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新帝国论”——21世纪美国全球称霸的理论范式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九一一事件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美国,而且也深深地影响着世界。如果说冷战的结束为美国推行称霸世界的全球战略提供了新起点的话,那么九一一事件则为美国将这种战略全面付诸实施创造了历史机遇。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在进行反恐战争的同时,将冷战结束后10年间全球战略探索的成果理性化,开始形成21世纪美国全球称霸的理论框架。在此背景下,“新帝国论”出笼了。“新帝国论”建构了美国21世纪称霸世界战略的理论范式,将对世界战略态势的演变和政治秩序的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超强实力膨胀“帝国”心态
  20世纪90年代是美国经济科技迅猛发展、综合国力显著增强的10年。此间,美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为3%,企业盈利率为10%,股市增长率高达17%。2000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突破9万亿美元大关,超过了欧盟15国的总和。在整个90年代,美国经济竞争力连续8年保持世界第一。虽然200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出现衰退,但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02年8月12日发表的全球经济100强的最新统计,美国2001年GDP达到9.8万亿美元,美国的GDP占世界GDP的比重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23%跃升为今天的超过30%。今后一段时期内,美国综合国力还将呈相对上升的趋势。
  以强大实力为支撑,“新帝国论”在美国应运而生。2002年1月29日,布什总统发表《国情咨文》,将伊拉克、伊朗、朝鲜列为“邪恶轴心国”。布什在演讲中宣称,美国将承担起“领导世界的责任”,对邪恶轴心势力、恐怖主义势力和其他挑衅美国的势力发动全面打击。这是美国首次发出的“新帝国论”的信号。2002年4月7日,英国首相布莱尔外交政策顾问罗伯特·库帕出版了一本名为《世界秩序重组》的小册子。在这本书中,库帕频繁使用“新帝国主义”这个词汇,提出为了对付恐怖威胁,美英等国应确立能以军事手段介入世界任何角落的“新帝国主义”,认为“恢复世界秩序是自由民主主义的任务”,“要使落后国家的文明和统治获得新生,就需要新的殖民政策”。他甚至宣称:“帝国主义的机会和必要性同19世纪相比没有任何改变。”(注:[日]《赤旗报》2002年4月8日。)
  布什讲话后,美国官方大肆宣扬“新帝国论”。4月5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在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发表题为“反恐战争与美国对外政策”的演讲,在演讲中赖斯认为,九一一事件后的世界给美国带来的不只是巨大的威胁,而且有巨大的机遇。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应该把握机遇,主动出击,建立新的国际秩序。6月1日,布什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讲,对“新帝国论”做了更加详细的阐述。布什指出:“面对新的威胁,需要新的思维”,这个新的思维就是实施先发制人和统一价值观。布什把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邪恶轴心国”、恐怖势力列为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主要目标(注:新华社华盛顿2002年6月1日英文电。)。9月20日,布什执政后公布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正式把“先发制人”确定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布什政府“先发制人”战略使“新帝国论”成为美国称霸世界的理论范式。“新帝国论”的问世标志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全球战略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新帝国论”的理论支点
  美国的“新帝国论”有其深厚的理论渊源。这一理论流行于冷战结束后,在21世纪初被美国政府正式接受和确认。“单极稳定论”、“先发制人论”、“主权有限论”、“民主和平论”是“新帝国论”的四大理论支点。
