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管理科学论文 >> 正文

基因技术干预人类生殖的现状、问题和对策

时间:2006-11-26栏目:管理科学论文

  近几年来,随着基因技术和理论的突飞猛进,人类的生殖方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干预,引发了众多的社会和伦理问题。在世界大多数国家,社会各界人士对此争议激烈。我国利用基因技术干预人类生殖已经起步,同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对此,国家还出台了一些管理办法和规定;目前与此相关的立法正在广泛征询意见。因此,探讨这一问题,不仅具有理论意义,而且具有现实意义。
    1 基因技术干预人类生殖的现状
  从技术上讲,基因技术干预人类生殖,主要表现在6个方面。
  (1)通过寻找不孕夫妇的变异基因,然后实行基因改造或基因治疗,从而克服不孕症。例如:男性不育者大部分是由于男子的精子数量不足或质量欠佳,这种结果是由男性的某些基因变异而引起的。如果能纠正或修复这些变异基因,就能治疗人类的不育症。目前,美国索尔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把一种经过基因改造的病毒,植入患不育症的雄性老鼠体内,让该病毒修复导致不育的变异基因,实验结果令人满意,该老鼠已生育了健康的下一代。这一方法存在的问题是:利用转基因病毒修复人类的变异基因,可能会引起人类疾病,也可能会影响下一代人的健康,这一技术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
  (2)人工受精。对于不能靠自然方法生育的妇女,可以通过人工受精而怀孕。利用这一技术还可以对丈夫的精子进行基因检测或修正,避免下一代患上来自父亲一方的遗传疾病。如果丈夫的精子确实无用,还可以利用其它男性的精子而受孕。总之,利用人工受精技术,成千上万个婴儿已经出生,诸如“名人精子库”等名目繁多的人工受精机构,在世界许多国家已经建立。
  (3)体外受精——亦称试管婴儿。许多夫妇在利用人工受精也不能生育的情况下,利用试管婴儿技术,就能得到自己的孩子。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是在试管中,由精子和卵子自由结合,形成受精卵,然后植入妇女体内。今天已发展到第三代、第四代,即可以对精子和卵子进行基因检测、修正,实施精子核、卵子核移植手术,也能对受精卵进行基因检测。对受精卵做过基因剔除手术的婴儿已于2001年降生。目前,全世界有几十名在受精卵阶段接受过基因检测和手术的婴儿已经安全降临人世,这意味着改变、设计人类的基因已成为现实。
  (4)无性繁殖——克隆人。这种生理结构和遗传结构同供体一样的婴儿在人类生育史上既是一场革命,也引起了最激烈的争议。美国科学家扎沃斯声称,将于2002年内让妇女怀上克隆人胚胎。意大利人塞维里诺·安蒂诺里更进一步声称,2002年内3名利用克隆技术而受孕的妇女就要分娩。总之,科学家普遍认为:克隆人的技术条件已基本成熟,克隆人的降生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5)人造子宫技术。利用人类的某些干细胞,可使之长成子宫,从而实现胎儿体外生长。美国的研究人员让人类胚胎在人造子宫里生长到14天,只是由于法律的禁止,他们才终止了这一试验。日本顺天堂大学的桑原教授制造了一个类似子宫的装置,使一个山羊胚胎在里边成活,生长了几个星期。许多科学家认为:再过几年,就能实现人造子宫维持胎儿生长9个月,这预示着:人类的自然生育方式将要终结,没有母亲以及没有代理母亲,人们也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6)人和其它动物的混种生物也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由于人与高级哺乳动物的基因95%以上具有一致性,人与猩猩类动物的基因差别只有2%,技术上搞人与动物的混种生物,不会有大的问题,不过,由于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以及各界人士的坚决反对,目前还没有人公开研究人和动物的嵌合体。然而科学家进行的各种试验活动以及不断取得的进展,使人与动物的混种生物越来越有可能产生。随着研究工作的步步深入,技术手段的不断增强,人与动物基因的互换不断增多,长有翅膀的人以及会讲人话的高级动物,也许有一天真的会出现在这个世界。
  由于以基因技术为核心的生殖技术干预人类生殖的整个过程,导致受干预的人类生育相异于传统的人类生育。对于新生儿,传统生育基本上是生理遗传父母,生育父母和社会法律父母相一致;技术干预生殖后,使生理、生育和社会法律父母相分离,产生了错位和不一致,新生儿出现了身份危机,出现了传统文化从未有过的新的人伦关系。利用现有技术,遗传父母、生育父母,再加上社会父母,一个孩子最多可有7位亲人。
