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欧盟与北约:壮大还是虚胖?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从数字来看,欧盟得到壮大是毋庸置疑的。目前的欧盟有15个国家、3.5亿人口,如果再加上南欧和中东欧的10个国家,就将发展成拥有25个主权国家、共4.5亿人口的庞大联合体,所有这些国家目前的国民生产总值之和为9万多亿美元,接近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将成为美国不可小视的一大力量。尽管欧盟扩大的前景仍然具有难以驾驭的不确定性,但其积极因素却不容忽视。
  首先,扩大将有助于扫除贸易壁垒,建立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新老成员都将从中获益。在波兰等8个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后,欧盟将通过新规定和经济援助来加快和深化已有的经济和政治改革,这不仅会激活中东欧国家的经济,还可能使西欧国家重新焕发生机,为欧洲民主国家大家庭的未来提供一个更加乐观的前景。
  其次,像美国得益于大量移民进入一样,欧盟扩大将增加数以千万计的文化上相融、富有活力、勤勉且价格低廉的劳动力,而“这正是出生率和人口预测极低的欧盟老成员国在未来几十年里为保持现有经济活力水平所急需的”。不仅如此,更多具有不同文化背景、意识形态的人口的融入,也有助于遏制欧盟在过去几年里出现的极右倾向,如果土耳其、阿尔巴尼亚这样一些国家能够加入欧盟,欧盟就会在真正意义上建立一个超越民族和宗教的多元社会,而一个宽容的欧洲将是异常强大的。
  政治力量的强大也是引人注目的。如果新欧盟能够稳定自身的经济,制定出一种决策上前后一贯、政治上协调一致的机制,它也将成为国际事务中的一大力量:从地理上,欧盟将扩大到俄罗斯和原苏联的边境,如果土耳其加入,欧盟还将扩大到中东的中心地带;在联合国,欧盟将拥有25张选票,其中包括两个常任理事国(英国和法国)。而一旦俄罗斯更加靠近甚至加入欧盟,欧盟将不仅在安理会的最后决策中占据上风,而且将把“疆域”扩大到中国和日本边境,这个世界的力量对比将发生微妙的变化。
  但欧盟扩大也并非没有风险。一些欧洲战略家担心,在拥有25至30个成员国的欧盟内,决策将会变得非常困难,而文化、经济、政治和利益上的差异也将使得欧盟在采取一致行动时面临诸多困难。另一方面,欧盟扩大还可能引发一系列经济问题:新成员加入欧盟所带来的经济增长无法达到西欧的理想水平,而东欧国家也难以获得所期望的大量西欧投资;西欧国家的老百姓不愿把就业机会和资金转移到东欧,而东欧人民则期待着更多的工作机会,双方矛盾将日趋激烈;欧盟扩大有可能会使造成欧洲失业率高和发展迟缓的结构缺陷进一步恶化。此外,欧盟扩大还有可能会伤害一些制造商和农民的利益。很多德国人都担心,欧盟扩大也会面临德国统一的窘境:“1  +  1”并没有大于“2”。
      美欧:越行越远?
  美欧关系也将是欧盟扩大后需要面对的重大挑战。在“大西洋变得越来越宽了”的论调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时,欧洲改革中心的丹尼尔·基奥恩却“无法想像欧盟和美国这两大集团对打的局面”,在他看来,“欧盟没有试图采取不同于美国的立场,但它也明白,没有美国的同意,其实什么事也办不成”。欧盟和美国也许会发生外交争执,但一些欧洲人也还是承认,“最好是与美国合作而不是和它唱反调”。
  现实确实令欧洲人感到尴尬。自1991年以来,美国与其欧洲盟国的实力差距日益扩大,到了2002年,这个差距已经使得欧洲盟国在美国心目中地位急剧下降。随着反恐战争的深入和扩大,军事实力成了美国评价欧洲最重要的甚至是惟一的尺度,大西洋两岸争议的主题则彻底缩小为欧美双方军队的技术差距问题。正如欧洲学者所说,由于美国过分热衷于武力解决问题,并且在战略上反复强调,结果得出欧洲不堪大用的结论,这反过来又强化了美国的单边主义选择。在美国人看来,盟国部队效率低下,难以有效地与美军并肩作战。更有甚者,2002年2月,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宣布,“(从此以后)使命将决定联盟,联盟绝不能决定使命”,从而彻底改变了原有的大西洋两岸的军事关系和心理关系。
