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帝国战略能走多远?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一项新的大战略
  华盛顿正在形成一种新的大战略,这是自冷战开始以来的第一次。推行这一新战略是 对恐怖主义做出的最直接反应,而且它还构成关于美国应该如何行使权力来组织世界秩 序的更广泛的观点。根据这种新模式,美国将减少它对合作伙伴们的义务,减少全球准 则和制度对它的约束,而争取在打击恐怖主义威胁和对付寻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无 赖国家”方面发挥更加单边和先行的作用。美国将利用它无可匹敌的军事实力来维持世 界秩序。
  这种新的大战略有7点基本内容。
  首先它致力于维护一个单极的世界,在这个单极的世界秩序里,美国根本没有势均力 敌的竞争对手。如果没有美国加入,任何大国之间的联盟都无法实现霸权。在2002年6 月份在西点军校的演讲中,布什把这一点作为美国安全政策的核心,“美国拥有,并且 计划保持无可匹敌的军事实力,进而使历史上出现过的军备竞赛时代所带来的不稳定变 得毫无意义,使美国的对手与其进行讨价还价的能力受到最大程度的限制。”
  美国不会通过在势力均衡的一种全球体系中实施比较温和的现实主义大战略来寻求安 全,也不会实施一种自由主义战略,因为如果实施自由主义大战略,制度、民主和一体 化市场会共同削弱强权政治的重要性。美国的实力会比其它一些大国强大得多,以至于 它在这些大国中根本不复存在战略对手和安全竞争,这样一来,所有国家、不仅仅是美 国的状况都会好起来。
  这一目标在老布什政府执政末期的一份五角大楼备忘录中被初步披露。这份备忘录是 由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起草的。他写道,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必须 采取行动,阻止在欧洲和亚洲出现与美国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但是,20世纪90年代的 事实使这一战略目标变得过时。在这10年中,美国的权力比其他主要大国增长得都快得 多,它在自己军队的技术升级上进行了在全球遥遥领先的投资
  然而,美国目前的新目标是,使美国的上述优势永远保持下去。美国想要造成这样一 个既成事实:美国的优势是如此遥遥领先,以致于其他国家甚至放弃了追赶美国的尝试 。一些战略家把这种战略称为“无法突破”的战略,即美国在研发技术优势(在机器人 、激光、卫星、精确打击武器等等)方面进步得如此之快,以致于没有任何国家或联盟 能够再挑战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保护者和执法者的地位。
  第二个基本内容是对全球威胁以及该如何对付这种威胁作出一种全新的分析。残酷的 新现实是一些恐怖组织——或许在一些国家的支持下——可能很快会得到一些破坏性极 大的核、化学和生物武器,这些武器能造成灾难性后果。美国政府认为,不能对这些恐 怖组织进行姑息,威慑也不可能产生作用,因此必须彻底消灭它们。对于美国面临的威 胁,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表示,“一些威胁我们还未预见到。但每年我们都会发现一 些原来未预见到的威胁。”即可能存在未被人们发现的恐怖主义团体,它们可能拥有核 、化学或生物武器,并且它们能够对美国发动突然袭击。在恐怖主义时代,人们不能犯 哪怕最小的错误。愤怒的人们组成的小型网络和团体可能对世界产生不可想象的危害。 它们并非民族国家,它们也不会按现存的游戏规则行事。
  第三个要点强调冷战时期的威慑思想已经过时。威慑、主权和均势是相辅相成的。现 在,当威慑不再有效时,精心营造的现实主义大厦就开始坍塌。当今面对的威胁不是必 须用第二次核打击才能对付的其他大国,而是跨国恐怖网络。威慑对它们根本不能产生 作用,因为它们要么愿意为了自己的事业牺牲生命,要么能够避开报复行动。研制可以 躲得过第一次打击并用于惩治进攻者的报复行动的导弹和其它武器的旧防御战略,将不 能再确保安全。那么,惟一的选择就是主动进攻。
  拥护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使用武力必须是先发制人的,甚至必须是预防性的——在潜 在的威胁造成重大问题之前就消灭它们。但是,这种战略会严重破坏原有的关于自卫的 国际规则以及联合国关于适当使用武力的准则。拉姆斯菲尔德是这样为先发制人行为的 合法性进行辩护的:“证据的缺乏,并非意味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缺乏。”但这种立 场使《联合国宪章》第51款确立的有关自卫的国际规则几乎失效。美国政府应该记得, 1981年以色列飞机轰炸伊拉克的乌西拉克核反应堆,结果全世界齐声谴责这次侵略行为 ,尽管以色列声称是自卫行动。连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以及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珍妮·柯 克帕特里克都抨击以色列的这种行为,而且美国支持联合国通过了谴责以色列的决议案 。
