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 正文

论恩格斯关于哲学终结的思想

时间:2006-11-26栏目: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一、引言
  恩格斯这些年被我们冷落了,而这种冷落不利于我们深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  传统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视角是“恩格斯视角”,其基点是恩格斯关于“哲学基本问  题”的经典表述,由此出发所看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后来的体系化的“辩证唯物主  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改革开放以来,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主要采取了“青年马克  思视角”,其基点是感性实践活动,由此出发所看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今天被多数  学者所接受的“实践唯物主义”。视角转换的一个直接后果是恩格斯思想的边缘化,以  至于今天人们宁愿提说“马克思哲学”而不愿提说“马克思主义哲学”,似乎这样就可  以对恩格斯的哲学另做处理。
  随着研究的深入,事情让人感到并不如此简单。人们首先需要正视的问题是:马克思  主义哲学的本来面貌能否等同于从某一特定视角所观察到的面貌?是否存在某种绝对优  越的观察视角,该视角的观察结果就等于或约等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如果回答是肯  定的,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解释视阈是封闭的、有限的和同质性的,意味着“恩格  斯视角”和“青年马克思视角”或此或彼,二者必居其一。如果回答是否定的,意味着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解释视阈应是开放的、无限的和异质性的,意味着突出恩格斯关于“  哲学基本问题”的观点不必以遮蔽马克思的实践观点为代价,反过来重视马克思的思想  也不必以轻视恩格斯的思想为代价。我本人持后一种看法。我认为,恩格斯的哲学其实  并不等于被“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体系所定型的那个样子,其意蕴要比通常  所估计的丰富得多。如果说上述两种视角易于呈现马恩二人的差异的话,那么一定还存  在许多别的视角足以彰显二人的一致性,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来面貌也许正在这些异  质性视角所复合出来的样态里。
  恩格斯既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始人之一,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第一个阐释者。恩  格斯系统建构和阐发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工作主要集中在晚年,所反映的思想至少在著者  本人看来应是最成熟的思想。这些思想主要体现在下述著作中:《反杜林论》(写于187  6年9月至1878年6月)、《自然辩证法》(写于1873年至1883年,1885年至1886年作了个  别补充)、《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写于1886年初)。这几部著  作的时间跨度达十多年,是恩格斯50多岁到60多岁之间的作品,其中的思想保持着高度  的连贯性。从这些著作中可以看出,恩格斯的哲学思想(或恩格斯所建构和阐发的马克  思主义哲学思想)至少可以分为两大基本层面:元理论层面和对象理论层面。元理论层  面的中轴观点就是本文所要论述的关于“哲学终结”的思想,而对象理论层面的中轴观  点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有关“哲学基本问题”和辩证法的思想。对后者的理解必须以对  前者的理解为前提,而在剥离了元理论的情况下去把握对象理论,只能是舍本逐末。就  此而言,传统的“恩格斯视角”其实只是恩格斯的对象理论视角,而不是恩格斯的元理  论视角。
  二、恩格斯关于“哲学终结”的命题及相关表述
  恩格斯明确提出“哲学终结”这个命题,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  的终结》的第一部分(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论述是在第二部分)。他说:“假定一切  矛盾都一下子永远消除了,那末我们就会达到所谓绝对真理,世界历史就会终结,而历  史是一定要继续发展下去的,虽然它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这样给哲学提出任  务,无非就是要求一个哲学家完成那只有全人类在其前进的发展中才能完成的事情,那  末全部以往所理解的哲学也就终结了。我们就把沿着这个途径达不到而且对每个个别人  也是达不到的‘绝对真理’撇在一边,而沿着实证科学和利用辩证思维对这些科学成果  进行概括的途径去追求可以达到的相对真理。总之,哲学在黑格尔那里终结了:一方面  ,因为他在自己的体系中以最宏伟的形式概括了哲学的全部发展;另一方面,因为他(  虽然是不自觉地)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走出这个体系的迷宫而达到真正地切实地认识世界  的道路。”(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15-216、220、241-242、242-243、  253、253、239、239、239页。)先前那种想要在一套体系中穷尽“绝对真理”的哲学到  黑格尔那里已经走到了尽头,从而辩证的实证科学得以引领风骚。
  在另外几个地方,恩格斯虽未使用“哲学终结”的字眼,但阐述的内容是关于“哲学  终结”的。他在《反杜林论》中说:“在这两种情况下(指把历史和自然都看作过程—  —引者注),现代唯物主义都是本质上辩证的,而且不再需要任何凌驾于其他科学之上  的哲学了。一旦对每一门科学都提出了要求,要它弄清它在事物以及关于事物的知识的  总联系中的地位,关于总联系的任何特殊科学就是多余的了。于是,在以往的全部哲学  中还仍旧独立存在的,就只有关于思维及其规律的学说——形式逻辑和辩证法。其他一  切都归到关于自然和历史的实证科学中去了。”(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  65或422、533、469-470、60-61或418、54、67、564、547、181、565、484、534、63  注①、65或422、178-179页。)他还在《自然辩证法》中说:“自然科学家满足于旧形  而上学的残渣,使哲学还得以苟延残喘。只有当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接受了辩证法的时  候,一切哲学垃圾——除了关于思维的纯粹理论——才会成为多余的东西,在实证科学  中消失掉。”(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65或422、533、469-470、60-61或  418、54、67、564、547、181、565、484、534、63注①、65或422、178-179页。)这两  段话的意思是: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作为实证科

学的辩证化,使得哲学(关于思维的纯  粹理论除外)变得多余。
  上述两方面的表述角度不同,但中心意思相同,即:哲学的终结和实证科学的兴盛是  相互关联和相互对应的。具体说来,哲学之所以终结,在于它既是非实证的,又是非辩  证的。非实证,意指往往以观念中虚构的联系代替可以观察到的真实的联系;非辩证,  意指总想一网打尽“绝对真理”。哲学之所以刚好在黑格尔那里终结而不在其他地方终  结,一方面是因为黑格尔将这种非实证又非辩证的“绝对真理”体系发展到了登峰造极  的地步,以至于物极必反,另一方面是因为黑格尔在其非辩证的框架内使辩证法得到了  有史以来最充分的发育,从而为实证科学的辩证化准备好了唯一正确的思维方式。与哲  学的终结相对应的是实证科学地位的最大提升。实证科学早已有之,此前之所以不能代&nbs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