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新时期越南外交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1986年12月召开的越共“六大”,拉开了越南全面革新之帷幕,同时也开启了越南外 交新的发展时期。新时期越南外交战略调整幅度之大,实践斩获之丰,给人留下了极为 深刻的印象。
      越南外交战略调整的过程
  越南的革新开放是在内外交困背景下启动的。内政方面的困境暂且不说,外交方面的 严峻局势主要表现为:1976年越南全国统一后,实行联苏、反华、侵柬的对外政策,导 致越南与中国关系彻底破裂,与东盟各国关系处于敌对状态,国际社会纷纷声讨越南对 柬埔寨用兵,西方各国一致对越南施加经济制裁。除了在越南掌控之中的老挝、柬埔寨 两国和同处“社会主义大家庭”的苏联、东欧等少数国家外,越南在国际舞台上陷入前 所未有的孤立境地。越共“六大”召开时的这一外交背景,无疑是越南实施全面革新政 策的巨大制约,而摆脱外交窘境,以革新带动开放,以开放促进革新,为革新开放营造 有利的国际环境,正是越共“六大”及“六大”以后必须着力解决的重大课题。
  笔者曾指出,“越南革新开放沿着先经济后政治的轨道,先在内政领域循序展开”(注 :林明华:《中越关系正常化十周年回顾与展望》,载《当代亚太》2001年第12期。) ,这是就越南革新开放的优先次序而言的,完全有别于越南革新的发轫只启动了国内部 分之认定。
  越南之所以选择先内政而后外交的优先次序,一则革新之初内政问题比外交问题更为 紧迫,解决濒于崩溃的经济问题是其当务之急。二则对外政策急转弯式大调整的内外条 件当时还不完全成熟。从内部看,建立在国际和地区形势判断基础上的外交新思维尚待 形成,即便形成了,也有一个认同过程和付诸实践的过程;就外部环境看,20世纪80年 代中后期,冷战尚未结束,苏联仍是越南外交的首要依托,越共“六大”《政治报告》 中有关“对外政策”部分的阐述仍持“同苏联的团结和全面合作关系始终是越南党和国 家对外政策的基石”之说,便足以说明这一点。然而,对外政策的调整在“六大”《政 治报告》中毕竟已初露端倪。譬如在对华政策方面,如果说“五大”《政治报告》还强 调“反对中国扩张主义、霸权主义”和“反对毛主义,捍卫马列主义的纯洁性”的话, 那么,在“六大”《政治报告》中,有关对华关系的正式表述被置换为“越南人民与中 国人民向来有着悠久的友好关系,在反对帝国主义,争取独立、自由和建设国家的斗争 中保持团结,互相支持。越南政府和人民一如既往,珍惜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并将竭 力恢复这一友谊。”《报告》还表示,越南愿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就“与中国 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进行谈判。在政治解决柬埔寨问题等方面,《报告》也体现 了一定程度上的“灵活性”。此外,据越共六届中央总书记阮文灵事后回忆说:在“六 大”召开之时,他和其他一些干部就主张,“越南不应该只同原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 家建立国际关系,而同时应该同资本主义国家,包括美国建立经济关系”(注:[越]《 西贡解放报》1997年7月28日。)。由此可见,越南外交政策的调整是从越共“六大”开 始的,尽管这一调整任务并非由“六大”也不可能由“六大”一次性完成。
  “六大”闭会后的一两年内,越南革新开放进展迟缓,但国际形势却呈现出纷繁多变 的复杂态势。1988年苏联开始从阿富汗撤军,着手改善对华关系,开始减少对越南援助 ,特别是苏联国内民族矛盾逐渐加剧、乱象四起,解体趋势日益凸现,东欧剧变正在酝 酿之中。国际形势演变带来的影响及推进国内革新事业发展提出的紧迫要求,促使越南 加快了外交战略调整的步伐。1988年8月,越共中央政治局颁布被誉为“体现了越南党 新的对外战略”的第13号决议——《关于新形势下的对外政策与任务》,提出了“广交 友,少树敌”,调整同中国、美国和东盟的关系,为经济建设营造和平、稳定的国际环 境等一系列重大方针。这是越南外交战略调整的重大突破。1989年3月召开的越共六届 六中全会做出决定:继续拓展国际关系,积极参与国际劳动分工,将外交活动从政治关 系大力转向政治—经济关系,着力扩大对外经济关系,以服务于建设和保卫国家事业。 同年8月,越共六届七中全会进而提出“随时准备在双边互利和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 基础上扩大与所有国家的经济关系”等对外方针。据此,可以说,在越共六届班子的领 导下,越南外交新思维逐渐清晰,对外新政策渐臻成型。