  “单极稳定论”。这一理论由美国著名的政论家威廉·C·沃尔弗斯于1999年在《国际安全》杂志第5期上发表的《稳定的单极世界》一文中首先提出,后被美国政府正式接受。这一理论认为,随着苏联的解体,世界政治关系和权力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美国成为仅存的超级大国。无论从定量还是从定性的分析上看,美国在世界政治结构中的权力优势都是“史无前例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大国或大国集团能够单独与美国进行全球抗衡,因而形成了一超独强、没有对手的世界权力结构和力量对比关系,导致了现代国际关系史上未曾有过的“单极时代”。由于美国绝对优势地位的确立,就使过去长期以来对国际体系中领导地位争夺这一导致世界冲突的根源将不复存在,使世界出现一种“单极力量主导下的稳定与和平”,美国的实力越突出、越强大,在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就越稳定、越和平。按照这一理论,如果单极是稳定的,那么维护单极所采取的一些手段(包括战争)也是“有利于稳定的”,因而也是“合法”的,这就是“单极稳定论”的内在逻辑。
  “先发制人论”。布什于2002年6月1日在西点军校的演讲中首次正式提出了“先发制人论”。他指出,为了对付许多意想不到的威胁,美国必须“做好必要时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捍卫我们的自由和保护我们的生命的准备”。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布什政府正式将“先发制人”确定为美国的安全战略。这一战略新概念的提出,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推行了半个多世纪的“遏制威慑”战略发生了重大改变,已被“先发制人”的进攻性战略所取代。从布什政府的言论来看,美国“先发制人”新战略概念包括三个基本内容:(1)“先发制人”战略实施的主要目标是恐怖主义活动的地区和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有时为了捍卫“自由”,也需要对某些特定对象实施“先发制人”打击,这样,美国就需要“不断制造敌人”。(2)“先发制人”战略主要以战争手段来实施,这种战争从本质上讲绝不是一种消极的自卫和被动的反应,而是一种“预防性干预”和主动出击,“美国将在威胁完全形成之前就采取行动”。(3)“先发制人”战略的实施表现为典型的单边主义,无论国际社会是否接受,联合国是否授权,其行为是否符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美国政府一旦锁定目标,就将果断出手。可以看出,“先发制人论”是“布什主义”的主旨与核心。
  “主权有限论”。美国政府认为,凡是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准许恐怖分子在自己领土上开展恐怖活动的国家,以及专制政权践踏本国公民最起码权力的国家,都不可能指望得到国际法所赋予的主权的完全保护;这些国家的主权是有限的;为了消除危害世界的隐患,美国就应采取一切手段进行干预;美国采取一切手段进行干预的权力是无限的。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办公室主任查理德·哈斯认为,“在各国拥有的主权当中,应附带不能杀害本国国民和不支持恐怖行动等一系列义务。不能实现这一义务的国家应被剥夺主权和不被干涉的权力。美国等其他国家应被赋予进行干涉的权力。”(注:[美]《纽约人》杂志2002年3月号。)这一理论实际上是推行“人权高于主权”、“反恐高于主权”,借人权和反恐之名行谋求霸权之实。
  “民主和平论”。这一理论认为,“民主国家是不会发生战争的”,这主要是由“民主”政治制度的约束机制决定的;转型中的“民主国家”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较大;而“非民主国家”则频繁地发生战争;“民主国家”不能回避与“非民主国家”的战争,“民主国家”在继续维护世界民主和平的同时,要以战争的方式帮助那些“非民主国家”重建民主,通过民主的建立,在“非民主国家”实现和平。2002年6月1日布什在西点军校的演讲中公开宣称,为了“支持人类自由的和平”,就必须对那些“恐怖主义和暴君的

威胁”发动战争。因此,“民主国家”对“非民主国家”进行的军事打击和战争是实现民主和平的“崇高使命”。这就成为美国奉行新干涉主义政策的重要依据。
      21世纪美国“新帝国大厦”的基石
  美国谋求的“新帝国大厦”是人类迄今为止实力最强、影响最大的世界权力结构模式,军事、经济、文化构成了美“新帝国大厦”的三块基石。
  (一)“军事帝国”是坚强支柱
  无论美国的“帝国”战略怎样的新,军事实力和军事手段仍将是“帝国”战略的支柱和堡垒。在具体推行这一战略的过程中,发生了不少新的变化。《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明确指出,美国将保持其在世界上最强大的、能够打败任何对手的军事力量,绝不允许任何国家对其第一军事大国地位构成威胁。
  重新审视美国安全,确立新的安全观念。按照传统的安全观念,美国可谓是当今世界最安全的国家。支配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本理念有两个。一是“地缘安全论”。美国历届政府和美国民众都以它所处的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