    2 基因技术干预人类生殖所产生的问题
    2.1 基因技术干预人类自然生殖方式的代价和危险性
  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观点,但有一点是大家所公认的:人类不能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地征服自然,否则,将会受到惩罚。今天,严重的环境问题,大多起因于人的行为不当,以及不能合理地利用自然。上述基因技术对人的生殖进行干预的6个方面,改变了自然生育方式,是对自然生殖的挑战和否定,也是人与自然的矛盾在人类生殖领域的表现。其结果同样不能令人满意:全世界2万名通过细胞质内注射精子法(试管婴儿第2代)孕育的儿童身上,出现了一些问题。1998年在比利时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1082名细胞质内注射孕育的胎儿中,每120名就有一名出现染色体异常,而自然生殖的比例是1:500。类似的统计,在世界许多国家进行,其结果具有惊人的一致性:试管婴儿出生时出现的身体缺陷比率远远高于自然生育的缺陷率。今年,英国遗传学监督组织发表报告指出:把转基因和克隆技术用于动物身上,会出现流产、早产、死亡和不孕。
  自然生育经过了千百万年的演化过程,从精子、卵子、受精卵到胎儿、新生儿,每一阶段都有其存在的必然性,都是和周围环境相适应的,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从而使人具有了较强的竞争力和适应能力。鉴于目前的科技水平和思维水平,人们未必能充分认识自然生育的充分合理性以及对人类生存的重要性,匆忙干预人的自然生育方式,特别是重组人体基因和克隆人,违背了环境对人的自然选择的规律,当自然灾难降临后,组合生物人有可能难以生存下去,滥用生殖技术,可能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
    2.2 哲学争议
  基因修改人、克隆人以及人和动物的混种已经成为现实,或将要成为现实。对人类生殖的全面干预,使人类生命的唯一性、至上性、神秘性从根本上被动摇,在技术面前,神圣的生命降低为一般物品,人似乎不是人的产物,而是技术的产物。基因修改人、克隆人、混种人可能是人类在深层本质上的“异化”,彻底的“异化”,是真正的人将人非人化。甚至有人认为基因技术全面干预人类生殖,是对生命的践踏和伤害,是一种犯罪行为。这些忧虑和恐慌促使人们对一些哲学问题进行追思。首先,究竟什么是生命?是细胞、受精卵、胚胎或是胎儿?对生命本质的不同理解,将影响人们建立不同的伦理规范和法律规范。其次,什么是人?人的本质是什么?不同的哲学派别对人的本质有不同的理解,对于基因技术干预人类生殖这一问题,每个哲学派别都遇到了新的挑战,都难以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在确定人的本质时最关键的两难窘境仍未摆脱:我们既不能把人的一系列明显的、固定不变的特征和特性作为出发点,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必然获得一个实体化的人的形象,而没有把人的存在方式的多样性以及历史的变化包括在内;但我们也不能把存在方式的多样性和它的历史性作为中心,因为这样会使人的本质融入一条变化不定的长河之中以致难以确定。”
  最后,人性是什么?这个几千年的

话题,现在又成为讨论的热点。不论是把人的属性视为社会性,还是把人的属性归结为理性、激情、善恶等,但都不能否认人的社会行为(即人性的具体表现)大都有其生理基础。基因理论和技术的进展说明,改变人的基因,就能改变人的智商,改变人的社会行为,亦就是说:人性是可以从生理上改变的。问题是:生理属性和社会属性究竟哪一个更为根本,二者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如果改变人的生理基础,就能改变人的一些社会行为,比如:暴力攻击行为、盗窃行为等,我们是否应该在受精卵阶段,甚至是精子或卵子阶段,就对这些不良基因加以筛选、改造;以及谁有权力这样做。与上述哲学问题相关的还有:人类充当上帝的角色会给人类本身带来什么影响?怎样处理好科技理性和价值理性的关系?这些问题的提出,冲击了目前人类关于生命是神圣的、宝贵的,生命的本质、人的本质、人性等传统的价值观、人生观和生育观,传统的哲学观念、价值理念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2.3 伦理道德问题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