  1991年6月,在革新初见成效,柬埔寨问题获得政治解决,中越关系坚冰业已打破,越 南与东盟的关系趋于好转,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生剧变、苏联解体在即等内外形势下, 越共“七大”在河内举行。“七大”进一步发展了“六大”以来的对外路线,明确了“ 维护和平,扩大对外友好合作关系,为社会主义建设和保卫祖国事业营造有利的国际环 境,并为世界人民争取和平、民族独立、社会民主与进步事业做出积极贡献”的总括性 对外任务;将“广交友,少树敌”口号发展为“越南愿与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成为朋友” 的外交方针;特别是提出了“在和平共处各项原则基础上,不论政治—社会制度差异, 与所有国家建立平等互利的合作关系”的新主张。在苏联尚未最终解体的背景下,“七 大”虽然保留了“始终如一地加强与苏联的团结与合作”的表述,但同时也加进了“革 新和提高旨在满足各自国家利益的越苏合作效果”等新提法。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越 南已基本摈弃原先以意识形态划线以及对苏“一边倒”的对外政策,“全方位”外交路 线已显雏形。以此为标志,越南外交战略的调整基本完成。
  “七大”闭幕后不久,越中关系正常化和苏联解体相继成为现实,越南与东盟、美国 的关系也有了新的改善,越南对外关系有利和不利的两面同时呈现。总的来看,与中国 、东盟和美国改善关系带来的有利面大于苏联解体导致的不利面。在此背景下,为了开 创对外关系新局面,1992年6月中下旬召开的越共七届三中全会进一步具体化了“七大 ”制定的外交路线,着重强调要处理好四对关系:维护民族利益与发扬国际主义的关系 ,独立自主与促进全方位、多样化的关系,在对外关系中既合作又斗争的关系,参与地 区合作、扩大同所有国家的关系与注重发展与大国的关系;并明确提出了“扩大在政治 、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等领域全方位、多样化的对外关系”和优先发展周边关系等重 要方针。截至越共“八大”(1996年6月)召开时,越南已加入东盟,与美关系正常化即 将实现,越南对外关系的新局面基本形成,因此,七届三中全会关于“全方位、多样化 ”的提法被正式写进了“八大”《政治报告》。“八大”对外交政策的表述主要是:“ 本着愿与世界上所有国家成为朋友的精神,越南继续奉行独立自主,广泛开放,对外关 系全方位、多样化的对外路线,为争取和平、独立和发展而奋斗。”越南将“大力增强 同邻国及东盟各国的关系,不断巩固同各传统友好国家的关系,重视同各发达国家及世 界上各经济、政治中心的关系”。“八大”对外路线显然是对“七大”路线的进一步发 展与充实。
  进入新世纪伊始召开的越共“九大”(2001年4月),在对外政策上继承多于发展。继承 主要表现在继续贯彻“八大”对外路线的基本内核,即“独立、开放、全方位、多样化 的外交政策”;发展则主要体现为,在重申“愿与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成为朋友”的

同时 ,加上了“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并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补充了“主动融入国 际经济”、“发扬内力,提高国际合作效果”等新内容。
  概而言之,新时期越南外交战略的调整是一个渐进的、逐步深化的过程。它发轫于越 共“六大”,突破于六届中央政治局第13号决议,基本完成于“七大”,经过“八大” 的发展与充实,至“九大”基本定型。
      越南外交战略的调整重点和实践成就
  越共“六大”高扬“正视事实、正确评价事实、阐明事实真相”的思想旗帜,倡导全 面革新。“六大”《政治报告》指出:“要革新,就首先要革新思维”。越南的革新事 业始于革新思维即更新观念,外交战略的调整也不例外,是在更新外交理念的基础上进 行的。
  越南外交理念更新的进程始终与前述战略调整的渐进过程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