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政治理论论文 >> 正文

正确评价毛泽东是政治上成熟的标志

时间:2006-11-26栏目:政治理论论文

苏联解体后,曾经担任过20多年《真理报》总编辑的阿法纳西耶夫讲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这里我想起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白宫。白宫有一个著名的椭圆形大厅,在大厅周围走廊的墙上挂着美国历届总统的画像,从林肯到里根,他们用睿智而和善的目光看着来访者。而谁都不会回想这位睿智而和善的林肯当初曾把试图独立的南方各州淹没在血泊中。在我国却一切都正好相反。斯大林一死,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他身上,所有坏事都归罪于他。我们党和我们国家的所有第一号领导人,如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全都不能幸免。他们的肖像早就被丢到垃圾箱里去了。”(阿法纳西耶夫著《真理报总编辑沉浮录》,第139页)  
美国统治阶级对历届总统的这种稳定的尊重态度,反映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成熟程度,反映了美国资产阶级的丰富的统治经验,这对资本主义国家的稳定显然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如果说我们可以从资本主义学点什么的话,这一点倒是应该学习的。他们懂得历届总统的形象关系到自己的制度形象,关系到自己的统治基础,关系到资本主义的历史。  
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明白这一点,而是在实践中学会的。  
如今被美国人称为“国父”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在1796年9 月19日发表告别词后,新政府立即把他年初任命的陆军部长逼下台。费城的《曙光报》在华盛顿告退的次日宣称:“这一天应成为合众国的纪念日,因为,原是我国一切灾难根源的那个人,今天已降到了与他的同胞们平等的地位。”后来的副总统杰斐逊斥责华盛顿是“被英国这个娼妓剪光了头发”的人。整个上层对他的冷淡使他很难接受。华盛顿在退下来几个月后写道:“这未免太过分了”(莫里斯:《美利坚合众国的成长》第408页)。 第二任总统亚当斯在竞选中竟然被谴责为“专制暴君和不列颠君主国奴颜婢膝的崇拜者”。(同上书第424页)  
随着资本主义美国的成熟,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反共浪潮中,美国对自己历史上的统治者的保护达到高峰。那个连任四届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于1945年4月去世后, 美国迫不及待地通过了禁止总统连任两届以上的第22条宪法修正案。尽管美国史学家说这是“国会对富兰克林·罗斯福进行身后报复”,但对罗斯福并没有进行任何官方或民间的谴责(同上书,第806页)。 这说明美国统治阶级的政治成熟程度已经相当高了。如今美国对待自己的开国元勋华盛顿和其后的历届总统,都采取了阿法纳西耶夫讲的那种尊重态度。  
社会主义制度是20世纪出现的新型的社会制度。它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实践,但毕竟处于是幼年阶段,在整体上还没有取得相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优势。这不单是由于生产力在相对落后的基础上起步、不能表现出优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实力,还明显地表现在政治方面的不成熟。这种政治上的不成熟,不单表现在制度的不完善和趋向的动荡不定,总出现“错把他乡当故乡”的人物,而且集中表现在不能正确对待自己的开国元勋或自己的前任,表现出政策的中断性和更换性,而不是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在苏联,只有斯大林能正确地对待前任,使列宁的思想、声誉和形象在自己执政的年代未受到任何伤害。这是难能可贵,值得后人崇敬的。但是,斯大林的这一善举却得到赫鲁晓夫的恶报。斯大林逝世不久,就遭到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编造的耸人听闻的诽谤,并被焚尸迁葬,还把他的正确理论和主张打成“斯大林模式”从而加以否定。众所周知,这在当时引发了世界性的反共浪潮,使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受到一次大伤害。从此,苏联领导人形成了恶性的继承,这一届否定上一届,直到戈尔巴乔夫这个叛徒上台,把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最后葬送,总算为这种否定开国元勋的做法作了一个明白的注脚。阿法纳西耶夫的感受太深刻、太宝贵了,可惜出现在苏联亡国之后,太迟了。如今,敌人们堆到斯大林坟上的垃圾已经被历史之风刮走,人民日益看清了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斯大林,一个光明磊落的斯大林,但历史已难以回转。从某种意义上说,对斯大林的诽谤,是以社会主义制度垮台、人民的无边苦难为代价的。这是历史的报复。  
在我国,毛泽东主席逝世时,亿万人民悲痛欲绝,反映了毛主席在绝大多数人民心中的地位。任何敌对势力不敢有桀犬吠尧之举。但是,随着纠正毛泽东同志晚年错误的过程展开,隐藏在地下的敌对势力开始活跃。他们小心地提出了全盘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口号,巧妙地散布着以卑鄙而阴暗的心理编造出来的“小道消息”,企图败坏毛主席的声誉和形象,涂黑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这使中国的前途一时间布满阴云。那时,正如江泽民同志所言,“这是毛泽东同志逝世以后我们党遇到的一个全局性的、紧迫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令人欣慰的是,邓小平在1979年提出包括坚持毛泽东思想在内的“四项基本原则”,并主持制定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维护了毛泽东思想的地位。小平同志指出:“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在前一段时间里,对毛泽东同志有些问题的言论讲得太重了,应该改过来。这样比较合乎实际,对我们整个国家、整个党的形象也比较有利。”“我们不但要把毛主席的像永远挂在天安门前,作为我们国家的象征,要把毛主席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缔造者来纪念,而且还要坚持毛泽东思想。我们不会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8页、第301—302页、第308页、第347页)  
现在看来,中国人民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经历了一场如何对待自己的开国元勋的严峻考验。在这场考验中,从整体上说,中国共产党人是合格的,社会主义中国走出了趋向成熟的一步。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经受了苏联、东欧剧变的考验而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历史对中国人民维护毛泽东地位的回报。  
任何事物都是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发生在苏联、东欧国家的灾难性后果和叛卖社会主义的人物,使中国的共产党人警醒。人民总是在教训中学得更深刻,更成熟。  
毛泽东属于人民、属于全世界,几个跳梁小丑岂能把他否定?正确评价领袖毛泽东,尊重他的思想,维护他的声誉,爱护他的形象,这才是走向胜利的前提,这才是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走向成熟的步伐。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