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大国关系调整和世界格局的新变化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最近一年来,大国关系发生了冷战结束以来最深刻的调整和变化,对世界力量重组和 战略格局态势产生重要影响。
      中俄与西方大国关系进入以良性互动为主的新阶段
  中俄与美国等西方大国的关系得到大幅度和一定程度上实质性的改善和发展,相互关 系进入了以相对稳定和良性互动为主的新阶段。当前大国关系处于冷战结束以来较好的 时期。
  俄美元首举行了多次会晤和互访,共同揭开了俄美关系新的一页。双方签署了《俄美 关于削减进攻性战略力量条约》,同意10年内将各自拥有的战略核武器削减2/3,即到2 012年底以前将各自战略核弹头数额削减到1700~2200枚。(注:《俄美关于削减进攻性 战略力量条约》,见2002年5月24日俄罗斯联邦总统网站。)该条约达成时间之短和裁减 战略核武器数量幅度之大,在双方裁军史上都是空前的。双方还签署了《俄美新型战略 关系联合宣言》,宣布两国“相互视对方为敌人或者战略威胁的时代已告结束”,双方 以此为起点“走上了21世纪新关系的道路”。(注:《俄美新型战略关系联合宣言》, 见2002年5月24日俄罗斯联邦总统网站。)宣言确立了俄美新型战略关系的基本框架,两 国商定将采取措施扩大反弹道导弹领域的透明度,探讨进行合作的可能性,决定在对付 诸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反恐等非传统领域加强合作。特别是俄美在反恐战争中进 行的深入和全面合作,是两国提升关系的突出表现。俄罗斯的合作与支持是美国打击阿 富汗塔利班的战争顺利进行并很快取得基本胜利的关键因素之一。
  俄罗斯同北约的关系也得到提升。2002年5月28日,北约—俄罗斯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举 行首脑会议,发表《罗马宣言》,决定成立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双方在对方首都或总 部建立常设机构,正式将“19  +  1机制”提升为“20机制”,这意味着双方进入“新型 合作关系”的新阶段。在新型关系框架下,双方将在“共同关心的领域以平等伙伴关系 ”开展合作,即在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危机处理、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军备控 制、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海上营救、民事突发事件、防务改革、应对新威胁与挑战等领 域,俄罗斯与北约成员国都具有“均等”的参与权和决策权。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称, 俄罗斯与北约的新型关系即20国机制的建立可能改变欧洲安全格局,“标志着俄罗斯与 北约关系发生了实质性变化”。(注:陈玉荣:《俄罗斯同西方国家关系发展新阶段》 ,载《国际问题研究》,2002年第5期,第25页。)与此同时,俄罗斯与欧盟关系也得到 进一步发展。在此背景下,美国与欧盟正式承认俄罗斯是“市场经济国家”,并在2002 年6月底在加拿大举行的八国首脑会议上,俄罗斯获得了举办2006年八国首脑会议的殊 荣,也表明俄罗斯从八国集团的准成员转为正式成员。综上所述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大 国的关系取得历史性突破,相互关系步入政治、安全、经济等领域进行全面合作的新时 期。
  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美国总统布什成功地进行了元首互访,推动中美建设性合作关 系向前发展。布什总统把对华关系定位于由“竞争对手”关系转变为朋友和“建设性合 作关系”,在台湾问题上明确重申遵守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的原则,反对台湾 独立。两国恢复了战略对话、人权对话和两军接触与交流。两国经贸关系进一步发展。 双方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和地区问题特别是在南亚和朝鲜半岛问题上加强了磋商与合作 ,对维护亚太地区和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起了重要作用。两国在国际反恐斗争中进行 了实质性和卓有成效的合作,美国第一次把“东突伊斯兰运动”定为恐怖组织,并采取 措施切断其在美国的财援。中美关系不仅走出了“撞机事件”造成的低谷和阴影,回归 到以接触和对话为主的正轨,而且双边关系水平在某些方面还超过克林顿时期。中国与 俄罗斯频繁举行高层接触与互访,推动中俄关系大步前进,全面发展。现在中俄经贸关 系、政治互信和战略协作均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两国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入深入 发展和成熟、稳定的新阶段。中国同欧盟和日本的关系也取得显著进展。
