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经济制裁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经济制裁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经济制裁使人民遭殃
  在寻找伊拉克构成潜在危险的证据方面,布什政府只需观察美国自1991年以来操纵联合国制裁计划的全部记录。如果说最近10年来有什么国际行动无疑造成对美国的持久怨恨,那就是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内授意实行的制裁,这种制裁使伊拉克人民不必要地承受广泛的苦难。美国在安理会内持续地阻挠伊拉克满足其最基本的人道主义需要,完全把制裁用作致命武器,而且,尽管最近有所调整,仍然继续这么做。美国决策者通过制造安全担忧,包括未被联合国武器核查人员证实的担忧,实际上把一项国际监管计划变成了一种合法的大规模屠杀行动。
  自联合国于1945年在其宪章中把经济制裁用作维持全球秩序的手段以来,联合国前后总共14次使用经济制裁(自1990年以来使用了12次)。可是,只有强加于伊拉克的制裁是广泛的,意味着这个国家进出口的每一个方面实际上都受到控制。这种制裁对一个国家从战争中恢复过来尤其有害。自制裁计划实行以来,大约50万5岁以下的儿童因制裁而死亡——几乎比在美国原子弹攻击期间被杀的日本人多出两倍。
  有关这种伊拉克厄运的新闻得到了文件的充分证明(包括联合国的文件),但没有得到传媒的充分报道。然而,目前仍然不为人知的是,为什么以及因为谁这种死亡的代价在如此长久的时间内被认为是合理的?进入伊拉克的物品的危险性是如何被评估的?如果某种商品具有危险性,它是如何根据其产生的附带损害得到衡量的?作为一个研究国际关系道德规范的学者,我感到好奇。我们很容易发现,最近10年来,价值数十亿美元看来不会招致反对和非常急需的伊拉克进口商品被长期禁止购买。可是,我很快获悉,能够回答我的疑问的联合国档案是不让公众检查的。这不是说,联合国缺乏与伊拉克计划有关的公开文件。我们不能利用的是那些证明美国的政策议程如何决定人道主义判断和安全判断的结果的文件。
  制裁伊拉克的行动涉及联合国内的许多机构。安理会的661委员会对实行制裁和核准人道主义豁免负全面责任。联合国秘书处下设的伊拉克计划办公室管理“石油换食品计划”。诸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等人道主义机构在伊拉克工作,以便监察和改善伊拉克人民的福利,并向661委员会定期报告其发现。这些机构小心地不公开讨论对“石油换食品计划”执行方式的失望。最近3年来,通过调查研究以及访问外交官、联合国工作人员、学者和记者,我获得了许多与制裁伊拉克有关的联合国重要机密文件。我获得这些文件的条件是,不透露我的消息来源。这些文件证明,最近10年来,美国始终积极地进行努力,有意识地使进入伊拉克的人道主义物品降至最低限度。而且,美国是在面对伊拉克人民巨大痛苦的情况下这么做的,包括儿童死亡率和传播很广的流行病的急剧上升。美国有时为拒绝批准伊拉克进口人道主义物品提供理由,有时根本不提供理由,有时前后改变其理由三四次。在上述每一种情况下,美国的所作所为都造成好几个月的延误。自1991年8月以来,伊拉克对发电必需物资以及无线电、电话和其它通讯设备的大部分采购被美国冻结。美国对伊拉克采购合同的限制往往依不批准某个必要部件为转移,从而使许多已获得批准的项目由于缺乏某个必要部件而变得毫无用处。例如,伊拉克获准采购建造一座污水处理工厂所必需的设备,但被禁止购买工厂运转所必需的发电机;这是一个每天将30万吨未处理污水排入江河的国家。
      英美做法令他人厌恶
  萨达姆·侯赛因的政府因虐待库尔德人和什叶派教徒以及入侵科威特而臭名昭彰。不那么为人所知的是,在海湾战争前的20年里,这同一个政府也把大量资金投入卫生、教育和社会计划。虽然萨达姆·侯赛因对待少数民族和政治敌人的态度是令人憎恶的,整个社会的安康得到了明显改善也是事实。甚至在1980至1988年伊拉克与伊朗进行令人筋疲力尽和代价极其高昂的战争期间,社会计划的实行和经济的发展仍得到继续和扩大——没有美国的实质性支持,萨达姆·侯赛因或许不可能幸免于这场战争。在海湾战争之前,伊拉克是一个迅速发展的国家,教育免费,电力供应充沛,拥有现代化的农业以及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93%的人口能利用医疗保健服务。
