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管理科学论文 >> 正文

入世后我国石油安全储备战略研究

时间:2006-11-26栏目:管理科学论文

    0 引言
  1999年,我国对石油和石化行业的管理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组建了中国石油集团和中国石化集团,形成南北竞争的格局;2000年,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两家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分别在境外上市,标志着我国石油行业管理体制已步入市场化和国际化的轨道。石油行业经营的不仅是国家的自然资源,而且是投资者的财富;不仅肩负着国民经济的能源供应,而且力求投资者效益最大化目标的完成。在新的经营环境下,风险、收益、安全等经营理念展开了较量,保守的安全和激进的风险都是不可取的,我们应对安全的边际和适度的风险展开深入的研究。
    1 研究我国石油战略储备和产业安全问题的必要性
  (1)国际石油市场原油价格波动剧烈,我们缺乏安全经营的经验。受"9·11"事件的影响,国际石油市场价格进一步降低,2001年10月,美国纽约、英国布伦特、亚洲迪拜等国际石油交易市场的原油现货价格分别降至22.10、20.49和19.63美元/桶,比去年同期下跌30~40%,这对美国来说可能意味着大量进口以扩大储备,对欧佩克可能意味着限制原油产量,因此,我国能否在动荡的国际市场环境中求得国民经济、政治与军事的安全是我国加入WTO后面临的新课题。
  (2)我国国民经济的高速增长需警惕能源危机的风险。21世纪,还将是我国国民经济的高速增长时期,石油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与支柱,20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我国国民经济都曾因为石油供应不足而受到巨大影响;60年代和70年代因为有了大庆、辽河和胜利油田才使我国的能源供应有了保障;90年代,因为西部的天然气发现才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但是,这种对本国资源的单纯依赖不是积极的能源发展战略,我们引进外资合作开发石油资源,意味着外资对我国资源的部分拥有,而我们走出国门合作开发国外资源意味着我们对外国资源的拥有,这种资本与资源的结合,国内与国外的融通,给我们的经济安全问题注入了新的内容。
  (3)石油产业安全是政治和军事安全的基础。20世纪发生过的所有战争几乎都与能源有关,反映了帝国主义掠夺资源、瓜分世界的暴行。近期的阿富汗战争同样对世界石油业产生了巨大影响,一定意义上,战争为了石油,战争又必需石油。战争是实力的较量,实力是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的结果,但是,在开放的经济系统中,实力不是静态的存量,而表现为产生流量的能力,因此,研究能源供应的动态和开放系统就至关重要。
  当我们站在资源的可耗竭性立场上时,我们会始终保持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即为当代人和后代人来谋求福利的要求是平等的。当我们站在国际化市场经营角度时,石油产业的经营首先存在一个安全问题。国民经济增长对能源的依赖是永恒的课题,因而,石油产业的经营不仅是一个商业行为,也是一个保证国家政治安全、社会繁荣的政治行为,我们的研究目标是用商业手段来完成肩负的政治任务。
    2 国外石油安全储备战略评述
  (1)日本的石油安全储备战略分析。日本是世界第四大能源消费国,但却是能源生产小国,其国内能源资源极为贫乏。日本能源消费以石油为主,形成了“能源需求高度依赖石油,石油高度依赖进口,进口高度依赖中东”的畸形能源消费结构。日本石油消费的数量很大,自给率很低,99.6%靠进口,其中又有77.3%是从中东地区进口。这意味着日本经济极易受到石油价格上升和石油供应中断的冲击,特别是更易受到中东地区政治局势变化的影响。1973年的中东战争触发了第一次石油危机,使日本经济陷入了混乱。1991年的海湾战争,又一次使日本认识到确保石油稳定供应的重要性。因此,日本的石油安全问题历来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
