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北约的变化及未来发展趋势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冷战结束特别是“9·11”事件发生后,北约的种种变化和前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持续 和普遍关注。2002年5月,北约20国机制建立,北约与其冷战宿敌前苏联的继承者俄罗 斯之间的关系得到了根本改善。11月21-22日,在布拉格首脑会议上,北约又确定了新 一轮东扩接纳的7个新成员国名单,并决定成立一支两万多人的快速反应部队。所有这 些重要事件,使人们在深切感受到国际安全格局进一步发生演变的同时,对北约的定位 和未来发展也产生了很多疑虑。本文试图从美国的全球战略及其与北约的关系,北约冷 战后的适应性改革,以及美、欧、俄三者之间的关系等几个方面,对北约进行全面分析 ,力求为变化中的北约定位,探讨北约的未来走向及其对国际关系和中国的影响。
      一、从美国全球战略的角度分析北约
  北约是美国在欧洲地区主导的军事联盟组织,美国的对欧战略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 组成部分,因此,分析北约离不开对美国全球战略及其实现手段的考察。
  冷战结束后,从地缘政治和安全两个角度看美国的战略部署,不能不提到两本深刻影 响了美国全球战略的著作,一本是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另一本是前国防部长威廉 姆·佩里和艾什顿·卡特的《预防性防御:一项美国新安全战略》。另外,还要看到去 年“9·11”事件对美国全球战略部署的影响。
  布热津斯基在他的书中强调指出,“欧亚大陆是最重要的地缘政治目标”,这不仅仅 是因为控制整个欧亚大陆是“取得全球主导地位的主要基础”,(注:[美]兹比格纽· 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上 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52页。)还因为“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并有意谋求地 区霸权和/或全球影响的国家也都是欧亚国家。所有可能在政治和/或经济上对美国的首 要地位提出挑战的国家也都是欧亚国家。”在这里,“美国的一个潜在对手可能在某一 天崛起”。(注:[美]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 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43、53页。)布氏认 为,苏联解体给美国提供了控制欧亚大陆进而控制世界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是这种机 遇  并不能自动转化成为控制能力和机制。美国和古老帝国的统治面临的任务是一样的 ,地缘政治上的三大任务依次是:“防止附庸国家相互勾结并保持它们在安全方面对帝 国的依赖性;保持称臣的国家的顺从并维持向它们提供的保护;防止野蛮民族联合起来 。”(注:[美]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54页。)要完成这些艰巨的 任务,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建立和维持美国在全球范围的联盟体系,“美国在全球至高无 上的地位是由一个的确覆盖全球的同盟和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注:[美] 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国国际问题研 究所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26页。)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实际上为 美国勾勒出了冷战后中长期的战略目标及其实现方法,并特别强调了联盟组织对美国全 球战略的重要性。
  卡特和佩里的《预防性防御》则主要论述“不存在重大威胁情况下的”美国战略。所 谓重大威胁,即他们所归纳的“甲类”威胁,相当于冷战期间苏联对美国生存构成的威 胁。卡特和佩里认为,冷战结束后,“甲类”威胁已经随着苏联的消失不复存在了,美 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是“乙类”和“丙类”威胁。“乙类”威胁主要是“重大地区性潜在 危机”,会对美国利益构成直接威胁。重大地区性潜在危机发生的地点主要是波斯湾和 朝鲜半岛。“丙类”威胁是重要地区危机和恐怖主义对美国利益构成的间接威胁,如科 索沃、波黑、索马里等地的威胁。在“甲类”威胁消失的情况下,美国的安全战略应该 从威慑转变到预防,防止五种危险其中包括灾难性恐怖主义演变成为“甲类”威胁。“ 预防性防御是一项内容广泛的政治军事战略,包涵了外交政策的各个方面:政治、经济 和军事。”(注:这里所说的五种危险是:俄罗斯陷入混乱和孤立,走上侵略道路;前 苏联核武器库的失控;中国有可能走向敌对;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扩散;美国境内发生规 模和能量前所未有的“灾难性恐怖主义活动”。见艾什顿·卡特、威廉姆·佩里:《预 防性防御:一项美国新安全战略》,胡利平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4-15页 。)军事上的重点在于“造势”和“准备”,保持美国的强大力量,防止威胁美国安全 的事情发生。在欧洲的安排,就是要使北约成为美国重新塑造欧洲的战略工具。1995年 6月,美国国防部发布了冷战结束后第一部专门针对欧洲和北约的安全战略报告。报告 宣称,“美国在欧洲具有生死攸关的利益。欧洲应该是一个民主的、统一的、稳定和繁 荣的、贸易和投资机会开放的、支持并与美国合作促进双方在欧洲和世界其他重要地区 政治、经济和军事利益的欧洲。大西洋合作不仅对促进我们在欧洲的共同利益,而且对 解决全球问题都是关键的。”(注:U.S.Department  of  Defense(DoD),“The  UnitedStates  Security  Strategy  for  Europe  and  NATO”,June  1995,
http://www.defenselink.mil.)从这个报告中可以看出,美国在欧洲生死攸关的利益,已经不再是 冷战时期遏制苏联那样的追求,而是建设一个能够与美国合作的民主、统一、稳定的欧 洲。美国支持欧盟深化和东扩,坚持北约接纳新成员国,都是与上述政治目标的实现连 在一起的。而维持北约的继续存在并保留其第五条款的不可动摇,又是防止在欧洲出现 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力量的根本保障。有了北约,美国就在欧洲有了可靠的支持,从而 在欧亚大陆也就有了稳固的平台。北约冷战后长达十年的适应性改造,就是佩里等强调 的一种在欧洲的“造势”和“准备”。
  “9·11”事件,使卡特和佩里所提出的防止灾难性恐怖事件演变成为甲类威胁的情况 变成了现实。美国首次感到随着冷战消失的甲类威胁又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出现了,“9 ·11”成为一件深刻影响和改变美国对时代特征、世界格局、威胁来源和对应手段等核 心问题看法的重大事件。美国认为,“9·11”后,世界从“后冷战时代”进入了“后 后冷战时代”,以不确定性为主要特征的过渡期已经结束,世界迈进了一个跨国性挑战 日益严峻与传统性重要问题相互交错、大国冲突概率减低而地区性冲突和贫困不断蔓延 的时代。(注:袁鹏:“‘后后冷战时代’观的思考”,《现代国际关系》2002年第10 期,第13页。)在这种新形势下,美国的战略出现了重要的阶段性调整,反恐和防止大 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成为美国的战略重点。根据新战略要求,在欧洲地区,俄罗斯成 为更加重要的合作和融合对象,北约的职能也要适应美国的战略变化

进行新的调整。20 02年9月,布什政府在其第一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之中,即明确表示希望北约成为一个 能够在全球范围展开行动的组织,即北约必须“在我们利益受到威胁的任何地方采取行 动,根据北约自己的授权组建临时联盟,并为建立在不同任务基础上的临时联盟做出贡 献。”(注:U.S.DoD,“Th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for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Sept.2002,http://www.white  house.gov.)这个报告对北约的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