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世纪之交欧洲社会党的变革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近年来,欧洲政治舞台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各国社会党纷纷亮出改革的旗帜,形成了一股不小的改革浪潮。这股改革潮流绝非空穴来风,它与经济全球化、欧洲一体化和科技革命的浪潮相呼应,体现了社会党对在上述因素推动下发生的深刻社会变革和种种压力的应对。对这股社会党变革的浪潮进行研究、思考,无论对于把握世界发展大局,还是提高我们党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都是极有意义的。
  一、欧洲社会党变革的原因
  欧洲绝大部分社会党都在强调,在当前形势下党必须进行自身的变革。例如,法国社会党认为,在当今社会深刻变化的形势下,社会民主主义的“现代化”势在必行。社会党一方面要忠于自己的价值观,另一方面要实现“思想和方法的现代化”。德国社民党强调要进行“党的改革”,“革新党的组织、机制和工作方式”,加快“党的现代化”步伐,以应对新世纪的挑战。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承认,党虽已执政17年,但现正处在比较艰难的阶段,国家的开放、资金的自由流动、社会阶级结构的变化、欧洲一体化等都要求党对一系列重要问题作出新的回答,否则,党在下一届选举中就有失败的可能。在2000年大选中失去执政地位的奥地利社会民主党认为,最大教训在于“同选民尤其是年轻选民的联系和交流削弱了”,因而把党自身改革提上日程。显然,欧洲社会党普遍有强烈的危机感。
  经济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浪潮的推动,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是欧洲社会党产生危机感和“变革”紧迫感的最根本原因。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一方面延伸了政党政治活动的领域,使跨国政党组织、政党间的国际合作发展起来,另一方面也使民族国家政党的影响不断受到限制。这给政党提出了新的课题。例如,在全球化条件下,是否意味着要放弃在维护劳动者利益方面已经形成的成果?承认国际社会的标准,是否会导致社会公正的降低?加入经济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进程,是否在向自由资本主义让步?这些问题,对于社民党长期标榜的“自由”、“平等”、“公正”、“互助”等传统理念和实现手段都形成了冲击和挑战。
  经济全球化和科技革命导致了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直接影响到社民党的社会基础。传统工人迅速减少,只占人口的不到5%,取而代之的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社会群体。这些群体的规模越来越小,越来越分散化。政治上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社会职业和政治观点之间、利益和价值观之间的联系日益疏远。过去那种工人拥护社民党,资本家拥护右翼党的大分野已经变得模糊。同时,社会结构的变化也使得人们的身份日益复杂,越来越多的人兼有几种身份。西方社会通常用“中间阶级化”来形容这种变化。一项民意调查表明,德国西部50%的工人和80%的职员自认为属于“中间阶层”。政党为争取这个庞大人群而相互竞争,使各政党的意识形态不可避免地出现“中间化”趋势。各类政党政策更多的只是角度不同、重点不同,而没有根本性的区别,相互间已经难以提出截然相反、泾渭分明的替代方案。这进而使选民对选择政党失去兴趣。社会党承认,党员人数在下降,党的固定选民人数也日益减少。那种按照政党的直接关系到人们福利的具体主张和政绩,而不是纲领来选择投票取向的“流动选民”不断增加。德国社民党的党员数量在过去20年里减少了近25万,平均每年减少1.2万多人,减少幅度为原来党员总数的1/4。
  与此相应,党员队伍的年龄明显老化,使社会党感到后继乏人。由于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鼓励了人们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人们的自我意识强化,社会生活越来越个性化。特别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对与己无关的政治问题不感兴趣,党派活动对他们缺乏吸引力。据统计,德社民党内35岁以下的党员只有8万人,占党员总数的10.6%,50岁以上党员的比例则增加到58.1%。