  进一步说,大西洋两岸对军事实力的作用以及与此相关的价值观念都有着不同的看法,而且距离越来越远。在反塔战争胜利的鼓舞下,美国人越发强调要同强者而不是弱者对话,对自己的行动能力也越发自负起来,而欧洲人则坚持要同秩序对话,反对武力,提倡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美国人考虑的是开始并赢得战争,而欧洲人则热衷于讨论如何结束战争,缓解紧张局势。这使得美欧在伊拉克问题上和巴以问题上冲突不断,同盟关系受到严重挑战。
  而最为严重的是,大西洋两岸的文化裂痕也在不断加深。无论是在军事实力的重要性、使用武力的态度和前提,维护国际秩序的方式(对话还是强权)、对国际法和国际组织的尊重方面,还是在具体的环境、人权(特别是对待战俘)、巴以冲突、“邪恶轴心国”、如何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美国与欧洲都存在着巨大的分歧,而且许多分歧都有加剧的趋势。即便是在欧盟扩大和北约东扩的问题上,欧洲对美国也心存疑虑。布什总统自上台以来,就多次提出要加快扩大步伐,并要求欧盟和北约能够尽可能多地接纳东欧的前社会主义国家,从而“统一欧洲大陆”,在他的蓝图上,甚至还有中亚和高加索国家的名字。这引起了一些欧洲人的怀疑,他们认为华盛顿如此卖力地让欧洲扩大或许别有用心,因为欧洲变得越大,它的运转就越不协调,内部的关系可能就会越发复杂和多变,这将使得美国更有机会对一个松散的欧洲吆五喝六。基于这种疑虑,布什卖力地游说欧盟允许土耳其入盟显得十分可疑,这使土耳其看上去更像是美国送给欧洲的特洛伊木马。
  事实上,许多新近被邀请入盟的国家——尤其是波兰,还有捷克——也将使欧盟的亲美倾向更加明显。一名德国官员说,这些中东欧国家本质上是亲美的,它们的加入还意味着欧盟让自身及其不断发展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以反美为导向的努力结束了。德国联邦议院外交政策发言人弗里德贝特·普夫吕格尔更是直截了当地说,“中东欧国家会设法增强美国的影响力,它们对美国的依赖比对欧洲要重”。基于同样的考虑,北约由19国扩大到26国也扩大了美国的影响,即将正式加入北约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波罗的海三国等国都是非常亲美的,它们的进入实际上使得美国在北约更具号召力。
  在美欧角力的过程中,俄罗斯是关键性因素。在俄罗斯不再被视为最大的军事威胁后,美欧都在尝试着与这个昔日的敌人和平共处甚至携手前行。尽管俄罗斯与美国在过去一年里出现了短暂的蜜月状态,但本质上的冲突很快就表现了出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虽然升温很慢,但由于地缘政治和经济的联结,出于历史和文化的亲近,欧盟与俄罗斯关系的发展后劲显然是美俄关系所难以比拟的。
  在努力争取俄罗斯的同时,欧盟内部抗衡美国的呼声也日渐强烈起来。长期以来,似乎只有法国一再提议利用欧盟同美国抗衡,而现在,欧洲各国都接近同意法国的观点了。就连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也说,欧洲应当是美国的一个合作伙伴而不是仆人或者竞争对手,这被视为一种温和的批评。
  时间的推移也有助于美欧关系的调整。随着与美国有着复杂和深厚感情的人们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新一代人开始越来越大地影响到欧洲的未来。尽管建立欧盟的初始理由现在已不能在青年中有什么反响,但青年人会认为,为了使欧洲在世界舞

台上能让人们听到它的声音,利用欧盟是有好处的,而美国人的傲慢态度在具有历史荣誉感和现代个性特征的年轻人看来,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美欧关系已引起一些美国人的忧虑。美国地缘政治学家查理·A·库普钱提醒说:“(美国的新保守派)看到了欧洲的弱点,但并没有看到欧洲的力量。在世界上,欧洲现在是惟一有力量影响国际体系的发展方向的另一个地区。”在他看来,世界上的许多问题(不管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只有在欧洲和美国共同努力下才能得到解决,如果美国和欧洲洲在政治上发生分歧,那就会表现为北约和联合国陷入瘫痪,可能还会表现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陷入瘫痪,这都将是致命的威胁。
      欧盟与北约:相互重叠?
  有意思的是,北约东扩和欧盟扩大的决定几乎是接踵而至的。在欧盟大举扩张后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