  大国关系的进展从根本上说是反映和适应了在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大国利益交 汇增多和相互依存加深的客观现实与需要,而其主要原因则是恐怖主义的突起和反恐战 争的发展。
  美国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大国政策是影响大国关系的决定性因素。在“9·11”事件和反 恐斗争背景下,有三大因素促使美国调整其传统的大国政策思维:第一,美国对其主要 安全威胁的再认识。“9·11”之前,美国认为,对其安全主要的现实和潜在的威胁来 自于非西方大国即中国、俄罗斯,在遭到“9·11”惨重打击后,美国猛醒,认识到国 际恐怖主义才是其真正主要的现实威胁。美国从而调整其国家安全战略,把打击和清除 国际恐怖主义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国家安全战略的中心目标和重点。第二,主要矛 盾的转移。冷战后,美国一直把它与俄罗斯和中国的矛盾视做主要矛盾,并根据这一判 断展开其安全战略布局与行动。“9·11”事件表明美国已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主要打 击对象,美国这才认识到其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与国际恐怖主义的矛盾,并据此重新展开 其国家对外战略布局,而把其与中俄的矛盾适时后移,并暂做淡化处理。当前世界的主 要矛盾是美国霸权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的矛盾。世界其他基本矛盾如西西矛盾、南北矛 盾、社会主义国家同资本主义国家的矛盾、美国与其他力量中心之间单极与多极的矛盾 不能不退居次要地位。这也是大国关系改善和提升的主要动因之一。第三,美国对反恐 斗争艰巨性、复杂性的重新认识。“9·11”后,美国认识到国际恐怖主义已成大气候 ,以“基地”为中心的恐怖主义分子和网络遍布全球60多个国家,形成了能协调、指挥 重大恐怖行动的世界恐怖主义领导中心,出现了恐怖主义战略家,恐怖主义组织有能力 发起大规模的非常规战争。美国还把恐怖主义同大规模武器扩散合二为一,把打击无形 的恐怖主义同打击它所谓的支持恐怖主义“无赖国家”结合起来。这极大地增加了反恐 斗争的难度。美国深感反恐单靠其一国之力难以奏效,必须加强国际合作,尤需借重其 他大国的力量。因此,反恐为大国提升关系、加强合作提供了新的动力、契机和平台。
  大国关系的良性发展也是其他大国从客观现实出发,对美国实行灵活务实政策的结果 。可以说现在是大国发展关系的机遇期和大国对抗的间歇期。
      欧美关系逆向演变趋势
  大国关系最突出的变化是欧美关系的逆向演变。所谓逆向演变不是说双方将从盟友关 系演变为敌对关系,而是指欧美加速渐行渐远、裂痕愈益扩大。2002年欧美矛盾全面发 展和激化。在世界安全战略领域,欧盟反对美国退出反导条约,对美国片面谋求自己的 绝对安全和绝对军事优势深表疑虑,认为这将严重冲击世界安全体系,打乱世界战略力 量平衡,从根本上损害欧洲的安全利益。欧盟还致力于发展自己的独立防务能力,加速 组建欧洲快速反应部队,为最终自主欧洲安全创造条件。美国对此耿耿于怀,尽可能予 以牵制和阻挠,竭力将欧盟的防务力量纳入北约框架之中,实际上是纳入美国的支配之 下。在世界政治格局问题上,欧盟主张世界走向多极化,认为这是实现世界

力量结构平 衡与稳定、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础,反对美国推行单极独霸战略。有的欧盟大国公 开认为由一个超级大国主宰天下是当代世界面临的最大危险。欧盟以实际行动致力于扩 大和深化其一体化进程,加快走向独立一极的步伐。美国则坚持并强化单极独霸政策, 竭力牵制和阻挠欧盟作为独立一极崛起的努力。在国际关系问题上,欧盟主张维护现存 的国际条约、协议和准则,尊重各国的独立和主权,反对美国单方面违反、否定和退出 国际条约和协定,认为美国这样做最后可能导致世界秩序的破坏以至荡然无存,从而可 能造成天下大乱。欧盟不同意美国提出的“先发制人”战略,认为这可能为一国侵犯别 国主权以至侵略别国领土制造借口,法国总统希拉克甚至公开指出:“‘先发制人’论 可能成为发动战争正当化的借口”。(注:《先发制人论成为新的火种》,载[日]《产 经新闻》,2002年11月22日。)欧盟主张通过双边和多边协商、对话、合作,和平解决 国际争端,反对美国搞单边主义、强加于人甚至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