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人口与西方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请忘记大西洋两岸有关贸易、伊拉克、《京都议定书》或者国际刑事法院的分歧。这些分歧已得到详尽的公开讨论。存在差异的一个领域尚未获得其应得的关注:人口。50年来,美国和西欧国家被统称为富国,分享同样的人口基本特征:人口数量稳定,生育力很低并且不断下降,老年人口不断增加。在这个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里,情况确实如此。可是,20世纪80年代,大西洋两岸开始走不同的路。起初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人口变化是缓慢的。可是,这种影响也是冷酷的,而且,现在已开始显露出来。
  200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包含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美国人口的增长证明比1990年人口普查时任何人所预期的更迅速。有关究竟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目前存在争论(争论不久将变得更激烈)。没有疑问的是与欧洲的差距开始明朗化。美国的生育率不断上升,欧洲的生育率不断下降。美国的移民人数超过欧洲。美国移民人口的繁殖后代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更迅速。美国人口很快将变得更年轻,而欧洲人口正在不断老化。
  除非情况发生实质性变化,这些趋势在未来几十年内将加速发展,从而进一步扩大大西洋两岸的差距。到2040年,或许更早,美国将在人口数量方面赶上欧洲,并将开始显得与欧洲截然不同(令人担忧的是,在许多方面显得截然不同)。
  1950年,西欧人口超过美国整整一倍:3.04亿对1.52亿(本文使用的是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欧洲”定义,包括所有冷战时期非共产党执政的国家,组成欧盟的15国是一个略微小一点的样本,这15国1950年的人口为2.96亿)。大西洋两岸都看到其人口在生育高峰期间急速增长,接着,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之前放慢了增长速度。即使现在,欧洲的人口数量仍明显超过美国。
  然而,20世纪80年代,某种奇怪的情况开始发生。美国的生育率——一个妇女在有生之年可能生育的子女的平均数量——突然开始扭转其下降趋势。1960~1985年,美国生育率的下降快于欧洲,降至略低于欧洲的1.8,远远低于2.1的“更替水平”(Replacement  Level)(保持人口稳定所需的生育率)。到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生育率已经反弹,恢复到了略低于2.1的标准。
  没有人完全知道原因何在。生育率恢复的部分原因是由于移民中间的生育率高于平均水平。可是,这不是全部原因:土生土长的白人和黑人中间的生育率也上升了。即使不可证实、但看来最合理的解释或许是,较高的生育率是20世纪90年代经济繁荣外加所谓的“社会信心”——美国是一个能够养育更多孩子的好国家——的产物。
  美国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少数像挪威这样的北欧国家也遵循类似的轨迹。可是,生育率的上升是十分不寻常的。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国家最近都经历了其生育率的下降,而且,大体上国家越是富裕,生育率的下降就越是大。联合国人口部的哈尼娅·兹洛特尼克(Hania  Zlotnik)说:“美国在人口方面是世界上主要的例外者。”
  与此同时,欧洲的生育率继续下降。20世纪80年代中期,欧洲生育率已经略低于1.9,目前已不到1.4,预计至少在今后10年内将继续下降。在某些国家——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生育率已降至1.1至1.3。
  公正地说,这些数字或许夸大了大西洋两岸长期的人口差别。别忘了,1970~1985年,美国生育率略低于欧洲。当时发生的情况看来不是美国人所生育的孩子普遍减少了,而是一代妇女推迟了生儿育女。这压低了1970~1985年美国的出生率,转移了半代人的出生浪潮,使20世纪90年代的出生率高得异乎寻常。同样的人口转移目前正在欧洲部分地区、尤其是在生育率最低的地中海沿岸国家发生。在这些地区,许多妇女同样只是推迟怀孕。随后,在大约2010年后,一旦她们有了孩子,欧洲的生育率将回升。