  科技革命使现代信息通讯技术迅速发展,媒体的作用显著增强,也给政党带来了新的课题。发达的媒体使人们获取信息的速度大大提高,参与政治的途径更加直接。网络技术不仅打破了特定社会阶层对政治信息的垄断,而且打破了国界对信息扩散的限制,实际上在许多方面取代了过去由政党来体现的某些功能。人们不再把参加政党作为获得信息的渠道,而往往直接借助于媒体,政党的教育、宣传功能因此受到限制甚至部分丧失。特别是社民党,在组织上有结构严密、层次较多的特点,过去在动员党员和选民方面存在巨大优势,现在也因决策程序长、信息传递速度慢而变成了劣势。这些都使传统的通过政党来参与政治的模式显得不合时宜。此外,代表各种利益的非政府组织大量出现,也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政党的功能。
  正是这些因素和条件形成的多方面压力,使欧洲社会党纷纷行动起来,寻求变革。法国社会党近年来把很多精力花在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增强党的内聚力上。德国社民党在1999年12月召开的党代会上决定修改党的纲领,为此全面展开了全党大讨论。党的总书记明特费林提出改进党的工作的8点建议,其中包括党员直选党的议员候选人等内容,在德国各大党、政治学界及舆论界都引起了巨大反响。该党在2001年10月召开党代会,进一步讨论了包括“党的改革”在内的许多重要问题。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召集一系列研讨会,就党的问题进行广泛研讨,并准备在此基础上制定新的竞选纲领。泛希社运2001年5月作出决议,决定启动“党的革新和重建”进程。党的领导人强调,这个进程直到2002年召开党的六大都不会结束,而且永远也不会结束,因为改革应是连续不断的。总的看来,欧洲社会党为适应形势变化而进行自我变革的要求,气候已成,变革之风正在兴起。
  二、基本价值观维持不变基础上的变革
  欧洲社会党的变革,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在“基本价值观保持不变”的前提下进行的。这是目前这股改革浪潮的一个基本特征。像社会民主主义、多党制等,都是社会党一再声明要加以坚持的。德国社民党强调,“自由”、“公正”、“互助”仍然是党的三项基本价值。法国社会党明确表示,要继续对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反对新自由主义,捍卫社会民主主义的价值观。该党还提出了“现代社会主义”理论,以示和英国工党的“第三条道路”相区别。泛希社运的领导人反复强调,党的性质从建党到现在都没有变,将来也不会变,这是必须坚持的原则。
  在这个前提下,欧洲社会党的改革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在这种条件下对党进行的变革和调整,总体上具有灵活、务实、目的明确的实用特征。法国社会党对“改革”的解释是:要以新的方法为传统价值观服务。德国社民党基本价值委员会副主席托玛斯·迈尔教授说:“改革的重要目的是提高党的行动能力,激发人们参与政治的积极性。”他强调,改革党的工作方式,不是要照搬美国政党的制度,而是要使党和选民保持更经常的联系。泛希社运书记强调一方面党的原则、宗旨不能变,另一方面党又必须适应变化了的情况。德国社民党专门就党的基本纲领问题展开广泛的讨论,重新理解指导党的基本路线的“自由”、“公正”和“互助”三项基本价值。通过讨论,党内多数的观点是:不放弃基本价值观,但要“延伸对基本价值观的理解”,并根据新形势、新变化,努力寻找实现基本价值的新手段。例如对“公正”的看法,社民党强调,传统的“公正”观往往把公正理解为“分配和结果的平等”,而“在全球化了的世界经济的天平上”,这种“令人骄傲的、在民族国家屋顶下保证社会公正的相关制度已失去了以前那

种分量”。新的“公正”观应该首先强调“机遇公正”和“起步条件的公正”,“不断地体现机遇平等并保障个人有自我发展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出现结果上的“有限的不平等”,实际上也应认为是公正的,而且是推进发展的“动力”。
  (二)党的组织运行机制的改革,是社民党变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一些党将之概括为“党的民主化”。在这方面,各国党都有一些具体设想和做法。德国社民党允许各级党组织成立各种论坛,允许这些论坛向同级党代会提交提案、派送代表等。该党强调保留党内公决形式,以使每个党员都有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在党的总书记明特费林的8点建议中,还提出了由全体党员,而不只是由党代会代表投票决定党的总理候选人的主张。法国社会党1997年把过去第一书记由党的执行委员会选举改由全体党员直接选举,把党的各级议员候选人由过去自上而下的指定改由地方党组织选出,并把届中召开党的全国代表会议的做法制度化。奥地利社会民主党认为,党在2000年大选中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党内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