“证伪”)这个理论、转向新的理论,而是通过对理论的外围或“保护带”的调整,来维护理论的“硬核”
  
  “一切科学研究纲领都在、其‘硬核’上有明显区别。纲领的反面启发法禁止我们将否定后件式[按即通过否定作为后件的经验结论来否定作为前件的理论前提-引者]对准这一‘硬核’,相反,我们必须运用我们的独创性来阐明、甚至发明‘辅助假说’,这些辅助假说围绕该核形成了一个保护带,而我们必须把否定后件式转向这些辅助假说。正是这一辅助假说保护带,必须在检验中首当其冲,调整、在调整、甚至全部被替换,以保护因而硬化了的内核。”2
  
  这里拉卡托斯的意思是:当一个理论面前出现了一些它似乎无法解释的新经验时,要避免理论对新经验的盲目排斥,也要避免因为新经验的出现而造成对理论之内核的轻率抛弃,避免让理论的核心部分轻易地与理论的外围部分“同归于尽”.
  
  拉卡托斯研究的基本上是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发展;与数学和自然科学理论相比,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对象更加复杂,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它所指导的实践之间的关系也更加复杂,因而不能从拉卡托斯的观点中简单地引出我们今天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但是,拉卡托斯的观点可以给我们提供启发,启发我们设法区分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核”和“外围”,把“调整外围”与“坚守内核”结合起来,进而在避免“思想僵化”的同时也避免“立场丧失”,或者反过来说:在避免“立场丧失”的同时避免“思想僵化”.
  
  那么,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内核部分”呢?
  
  二。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1):对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的回答
  
  理论是对客观对象的反映,也是对问题的回答。问题指向一定范围的客体,也包含着主体对客体的无知的知识,同时也包含着主体排除这种无知的要求。因此,要了解理论的内容和意义,最好的办法是把理论与理论所要解决的问题联系起来。马克思主义核心内容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它对于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的回答。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理论,它的一个具有“元理论”地位的基本问题,是这个理论本身具有什么样的性质、与实践处于什么样的关系。对这个问题的最简洁明了的回答是1845年的“费尔巴哈论纲”的第十一条:“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3这句话后来被当作马克思墓志铭,不仅很好地概括了马克思本人的战斗一生,也很好地概括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以贯之”之道。国外一份着名左翼学术刊物以《第十一条论纲》4为名,就是出于这个考虑。马克思主义不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与实践密切相联的科学理论,而且在后来的发展中也都把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作为最重要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从罗莎·卢森堡到尤根·哈贝马斯,马克思主义者撰写的以“理论和实践”冠名的着作和论文层出不穷。从恩格斯到邓小平,马克思主义者有关“我们的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的论述也不绝于耳。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传人,无论是领导无产阶级政党的马克思主义领袖,还是专门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专业学者和理论工作者,包括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之所以能被归在“马克思主义”这同一个名称之下,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他们确实都非常重视在理论上回答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在实践上重视马克思主义对社会实践的总结和指导作用。
  
  当然,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非常复杂,马克思主义者的分工重点各有不同,对这个问题的理论回答和实践回答都可能因为这种关系的环节之众多、背景之多变、含义之丰富而产生意见分歧。但尽管有这些意见分歧,他们的思想之所以都被认为属于马克思主义的范畴,他们的争论之所以还能被看作是马克思主义内部的争论,其最重要的理由之一,是因为他们都承认,理论的首要目的是改变世界,而不是解释世界;或者说,都承认解释世界的目的要服从于改变世界的目的。不关注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的人肯定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脱离实践的理论和忽视理论的实践,都与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
  
  三。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2):对现实和理想关系问题的回答
  
  人类实践说到底是一个从现实获得理想,把理想转化为现实的过程,而马克思主义的内核就是对现实和理想的关系问题作了既唯物又辩证的回答。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于存在和意识的关系问题的回答、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问题的回答,以及对社会基本矛盾,历史发展阶段、人类进步方向的研究,说到底是为了回答现实和理想的关系问题。如果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作一个从抽象到具体的范畴体系的话,这个体系的最抽象、最简单的成对范畴是“存在”与“意识”,而这个体系的最具体、最复杂的成对范畴则是“现实”和“理想”,后者是在高级阶段上向前者的回归。这两对范畴之间存在着本质的对应关系:解决现实和理想关系问题的立场源自存在和意识关系问题上的唯物主义立场,而存在和意识关系问题上的唯物主义立场,又只有落实到现实和理想的关系问题上,才充分展现出它的内在的丰富性和重要性。
  
  不仅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而且马克思主义的其他部分,也与现实与理想的关系存在着根本联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剩余价值理论的研究、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的研究、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内在矛盾基础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大阶级之间的矛盾和斗争的研究,是对资本主义社会这个基本现实的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更是与现实和理想关系问题直接挂钩:恩格斯所说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的关键,就是把社会主义理想建立在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这个现实条件和现代无产阶级这个现实力量的基础之上。从这个意义上说,不仅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把现实和理想的关系问题作为核心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
  
  当然,对现实和理想的关系问题的回答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有一个简单的说法,说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致力于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科学,马克思主义的后继者们则致力于把社会主义从理想变成现实。但其实,从现代社会的现实中取得社会主义的理想,把社会主义理想变成新的社会现实,是一个长久的、连续的、开放的历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的任何特定阶段上,都很难说“科学”与“空想”的关系问题得到了彻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