  海湾战争的毁灭性后果以及在这种后果之前出现并使这种后果持续存在的制裁改变了这一切。一个往往被人遗忘的事实是,制裁是在战前——1990年8月——作为对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直接反应得到实施的。在科威特解放后,制裁被维持了下来,其重心转向解除军备。1991年,在海湾战争结束数月后,联合国秘书长的特使报告说,伊拉克正面临食品、水、环境卫生和健康等领域以及整个基础设施的其它方面的危机,并预言将出现“可能包括流行病和饥荒在内的迫在眉睫的灾难,如果大规模的生命保障需要得不到满足”。美国情报机构的评估持同样观点。国防部的一份评估报告指出,“伊拉克医疗状况的恶化主要可归于公共服务(水的净化和分配,预防医学,水处理,保健服务,电力和交通运输)的崩溃……由于缺乏水和电力的供应,医院的护理质量下降了。”
  根据五角大楼官员的说法,出现这种情况正是美国的目的。在1991年6月23日《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中,五角大楼的官员们声称,伊拉克电力网是美军轰炸的目标,而这么做是为了破坏伊拉克的民用经济。五角大楼一个计划编制官员说:“你没有认识到,轰炸将对水和污水产生的影响。我们试图利用制裁做什么——帮助伊拉克人民?不。我们攻击基础设施是为了增强制裁的影响。”
  伊拉克不可能在联合国制裁体系之外出口或者进口任何商品,包括石油。“石油换食品计划”作为一项有限和临时的应急措施最初是在1991年被提供给伊拉克的,但遭到拒绝。这项计划最终于1996年得到实施。根据这项计划,伊拉克被允许出售数量有限的石油(直到1999年数量限制才被取消),并获准利用出售石油收入的近60%购买人道主义物品。自这项计划开始实施以来,伊拉克获得了约570亿美元石油收入,其中约230亿美元被用于购买确实到达伊拉克的商品。这大约相当于人均170美元,不到西半球最穷国家海地人均年收入的一半。伊拉克外交官在去年指出,这个数字远远低于联合国在伊拉克排雷行动中所使用的狗的食物开支(根据联合国资料,每条狗每年的进口食物开支约为400美元)。
  这种对资金的严厉限制造成持久的人道主义危机,但由于美国习惯成自然地拖延批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食品购买合同,这种形势更是雪上加霜。到2002年7月,价值50亿美元以上的商品购买合同被冻结。
  联合国的伊拉克计划办公室没有发布有关哪些国家阻止合同执行的消息,其它任何机构同样没有发布这种信息。接触安理会661委员会的会议记录“受到限制”。该委员会需取得一致同意才能采取行动,实际上赋予每一个成员否决权力。虽然对制裁的支持已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侵蚀,制裁由于安理会内的“逆否决权”(reverse  veto)得到维持。因为制裁没有规定的结束日期,结束制裁将需要安理会的另一项决议。美国(和英国)将有权否决任何这样的决议,即使对伊拉克的制裁多年来受到法国、俄罗斯和中国这3个常任理事国以及许多当选理事国的反对。在美国表示同意之前,制裁实际

上是不可能被解除的。伊拉克基础设施的几乎一切东西——电力,公路,电话,水处理——以及与食品和医药有关的设备和补给品的采购都得接受安理会的审查。事实上,这意味着美国和英国在安理会内其它任何国家不参与的情况下使数百份合同接受详尽审核;在这种审核之后,美国——偶尔在英国支持下——始终如一地阻止或者推迟数百份人道主义合同的执行。
  为适应美国的需要,联合国与供应商合作,向美国提供关于商品及其如何被使用的详尽信息,并且一再地扩大联合国的监控系统,追踪每一个项目从签署合同到交货和安装的过程,确保进口物品被用于合法的民用目的。尽管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