  早在1963年,日本产业结构审议会综合能源小组的报告就提出:储备一定量的石油,以应付临时性的供应不足,纠正供求不平衡,作为转变供应来源之前的衔接性措施,保证稳定的能源供应的需要。1979年前,日本的石油储备完全是由民间储备完成的,采取的是民储官助的形式。1979年后,国家储备建立并快速增长,形成官民并举格局。进入20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石油储备达到5000万立方米,民间储备达90天消费量的水平。
  日本的石油储备除以法律形式强制执行外,更明显地表现为商业手段的促进。表现为:
  第一,建立石油专门帐户。先是为煤炭、石油和其它能源政策的实施设立了专门帐户,后称石油专门帐户。此后,政府石油储备所需的资金,主要是靠1978年设立的石油税筹集的,这个税对所有的原油和进口的石油产品征收,后来又对LPG和LNG征收。1995年,石油税大约为2040日元/千升,累计征收了5270亿日元。其中用于石油方面的约为4910亿日元,分配情况是政府储备3380亿日元,民间储备77亿日元,石油开发等1452亿日元。
  第二,给予财政投资和贷款。为完成国家石油储备计划,日本政府还采取财政投资和贷款措施。这些资金是通过政府和国家信贷部门筹集各种公共基金而来。1995年这些投资和贷款达到7490亿日元。
  第三,国家财政政策支持。为维持私营石油企业的石油储备,日本政府采取了强有力的支持措施:A.向日本石油公司(JNOC)提供低息贷款,以购买、储备所需的石油;B.由日本发展银行提供低息贷款,来建造、维护和修理储备设施;C.由JNOC对联合储备公司提供股权投资和建造储备设施所需的贷款;D.允许石油储备设施加速折旧。为维持政府储备,日本政府采取了以下措施:A.由JNOC购买储备所需的原油;B.由JNOC购买储备基地需要的土地,然后租给国家储备;C.JNOC投入70%的股权资金,用于日本国家石油公司的储备运营;D.由来自石油专门帐户的资金支付储备基地设施使用费、私人储油罐租赁费、技术研究费、以及土地税等。
  (2)美国的石油安全储备战略分析。美国既是石油资源大国,又是石油消费大国。其石油储量排名世界第十,石油产量排名第二。同时也是世界头号石油消费国和石油进口国,其石油消费量和进口量占世界的1/4。1996年石油进口占消费量的比重已超过50%。因此,美国各届政府尤其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都表现出对石油安全储备的关注,且具有政策的连续性,这些政策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调整能源结构,减轻对石油的依赖。第一次石油危机后,缩小石油在美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一直是各届政府的努力方向。石油消费和进口的绝对数量得到控制。1995年石油消费量为8.07亿吨,低于最高消费年份1997年的8.66亿吨;同期,石油进口量基本持平,都是4.35亿吨左右。
  第二,调整石油进口来源,减少从不安全地区进口。西半球历来被视为美国的“后院”。石油危机后,美国增加了从西半球的石油进口。欧佩克主要成员国所在的中东和非洲,被视为政治危险地区,美国从这两个地区的进口减少了许多,而且美国分别于1983、1991和1992年停止了从利比亚、伊拉克和伊朗的石油进口。
  第三,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节能。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节能,是历届政府能源政策重点之一。1985年,美国GDP比1973年增加31.9%,能源消耗并没有增加;1990年,美国GDP比1973年增加51.5%,能源消费量仅增加9.2%,1

995年GDP比1973年增加72.8%,能源消费量只增加17.5%。
  第四,增加国内石油战略储备和商业石油储备。1975年福特总统在任时,美国即开始筹建石油战略储备。最初的储备目标为7.5亿桶,布什上任后又将此目标提高到10亿桶。1996年的实际储备量已达到5.92亿桶。海湾战争时期曾动用石油战略储备3000万桶,对稳定当时油价和供应起到了重要作用。
  美国国内的商业石油储备早已有之。1995年初,美国国内各种石油储备量为16.53亿桶,比1973年增加72.5%,这些储备对调节市场有很大作用。每周由美国石油协会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