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令人关注的北约战略调整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冷战后北约的几次重大战略调整
  冷战结束后,北约没有坐等解散,而是竭力寻找其在新形势下的“求生”之路。早在1991年5月,北约国防部长就决定:要以“全方位应付危机战略”取代“前沿防御战略”。同年底的北约罗马峰会对原来的军事战略作出大幅度调整,放弃了维系多年的“前沿防御战略”,从过去主要对付苏东集团转向“预防冲突和处理危机”,调整“灵活反应战略”,并决定成立“北大西洋合作委员会”,建立同前敌手苏联、东欧等前华约国家的联系机制,扩大双方在政治、安全等领域的磋商与合作,这使得北约实现了初步的转型。1994年北约布鲁塞尔峰会又进一步提出了针对前苏东国家的《和平伙伴关系计划》,邀请前敌手加入,前苏东绝大部分国家在随后的几年中先后加入该计划,同时还决定把维和和人道主义救援作为北约的重要职能。1997年,北约与俄签署《北约与俄罗斯相互关系、合作与安全基础文件》,重申双方不再为敌手,将加强双方在欧洲安全、维和、军控、反恐等领域的全面合作,并设立北约—俄罗斯常设理事会,成立了“欧洲—大西洋伙伴关系委员会”,还提出了北约东扩的重大战略计划,这不仅使北约基本摆脱了衰落的阴影,而且由于转型的及时和职能的迅速拓展,反而获得了进一步发展的机遇。1999年北约华盛顿峰会批准了“面向21世纪新战略”的概念,提出了北约“全欧化”,北约从集体防御转向防区外的“积极干预”、北约可不经联合国授权采取军事行动的新的指导思想。同时正式决定接纳波兰、匈牙利、捷克三国为北约新成员,并通过《北约东扩宣言》,宣称北约绝不会把任何欧洲民主国家排除在外,表示不久将进行第二轮东扩。2002年5月,北约与俄罗斯首脑正式签署了关于建立双边“新型关系”的《罗马宣言》,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取代过去的北约俄罗斯联合常设理事会,“19  +  1机制”让位于“20机制”,该协议的签署标志着北约与俄关系进入冷战后的一个新阶段,西方舆论称这标志着冷战的最终结束。这样,就进一步奠定了北约作为欧洲安全基石的地位,并在欧洲的现有安全构架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
      引人瞩目的布拉格会议
  近期特别是“9·11”事件以来,美国的单边主义恶性膨胀,在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斗争中北约被美弃置一边,关于北约边缘化的议论也开始抬头。正是在这种背景下,2002年11月的北约布拉格峰会将如何改造、调整北约,又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出于国际形势变化特别是美国反恐等现实需要,布拉格峰会确实对北约进行了重大的战略性调整:一是大幅调整北约职能,将反恐作为北约今后较长一段时期的中心任务。美国总统布什在会前表示:布拉格会议将产生一个新北约。何以能“新”?就是要在职能、任务与使命上进行重大转型,以能够应对国际恐怖主义这一新的挑战和威胁。北约秘书长罗伯逊也表示,此会是为了确定把北约的新职能与工作重点转移到对付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新威胁上来。今后,北约将围绕反对国际恐怖主义这一主题来改造和调整。二是实现了较大规模的新一轮东扩,将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罗的海三国一共七国吸收入盟,这是西方进一步巩固冷战成果,从战略上进一步挤压俄罗斯,实现以西方价值观一统欧洲乃至企图一统天下的重大举措。三是提高北约的军事能力。为此提出了要在2004年前组建2万人的北约快速反应部队,确立反恐军事思想,增强北约的反恐能力,包括情报、侦察、通信、运输、作战、后勤及危机处理等能力。四是改革北约现行的组织体系,精简指挥机构,增强大西洋两岸联系,加强北约内部的团结。可以说,布拉格峰会是北约历史上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对未来北约的定位和职能调整、发展走向,都作了一个原则性、方向性的定调,将对欧洲安全格局、世界安全形势乃至未来的国际关系产生重要影响。
      北约的未来发展趋势及其影响
