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关于行将到来的美国对伊拉克战争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就强烈倾向在取得阿富汗战争胜利后进入反恐战争“ 第二阶段”,而这个阶段被设想和规划的首要内容,便是实现解除伊拉克武装和变更伊 拉克政权。布什政府、特别是布什总统本人,可以说一直就有发动大规模对伊战争的强 烈意向,然而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这样的意向不仅遭到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反对,而 且遭到美国国内公众、甚至国会共和党多数的严重置疑。其主要的直接原因,就在于美 国政府始终拿不出有足够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指控,即伊拉克仍然拥有和藏匿生 化类大规模毁伤性武器,同时正在进一步研发可能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毁伤性武器 ,并且同“基地”组织等跨国恐怖主义势力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向它们提供至关重要的 支持。换句话说,布什政府无法使人信服伊拉克确实构成了美国安全的眼前的严重威胁 。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它相当长时间内虽有打伊之心,但得不到打伊所需要的国内公 众和国会的足够支持,更谈不上取得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的认可。以此为背景,布什政 府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态度于去年11月发生了一个显著变化,那就是从反复公开声明将完 全撇开联合国单边发动对伊战争,变为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1441号决议案,并且争取安 理会一致通过,这个决议的要旨,在于恢复对伊拉克的武器核查,以此作为给伊拉克的 “最后机会”,也可以说是要伊拉克“解除武装”的最后通牒。
  安理会1441号决议制定后,伊拉克政府的所作所为与其若干年前以驱逐核查人员告终 的方式显然不同,采取了同联合国武器监测、核查和视察团(监核会)以及国际原子能机 构大致合作的态度,因为萨达姆明白这真正关系到他的政权、甚至他本人的生死存亡, 而且他急需利用美国在发动战争问题上近乎孤立的处境,以此动摇美国政府的战争决心 ,改善他本人迫不得已时从事抵抗战争的国内精神条件和外交条件。如此,监核会和国 际原子能机构在伊拉克的核查工作得以比较正常地进行,并且取得了比较显著的进展。 2月中旬,监核会主席布利克斯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正式向安理会会议报告 :伊拉克正在较好地接受核查;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伊拉克拥有和研发大规模毁伤性武 器的证据;核查工作应继续下去,至少继续几个月,可能有望完成安理会1441号决议规 定的使命。这个报告对美国的战争意向非常不利,在塑造或促进国际社会与世界大多数 舆论的反战呼声方面起了决定性作用。在此情况下,美英无法从安理会获得发动对伊战 争的授权,哪怕是间接的。可以说,几个月里形势等于是转了一个圈,美国终于面临一 个关口,那就是最终决定要不要撇开国际社会,基于未经证实的模糊指控发动大规模对 伊战争。
  然而与此同时,布利克斯和巴拉迪(尤其是前者)的报告也指出,伊拉克尚未全面和完 全切实地履行安理会1441号决议的规定,特别是几乎完全未就多项化学武器的去向做出 可令核查人员信服的交代,因而留有可能拥有和藏匿某些大规模毁伤性武器的疑点。对 照安理会1441号决议的文字和精神,这不是什么可以完全轻描淡写而予以忽视的事情, 监核会也没有这么做。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布利克斯和巴拉迪正式报告后当即反复强  调  :1441号决议的根本是勒令伊拉克“解除武装”,核查的作用只是要证实伊拉克完全  做  到了这一点。此话并非没有道理。正如中国政府自此就伊拉克问题的反复声明实际上  指  出的那样,避免战争的责任主要在美国,但同时很大程度上也在伊拉克。
