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论冷战后日本对非洲的外交政策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冷战的结束极大地改变了二战结束以来的国际格局。国际环境的巨大变化及随之出现 的国家间关系的新的互动,迫使世界各国纷纷调整自己的对外战略。以冷战结束为界标 ,我们可以把日本的对非外交分为两个具有不同特征的发展阶段。本文在简要概述冷战 时期日本对非外交的基础上,着重探讨冷战后日本对非政策的发展变化及其基本动因。
      一、冷战时期日本的对非外交
  日本与非洲国家的关系是在二战后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注:二战前,非洲只有埃 及、埃塞俄比亚和利比里亚三个独立国家。日本同埃塞俄比亚曾有过一定的接触,双方 在1930年前后维持了一段时期的外交关系特别是皇室关系,1935年意大利法西斯公然侵 犯埃塞俄比亚,日本公开支持墨索里尼的野蛮行动,拒绝承认埃流亡政府,双方关系随 即破灭。)二战结束后,日本军国主义神话的彻底破产及和平主义的普遍兴盛,美国单 独的军事占领及其在日本推行的比较全面的民主化改造,使日本外交战略得以形成的国 内外环境彻底改观。冷战时期,日本自愿或被迫地选择了一条明显不同于二战前的外交 战略,这一战略从根本上以“日美同盟”和“经济中心主义”为其两大支柱。由于此, 日本得以在美国的经济扶植和核保护伞下,积极利用有利的国内外资源专注于经济和科 技的振兴,以此逐步恢复自身在国际舞台上的政治和外交影响力。这一外交总框架从根 本上决定了日本对非外交的战略和策略取向。
  就战略层面而言,日本对非外交体现了明显的“新重商主义”(neomercantilism)特征 。(注:Peter  J.Schraeder,“Japan'Quest  for  Influence  in  Africa”,CurrentHistory,May  1999,p.232.)
  在策略层面上,日本强调通过援助来渗透非洲国家市场的目的,以促进日本的对外贸 易与投资
  但是,并非所有非洲国家都能均衡地得到日本的经济援助。日本以资源和经济潜力为 标准把那些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国家列为核心国家(key  countries)(注:Jun  Morikawa ,Japan  and  Africa:Big  Business  and  Diplomacy,Africa  World  Press,
Inc.,p.15.) 之列,并对这些国家施以重点援助。
  冷战期间,意识形态因素在日本对非外交中并没有置于优先考虑的地位。尽管日本在 处理其他外交事务时多以“日美协调”为基础,对外政策也深深打上了“美主日从”的 烙印,但其对非外交相对来讲具有一定的“自主性”。
  日本冷战时期的对非外交可以明显划分为两个强度不同的阶段。1973年之前是日本对 非外交的初创期。1955年4月在万隆举行的亚非会议为日本直接与非洲国家进行接触提 供了机会。出席会议的日本代表会见了埃及、埃塞俄比亚、利比里亚、利比亚、苏丹和 加纳6国的代表。这一时期,日本同埃塞俄比亚的外交关系得以恢复,1957年埃塞俄比 亚皇帝塞拉西斯访问了日本,这是二战后访问日本的第一位外国元首。50年代,日本相 继与取得独立的非洲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开展了初步的经贸合作关系。不过,由于 当时日本面临着日苏邦交正常化、加入联合国等诸多紧迫问题,加之在日本看来非洲并 不具有解决燃眉之急的功效,因而没有真正重视发展与非洲国家的关系。
  以1973年石油危机为契机,日本迅速加强了对非外交的力度,显著地提升了非洲在其 外交战略中的地位。一方面,日本加紧拓展在非洲的能源市场,南非是其重中之重。19 75年,日本同南非的双边贸易额是17.4亿美元,而在1988年则迅速升至39.8亿美元。19 82年,日本首次成为南非最大的商品出口国,占当年南非总出口量的15.6%。另一方面 ,日本对非援助出现了超常规增加的趋势。从整个非洲来看,1970年至1973年间日本  对  非洲的官方发展援助占其官方发展援助总额的2.3%,1980年至1983年占10.7%,1988  至1  990年间上升至13.3%,至此非洲成为仅次于亚洲的日本对外援助的第二大接受国。(  注  :Howardt  Stein,“Japanese  Aid  to  Africa:Patterns,Motivation  and  the  Role of Structural  Adjustment”,The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Vol.35,No.2,19  98  ,p.25.)日本之所以加强与非洲国家的经济联系,一方面由于自身经济的快速发展,  日  本于1964年加入了西方发达国家俱乐部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因而在世界经济  发  展事务中的权利和责任相应增强;另一方面,由于受到1973年能源危机的猛烈冲击,  日  本国内有关“经济安保”和“综合安全保障”的观念迅速增强,对外寻求原料供应的  愿  望更趋积极。因此有学者认为,70年代日本对非援助的扩大,本身就是能源危机后日  本  出于开拓新的能源市场的结果,是日本加强其“新重商主义”外交的必然结果。(注  :D  ennis  T.Yasutomo,The  New  Multilateralism  in  Japan'Foreign  Policy,St.Martin'  Press,
1995,p.7.)
      二、冷战后日本对非外交的新动向
  冷战结束初期,随着“世界经济大国”地位的完全确立,日本充当“世界政治大国” 的欲望迅速膨胀。基于日本跨世纪的总体外交和战略目标实施考虑。日本对非政策也由 单纯强调经贸利益转向全面介入,不断加大对非洲国家的渗透力度,以求全面扩大在非 洲的影响力。可以说,冷战后日本对非外交的“新重商主义”特征已明显减

弱,取而代 之的是日益增强的“大国外交”意识。
  1.争取非洲经济发展的主导权
  其一,冷战后日本已多次召开了涉及非洲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大型国际会议,表明其全 面介入非洲发展事务的决心和能力。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是1993年10月在东京召开的“东 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它表明日本对非外交已超越了原有的双边关系模式, 将对非外交纳入了其全球战略的通盘考虑之中。1998年10月,日本与联合国、非洲全球 联盟三方合作,在东京召开了第二次“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其规模空前,共有51 个非洲国家、11个亚洲国家、18个欧美国家及44个国际组织的代表应邀出席会议。2003 年10月,日本将在东京举办第三次“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
  其二,日本多次重申将一如既往地对非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