  首先,北约从军事政治集团向政治军事集团演进的趋势没有改变,这一进程将可能加快。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战略的调整基本轨迹是从军事—政治的轴心向政治—军事的联盟发展。“9·11”之后,这一进程不仅没有停止,而且更加明显。主要表现在:一是北约大幅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从原来把俄罗斯视为敌手到视为伙伴和朋友,以至让俄进入20国机制。西方有人据此认为:“俄罗斯现在已经是北约成员国了,不论它是否拥有否决权”。二是加大北约东扩力度,凸显其西方民主俱乐部的特征。自1999年来,北约的活动更多地体现在政治上,尤其是通过吸纳前华约国家来巩固冷战成果,显示其民主旗手作用等。三是北约在定位上近年来显现出一种相对淡化意识形态的趋势。它原来纯粹以制度对立为出发点来制定战略目标,现已转向目标的多元化,如在1999年的北约新战略中提出危机处理、维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及反恐作为其主要任务,特别是反恐将成为北约近中期的中心任务。
  西方之所以要推进北约这一转型,一是由于北约的主要敌手苏联已经不复存在,发生大规模军事战争的可能性极小。二是在科索沃战争后,欧洲局势基本稳定,主要的任务已经转向重塑未来欧洲安全的新架构。三是自普京上台后,俄主动寻求改善与西方及北约的关系,北约与俄的对立明显和缓,北约转型具备必要的政治气候。
  其次,北约作为“防御联盟”的传统定位,从科索沃战争特别是“9·11”事件以来受到一定冲击,近来已经表现出向“积极干预”发展的趋势,未来是否会转变成一个如美国所希望的“进攻性联盟”,目前难以定论,这将受到许多因素的制约。自科索沃战争以来,北约的对外干预性能日益显露,曾一度在科战中大显风头,但也遭到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强烈批评和抵制。“9·11”事件以来,基于北约在反恐战争中的表现,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北约组织边缘化的论调。美国认为,原来的北约不足以应对当今的风险与挑战。针对北约的传统职能,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强调:“使命决定联盟,而不是相反”。美国认为,北约“防御性干预”的传统指导原则已不合时宜,“9·11”事件的教训表明,“进攻是最好的防御”。目前,北约国家特别是美国强调,要使北约今后能够生存下去,必须加速对其传统职能进行调整。但鉴于北约内部还存在分歧,特别是西欧一些成员国有不同意见,在布拉格峰会上没有就这一敏感问题作出结论。然而该会通过的相关文件已经预示:北约传统的防御性职能将有所淡化,“积极干预”和“主动干预”可能会成为北约的阶段性演进目标。
  再次,美国在北约未来调整及走向中的份量不是减轻而是相对加重了,无论北约如何改造,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它仍是美国领导西方、充当世界霸主的工具。回顾过去十几年,北约每一次的调整方针与思路均出自美国,也是在美国主导下一步步调整、改造过来的,如推出和平伙伴关系、制定北约新战略、确立北约与俄罗斯新关系等。北约作用和影响的发挥、存在价值的大小,同美国对该组织的需要程度有很大关系。近年来,美国经济、军事、科技实力显著增强,同其他大国相比优势明显,其单边主义行动和霸权气势日盛,对北约的需要有所下降,视北约为“工具箱”,因此,北约作用边缘化言论的出现主要缘于美国的态度和政策的变化。但总体看来,对美国来说,北约还有存在的价值,正如美国人自己所说:美国需要北约。这是美国参与并领导欧洲事务、控制欧洲的主要平台

,没有这一平台,美国就失去了制控西欧、遏制俄罗斯的直接工具。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北约不会消失,它还将以某种参与欧洲乃至超越欧洲之外的安全事务的形式而存在下去,如美国认为必要,其作用甚至会更加彰显。最后,北约改造与战略调整,牵动着大国关系特别是美、欧、俄三方关系的互动,并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未来国际关系的塑造。首先,由于反对恐怖主义是美欧俄的共同目标,把反恐作为北约今后一段时期的中心任务,对于从总体上密切或改善三方关系,推动大国关系趋向缓和无疑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反恐是凝结三方关系的一个最好的粘合剂,而北约是联结三方关系的一个最好的平台,特别是美欧同俄在北约内部的合作,其共同语言最多的、利益交叉最大的也就是反对恐怖主义。其次,北俄关系的大幅改善是影响未来北约职能调整的一个重要变量因素。俄罗斯进一步改善同北约的关系,是它向西方表明俄是否决意西倾的试金石。迄今为止,北约的存在特别是东扩战略,在相当程度上无疑是为了防范俄东山再起,遏制俄重新威胁西方。俄不是看不到这点,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