  可是,就美国的生育率来说,惊人的不是它的上升和下降,而是它上升了这么多——离更替水平只差一点点。此外,就欧洲的生育率来说,惊人的是它下降了这么多,降到了远远低于美国的水平。这也是有人认为欧洲生育率不可能像美国那样强劲恢复的一个原因。
  联合国承认,在未来几年内,美国与欧洲之间生育率的差异将继续存在。美国的高生育率有望保持相对稳定。欧洲的生育率应能恢复一点,但不会使美国与欧洲之间的差距缩小。这种差异的结果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已经很明显,接着将变得更明显。
    绝对数字
  2000年,美国的人口应为2.75亿。至少这是1990年人口普查的居中推算所预测的。2000年的人口普查证明,美国人口的实际数量为2.81亿,甚至高于从1990年起的一系列高端推算。这种事态的一部分是由人口变化以外的因素造成的:比如说,计算方法的改进。可是,这不是全部原因。新的人口普查证明,移民人数高于所预期的,而土生土长美国人的出生率也上升了。随着时间的推延,这种较高的生育率将产生更大影响。到2040年,利用新的人口普查的一系列中等推算,美国人口将超过欧洲。这种预测已经证明太低。根据一系列高端推算,美国人口赶上欧洲的交汇点出现在2030年之前。诚然,这种推算所依据的是有关生育率的高端假设——2025~2050年高于2.5。可是,如果这种推算证明是正确的,到2050年,欧洲人口将达到3.6亿并且不断减少,美国人口将超过5.5亿并且不断增加。5亿人:换句话说,美国的人口规模将是目前的两倍。欧洲的人口规模将小于美国。显然,对未来50年人口增长的直线推算必须有所保留。但这些数字仍是令人吃惊的。
  欧盟的委员们喜欢自吹自擂地说,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因此,他们在贸易谈判中要求获得与美国同等的地位。一些人也认为,由于人口相等,欧元有一天将成为与美元对抗的国际储备货币。
  可是,让我们暂时假设,美国人与目前一样,人均仍比欧洲人富裕大约1/3。一系列高端预测意味着,2050年的美国经济仍将超出欧洲的经济规模一倍以上——而且,与这种优势相似的某种东西仍将继续存在,即使你假设,到那时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已加入欧盟。全球经济力量的天平将出现根本的倾斜。由于拥有4亿至5.5亿富裕的消费者,美国市场对外国公司来说无疑比如今更重要。而且,如果情况真是这样,美国企业的经营惯例——不管他们如何摆脱目前的不景气状态——可能变得更具有支配地位。
    移民仍将蜂拥而至
  美国人口增长的一部分是由较高的生育率推动的。其余部分来自移民。在过去10内,美国接纳了1100多万移民。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移民人数分别为600万和700万。新移民的实际数字或许更高,因为这种数字也许没有计入非法进入美国的大约800万至900万人。一些人可能回家了,另一些人可能被驱逐了,但那些留了下来的人对美国人口的不断增长作出了直接或者间接(也就是通过其子女)的贡献。非西班牙裔白人的生育率略高于1.8,黑人的生育率为2.1,而拉丁美洲裔美国人的生育率接近3.0——高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因此,从总人口的角度来看,较高的移民人数具有双倍价值。
  这是美国总人口将继续增长的一个原因,但或许不像最高的估计所认为的那么多。许多新移民来自墨西哥。如果墨西哥自己的生育率迅速下

降的人口模式不发生变化,拉丁美洲裔美国人的生育率也势必下降,但它仍将是很高的。
  当然,欧洲也经历过移民兴旺的时期。事实上,1985~1995年,进入欧洲的移民略多于进入美国的移民(但由于欧洲的人口更多,美国的移民率更高)。可是,最近欧洲的移民人数下降了,这也许反映出进入欧洲的障碍增加。但是,总的说来,自1950年以来,欧洲接纳的移民远远少于美国。大多数人口学家预测,在未来几十年内,欧洲的移民将大大少于美国。
  移民人数的差异不仅增加了美国与欧洲相比的人口,它也使美国看上去越来越不同于欧洲。白人在美国成年人中占据优势,在欧洲人口中也是如此。黑人和棕色人种的儿童占儿童人口的大多数。即使现在,在移民人数最高的美国一些地区,诸如洛杉矶和休斯顿,拉丁美洲裔人也占所有14岁以下儿童的一半。在未来一二十年内,随着大量拉丁美洲裔人进入生育高峰年龄,美国人口中拉丁美洲裔人的比例将激增。
  这种事态可能对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