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 正文

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视域中的各种“割裂论”及其危害

时间:2006-11-26栏目: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马克思主义哲学无论从外部就其形式抑或从内部就其本质来说,都具有彻底性和严整  性,它自身存在的合法性、强大的生命力、科学的内在魅力和永恒的历史价值就直接取  决于此。然而,自创立那一天始,马克思主义哲学却无数次地受到来自不同视域对之进  行的肢解性诠释,致使它在实际遭遇中一直呈现为破缺状态。即便在当代我国的哲学论  坛上,割裂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做法还花样翻新地不断涌现着。究其根本,实际上都是这  样那样地曲解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元本性与时代表现之间的辩证关系,是一种变相地  、巧妙地消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异质性话语。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的各种“割裂论”及其危害
  1.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严整性及其历史展现
  列宁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观点“极其彻底而严整,这是马克思的对手也承认的,  ”[1](P52)而且正是由于它“完整而严密”,才给我们提供了战胜一切反马克思主义哲  学和非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完整的世界观”[2]。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马克思主义哲  学的这种严整性是固步自封的、僵化封闭的,还是永恒发展的、与时俱进的?对此,应  从两方面回答: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严整性不是固定的、自足的,而是在实践中  完成的,是在与时代的互动中实现自我超越、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的。这是由马克思主  义哲学“作为推动原则和建构原则”的辩证本性所决定的,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性  品格的内在要求。因为,它只有扎根于社会实践,不断地倾听来自时代和实践的呼声,  并自觉的转化为改造现实的力量、接受实践的检验、汲取实践的智慧,才能不断开拓新  视野、发展新观念、进入新境界。
  另一方面,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严整性也“远不是完备  的”[3](P642)体系,那种“包罗万象、最终完成”的体系是与“辩证思维的基本规律  相矛盾的”[4]”。作为反映在“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严整性是在历史  发展中逐步显现出来的;作为“时代精神的精华”和“文明的活的灵魂”,马克思主义  哲学的彻底性和一元性,也是通过与时代的互动并在这种互动中建构中恰当的时代表现  形式而得以表征和确定的。可见,它的严整性既凝聚了原创者及其同时代战友、学生们  的心血和成果,也凝聚了以后历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继承者、发展者及其战友和学生们  的辛勤劳动成果,更凝聚了当代中国三代领导集体的突出贡献。从马恩的原理初创到列  宁的重大发展而形成的列宁主义阶段,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中国化的马克思  主义哲学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提出和进一步论证,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的这几座  伟大的理论丰碑是一脉相承的、内在一致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时俱进的历史过程表明  ,它是“由一整块钢铁铸成的”[5](P341)科学体系,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内容上的  真理性、科学性和形式上的严密性、完整性有机统一的集中表现。对此,任何肢解和割  裂的做法都是极其有害的。坚持和捍卫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严整性,就要与种种类型的“  割裂论”划清界线,坚决反对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历史、与现实、与实践、与科学割裂  开来的错误做法。
  2.“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割裂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种种表现
  (1)有人借口马克思本人也拒绝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  思主义者”[6],或者借口马克思年轻时期手稿的被发现而制造两个马克思的对立,即  作为人道的马克思与作为阶级斗争理论的马克思的对立,将马克思本人的完整的哲学体  系被分割开来。(2)有人借口恩格斯在撰写《<法兰西内战>导言》和《<法兰西阶级斗争  >导言》的前后两个时期理论观点的重大转变,即从“暴力论”到“和平转变论”的转  化,而制造两个恩格斯的对立,使恩格斯统一的思想被分化。(3)有人借口列宁在十月  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前后的理论变化,而将列宁主义截为两段,并以维护十月革命胜利后  的“新列宁主义”为幌子,而批判此前所谓“旧的列宁主义”。(4)有人要么将马克思  与恩格斯对立起来,认为前者重视历史唯物主义,后者则停留于一般的唯物主义;要么  将马恩与列宁对立起来,认为前者主张“多国同时胜利论”和“兴社灭资论”,而后者  则主张“一国胜利论”和“以资兴社论”等等。(5)更有甚者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完整  体系肢解为:“农民的马克思主义”、“工人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马克思主  义”、“人道的马克思主义”、“职业的马克思主义”、“穷汉的马克思主义”、“富  国的马克思主义”等等[7]。
  3.在俄国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割裂论”的表现
  (1)有人将改良家的马克思、现实主义的马克思与革命家的马克思对立起来,把马克思  修正为它们自己所需要的、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做历史论证的人道主义者。(2)有人将  马克思的原本与对这一原本的理解对立起来,将列宁与斯大林对立起来,在马克思主义  哲学头上堆砌了许多非法性建筑。(3)有人在所谓“新思维”中,宣扬民主的马克思主  义与激进的马克思主义的对立,在理论上有力的配合了西方大国对前苏联“和平演变”  战略的实施。(4)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经验主义、实践主义、唯科学主义对立起来,并  以主观主义或者急功近利的纯经验主义替代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把实践家与理论家对立  起来,割裂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与实践的辩证关系等等[8]。国际上的各种“割裂论  ”,实质上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跪着造反”,正如列宁所说:“马克思主义在理论  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9]。
  4.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历史上的“割裂论”表现
  (1)有人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对立起来,认为马克思主义不符合  中国实际,在山沟沟里是产生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是化不出 &n

bsp;什么结果的。(2)有人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毛泽东思想对立起来,认为“‘老三篇’就  代表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同志认为这种把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割裂开来的做法,  “是对毛泽东思想的严重歪曲”,极不利于我们党和社会主义的事业[10]。(3)有人将  邓小平理论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割裂开来,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革命的  理论,而非建设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