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 正文

马克思哲学观中的社会批判之维

时间:2006-11-26栏目: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一、马克思的哲学观及其批判功能
  旧哲学对世界的理解是抽象的。马克思所实现的哲学变革的实质,是确立了以物质实  践活动为基础的人类世界的实在性。这不仅是确立了一种全新的哲学观,也是确立了一  种全新的思维方式。正是通过这种全新的哲学观和思维方式,马克思超越了旧哲学对世  界的抽象理解,真正将哲学理性思维与人类的现实生活联系了起来。将理性思维的真理  性建立于实践的基础之上,将实践理解为现实生活世界中的客观活动,意味着对哲学功  能的全新理解。在这种理解中,现实的生活世界不再以抽象的形式呈现,哲学理论也不  再玄远。因此,在马克思所实现的哲学观的变革中,哲学功能的转变具有根本性的意义  。
  任何一种哲学都不可能不解释世界,关键在于怎样解释世界,在于为什么要解释世界  ,而这恰恰取决于这种哲学对哲学功能的预设。马克思之前的一切哲学都无例外地将哲  学仅仅视为穷究世界之理的学问,无论它们对世界是“从客观的形式去理解”还是“从  主观方面去理解”,都不可能不陷于对世界的抽象解释。现实的生活世界是活生生的、  历史地发展着的,而单纯的解释就是说明和分析,是不可能以活体为对象的,因此,对  于马克思之前的旧哲学来说现实的生活世界在其视野之外。旧哲学之所以不能理解“人  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3、  48页。)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们从来就没有打算这样做,在于它们对哲学功能单纯的解释  性预设。旧哲学只是想解释世界,因此,它就只是把自然看作僵死的解释对象,而把人  看作是独立于自然存在的解释者。在这样一种视域中,人和自然是相互分离的存在。由  于作为主观者的人站在作为客观者的世界之外,世界也就只能以两种可能的方式获得理  解:一种是纯客观方式的理解,即“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另一种是纯主  观方式的理解,即从人“抽象的”、“能动的方面”去理解。(注:《马克思恩格斯全  集》第3卷,第3、3、48页。)毫无疑问,只要哲学没有打算在头脑之外说明头脑,它就  不可能不受到头脑的束缚。马克思以前的哲学家们相信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到黄昏时才  起飞,相信只有当对象成为一种客观性存在时才能为哲学所把握,因此,旧哲学也就不  可能在建构生活世界中发挥作用。马克思哲学观中的革命因素首先在于它对哲学功能的  革命性预设,在于它不满足于哲学解释世界的功能,因此,它必然将哲学理解为照亮人  间未来之路的普罗米修斯之火。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马克思自己对哲学所作的说明,即  哲学只有通过改变世界的活动才能证明自己的真理性和存在的价值,才能证明思维的现  实性和力量。这其实包含了马克思对哲学功能的预设,并且其哲学观的确立也有赖于这  一预设。马克思并不是为了比前人更好地解释世界而进行哲学变革的,从一开始,他就  将变革哲学的目的与改造世界的目的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正是由于这一点,使他能够撇  开纯粹的经院哲学问题而在人的现实活动中寻找思维的此岸性,使他能够看到以往的哲  学家们所无法看到的实践的价值。马克思从来反对将哲学理解为一种建构抽象世界观的  活动,在他看来,哲学如果不为解除人间的饥饿而发挥作用,它就不可能是什么科学的  世界观。可以设想,如果马克思没有将自己的理论活动与火热的现实生活相联系,他就  不可能超越黑格尔和费尔巴哈而实现哲学观的变革。马克思哲学观的科学性、真理性和  生命力,就在于它为自己所设定的改造人类生活世界的革命性目标。这决定了它不仅要  通过对现实生活世界的概括与反思而解释世界,更要通过对现实生活世界不断地批判而  建构作为现实世界否定形态的理想世界。马克思说:“实际上和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  即共产主义者说来,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和改变事物的现状  。”(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3、48页。)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  将自己的哲学称之为“实践的唯物主义”。在这里,“实践的”一词的基本含义在于强  调了他的现代唯物主义对实践的指导作用,而非其他。由此可见,马克思哲学观的确立  与他对哲学功能的革命性理解是分不开的。
  理论之所以能够改变现实的生活世界,首先在于它将生活世界作为批判的对象看待,  对其持批判的态度;哲学之所以能够成为时代精神的精华,亦在于它关怀时代的命运,  以建构理想的生活世界为己任。马克思从来就没有在他的原始文本中系统地阐明过自己  的哲学观,他的哲学观是在对现实生活世界从未终止过的批判中体现出来的。因此,对  于今天的人们来说,无论“回到马克思”还是“重读马克思”,都不仅是为了更准确地  解释其原始的文本,而且是为了恢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功能,是为了重新找回马克  思主义哲学对现实生活世界的批判精神。生活世界是变动不居的,今天的生活世界不同  于马克思时代的生活世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继承马克思,因为任何一种哲  学所体现出的批判精神和批判功能都不等于具体的批判本身。马克思主义哲学对现实生  活世界的具体批判可能会过时,可通过那些具体的批判而体现的批判精神和批判功能却  不会过时,只要它借以建立的现实生活世界尚存。所以,人们是否可以在今天坚持马克  思哲学观的关键,必将通过对如下问题的回答而显示结论:19世纪的马克思所批判的现  实生活世界是否依然存在?即作为批判对象的这一现实生活世界是否依然是现实的?
  二、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多重批判纬度
  勿庸置疑,马克思毕生都在致力于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但他并没有看到资本主义  发展的全部历史,没有看到20世纪之后市场经济所经历的一系列改变。因此,我们必须  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全面看待马克思对现实生活世界的批判,并认真地从其具体批判中探  讨他哲学的批判功能和

批判精神。
  以今天的立场看,马克思在19世纪对资本主义所作的批判,其实是对早期形态的市场  经济社会的批判。总体上说,这是一个由多重纬度、多种批判共同构成的总体性批判。  在这一批判中,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所作的政治批判虽然影响深远,却也只是整个批判  中最为外显的部分;对市场经济的经济体系所作的经济批判虽是最深刻的内容,却也只  是整个批判的一个深度切口;而对整个市场经济社会所作的总体性的社会批判才具有更  为深远的内在意蕴。当年马克思针对早期市场经济社会所作出的有些具体结论可能的确  已经不再适合于今天的现实,因为市场经济社会的存在形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  这意味着作为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