  设想假如美国能够从监核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得到一个它想要的报告,假如安理会通 过一项它想要的直接或间接地授权发动战争的决议,那么对于美国取得发动战争的法理 及道义根据都不无帮助。从政治上来说,这种局面实际的好处,就在于它可以使美国公 众更支持总统发动战争,使美国可以比较容易地取得少数盟友的支持,并且有利于它削 弱伊拉克军民的抵抗意志,甚至在美国看来的理想情况下逼迫萨达姆下台流亡,以便不 战而全胜。这就是美国还想用一下联合国的原因,即使它实际上并不尊重和真正承认联 合国的权威。然而,现在的情况很清楚:美国伙同英国和西班牙,不顾其余安理会常任 理事国、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和世界多数舆论的反对或异议,于2月24日提出取代144 1号决议的新决议案,表明它大致又回到了去年11月以前的基本立场,即决心“冒天下 之大不韪”单边发动战争。不仅如此,伴随着巨大规模的兵力调遣和部署临近完成,战 争可以说已经迫在眉睫。
  既然按照压倒性的可能,美国非要打这场战争,那就自然而然地要回到人们一直在谈 论的一个问题——战争目的问题。根据应当说很可靠的判断,战争的首要目的是彻底消 除被美国严重怀疑为继续被拥有和藏匿的伊拉克大规模毁伤性武器,以杜绝伊拉克有朝 一日使用此等武器袭击美国、美国海外存在以及以色列的可能性,并且绝对预防它们流 入跨国恐怖主义组织之手,虽然这样的可能前景至今远未得到足以令国际社会和世界舆 论信服的证据。也就是说,美国行将发动的大规模对伊战争是一种颇为任意妄为的“预 防性战争”,缺乏牢靠的国际法依据和确凿充分的道义理由。第二,从事这场战争也是 为了在一个具有关键性的地缘政治经济意义的区域,铲除一大强烈反美的地区性强国, 它被美国指控为继续拥有和研发大规模毁伤性武器,支持跨国恐怖主义组织,试图控制 中近东和波斯湾。在布什的心目中,发动这场战争关系到美国的眼前和长远安全,关系 到美国的世界霸权或准霸权地位,也关系到他恨之入骨的头号“私敌”的应有命运。
  不仅如此,美国也希望利用对伊战争的胜利,在阿拉伯世界来个下马威,震慑那里的 所有反美力量。同时,它肯定也意欲据此促进实现对中近东石油资源的、几乎完全的直 接和间接控制,而这控制包含巨大的地缘经济和地缘战略利益。发动这场战争也同布什 捞取国内政治好处、争取2004年连任美国总统有关。按照布什很可能有的“多维如意算 盘”,对伊战争是一石多鸟,能够达到多项目的。然而,刚才说的头两项目的是最重要 的。
  一旦打起来,美国“赢”的结局大概是不容置疑的。然而,问题在“赢”的是什么?“ 赢”到什么程度?美国完全有能力重创伊拉克军队,甚至有能力消除伊拉克的大部分先 进武器,并且占领伊拉克的很大部分关键地区。但是,如果布什政府希望把美军的伤亡 限制在最小程度,这有可能办不到,因为说不定萨达姆政权会使用造成美军大量伤亡的 生化武器,而且共和国卫队在巴格达地区的抵抗能力大概不能低估。也就是说,要打一 场速战速决、最小伤亡的战争并非没有实质性困难,特别是考虑到布什非常强烈地倾向 于实现最大程度的战争目的即“政权变更”(甚至有一个经久大体稳定的战后伊拉克), 情况就更是如此。当然,如果布什维持过去几个月里好几次表达的一种保留,即伊拉克 若解除武装,政权变更就自然实现(用他的话来说,一个没有了大规模毁伤性武器的伊 拉克(萨达姆)政权就不是原来的那个政权了),那么他在向美国人民宣布取得胜利方面 便多有退路。他可以将重创伊拉克军队宣布为战争胜利,也可以将摧毁伊拉克的大部分 先进武器称为战争胜利,以此来向美国公众交代

。所以,美国如果发动战争,一般估计 必定会较迅速和较低直接代价地取得有限的胜利,即达到很大部分基本的战争目的,然 而要完全实现所有基本的战争目的,遇到的困难极可能大得多,亦即战争的血腥程度极 可能大得多。
  在多半行将到来的战争中,美军的人员伤亡多寡是决定美国行为的一大要素,甚至是 最大要素。伤亡如果过大,整个美国国内战争基础就会动摇,而布什现在依靠的几乎只 是这个基础。根据某些民意测验,美国公众能够容忍的对伊战争伤亡数大约是1万人。 当然战争往往就是赌博,很多情况会在战争爆发之后发生变化。但是,有一点可以事先 肯定,只要伊拉克政府和军队有大大超过海湾战争时的战争意志,美国这一仗即使能够 打赢,也会打得很不轻松。然而与此同时,审慎的战略展望要求人们注意一个事实,并 且在预测上留有相应的余地:海湾战争和最近的阿富汗战争爆发前,国际上和中国国内 舆论流行一种估计,那就是战争极可能旷日持久,美军多半会伤亡严重,而这两次基本 估计到头来都被证明很不准确。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