  布什政府先发制人的安全战略会把美国引向同样危险的道路。即使没有明确的威胁, 美国现在也会声称拥有采取先发制人或预防性军事行动的权利。在西点军校,布什表示 ,“美国军队必须随时准备好在全球任何角落采取行动。所有支持侵略或恐怖主义的国 家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布什政府为这种新战略辩护,说是为了适应更加难以把握和 日益改变的威胁环境而进行的必要调整。
  第四个要点是重新确定“主权”的意义。因为这些恐怖组织无法被威慑住,美国必须 在任何时候都做好准备,在全球各个角落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摧毁恐怖威胁。恐怖分 子根本不遵守边界规定,因此美国也不能受边界规定的制约。另外,一些窝藏恐怖分子 的国家——要么是同意收留他们,要么是因为它们无法在自己的境内执行法律——实际 上也丧失了它们的主权。
  目前反恐战争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问题交织在一起。美国的担心是,一些“无 赖国家”——尤其是伊拉克,也包括伊朗和朝鲜——将力争获得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的能力,并且把这些武器交给恐怖分子使用。这些“无赖国家”的政权自身可能在使用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方面被威慑住,但是,它们可能会把这些武器交给那些无法被威慑住 的恐怖主义网络。因此,布什政府又就另一项原则达成共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 、不可信任、不友好的“无赖国家”自身,就构成了美国必须加以打击的威胁。
  在过去,“无赖国家”应该受到谴责,但最终会被容忍;但是,随着恐怖主义和大规 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的日益严重,它们现在成为不能被姑息迁就的威胁。因此,所有违 反现存国际法的国家,只要华盛顿确定它们具有对美国造成危害的能力,都可能成为美 国军队打击的目标。
  重新定义“主权”是非常矛盾的做法。一方面,新的大战略重申领土意义上的独立国 家的重要性。毕竟,如果所有的政府都非常负责任而且能够在它们拥有主权的领土内有 效地执行法律秩序,那么恐怖分子就会寸步难行。现在产生的布什主义重视这种观点, 即国家政府要对发生在它们境内的事情负责。另一方面,主权被重新规定了前提条件, 即不能像受尊重的守法国家那样行事的国家政府将被剥夺主权。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有条件的主权观点并不新鲜。早在关于主权的国际准则产生伊 始,一些大国就蓄意违反国家主权的规定,特别是在它们的势力范围内。自19世纪以来 美国在西半球就是如此。然而,如今这种说法发人深思的一点是,布什政府希望使它适 用于全球范围,而把先行决定什么时候和哪个国家被剥夺主权的权利留给它自己。
  第五个要点是对国际准则、条约和安全合作关系的普遍轻视。这与面临新的威胁有关 :如果风险越来越大,在反恐

战争中允许出现疏漏的余地越来越小,那么制裁和限制使 用武力的多边准则和协议只会成为令人烦恼的东西。头等任务是要消除威胁。但是,美 国正在形成的单边主义战略中,包含着对国际协议的价值的深深怀疑。这种观点部分来 自于一个在美国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的信仰,即美国不应该身陷于那些充满缺陷和限制自 由的国际多边规则和机构之中。
  对于一些美国人而言,认为美国的主权在政治上是至高无上的观点,导致了他们对孤 立主义的偏好。但是,更具有影响力的观点是——尤其是在“9·11”之后——美国不 但不应该从全球各地撤回,反而应该依照自己的主张在世界上发挥作用。布什政府对大 批国际条约和机构的批判——从关于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国际刑事法庭,到《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都反映出它的这种偏好。美国在莫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