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从反恐合作看英美特殊关系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从阿富汗到伊拉克,英美政府在反恐合作中始终保持着高度协调,双方利益在“反恐  合作”上找到了新的聚合点,英美关系得到提升,进入了冷战结束以来最为密切的阶段  。英美传统特殊关系经历着新的调整和变化。
  一、“全方位的反恐合作”:提升英美特殊关系的契机
  美国对参与“国际反恐联盟”的“盟友”并非一视同仁,而是根据它们所做“贡献”  的大小,而亲疏有别,其亲疏顺序为:(1)能在战场上与美并肩作战的盟友;(2)在外交  与政治行动中与美国保持协调的盟友;(3)与美国合作打击恐怖分子财政来源的盟友;(  4)声援反恐,与美国“分享共同价值观”的盟友。(注:Robert  A.Bradtke(DeputyAssistant  Secretary  for  European  and  Eurasian  Affairs,USA),NATO  Enlargement,  testimony  before  the  Hous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mmittee,June  19,2002.)  按照这些标准,英国无疑是与美国在反恐行动中展开全方位合作的最忠实、最亲密的盟  友。
  “9·11”事件和全球反恐为英美特殊关系的提升提供了契机。在事件前,随着巴尔干  问题的初步解决及俄罗斯对北约态度的软化,欧洲在小布什政府对外战略中的重要性有  所下降;同时,美国的单边行径及傲慢作风导致欧美在国际机制、反导和贸易问题上摩  擦加剧,加之小布什对布莱尔与克林顿之间的亲密关系心存疑虑,美对英态度趋于冷淡  ,经过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的考验得以重新密切起来的英美特殊关系出现一定程度的  倒退。但英国对“9·11”事件做出了迅速、全面反应,并在盟国中率先紧跟美国积极  参与反恐战争,使得公私两方面的“特殊”关系得到修复。英国对美反恐战争所给予的  全方位合作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精神支持和理论“引导”。“9·11”后,布莱尔迅即飞赴华盛顿,向布什表示同  情、声援和支持。英国在西方盟国中第一个做出明确表态,此举既配合了美国,更凸显  了英美“特殊关系”。美国在获得精神支持的同时,将英国视为“最为可靠的盟友”,  暂时赢得了对美外交决策施加影响的机会。在英国的对美政策目标中,“帮助美国掌舵  ”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凭借其作为“日不落帝国”的历史经验和英联邦的联系,来充  当美国人的“精神和历史导师”,其主要表现是:1.宣扬美国“例外”论,论证美国领  导世界的“合法性”,维护美国“权威”。英国外交大臣斯特劳在访美演讲中认为,鉴  于美国当前的实力和地位,不能用民族国家的标准去衡量其行为方式及后果,美国完全  可以并且应该担当起“领导”世界的角色。(注:Brookings  Leadership  Forum:TheRight  Honorable  Jack  Straw,British  Foreign  Secretary.May  8,2002.)言下之意是  美国不同于其他国家,可以不受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约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  愿采取行动。2.为美国的行动提供理论依据和思路。英国先后提出“失败国家”论和“  全球法治”论,为美国进行阿富汗战争进而实施全球反恐战略提供理论支持;“9·11  ”后的第3天,布莱尔就在英议会提出“中东和平进程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将成为  反恐中心议题”,率先为美国在解决阿富汗问题后确立第二阶段反恐目标提供具体思路  。为配合美国需要,英国提议将联合国宪章51条及联大第678和687号决议作为对伊动武  的法理依据。当西欧盟国对美倒萨计划提出质疑时,英国先是在美欧间进行观念上的协  调,及时提出“如果没有萨达姆,世界会更好”的“理论”,试图淡化盟国的疑虑,转  移分歧焦点,继而公布伊已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卷宗”,以化解欧盟对美倒萨行  动的牵制。(注:Tony  Blair:“Saddam  Hussein  is  a  threat  that  has  to  be  dealt with”,Prime  Minister's  speech  to  TUC  conference  in  Blackpool,September  10  2  002;Iraq's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The  assessment  of  the  BritishGovernment.September  25  2002.)3.对美国的轻率言论进行修饰和软化,缓解其被动处  境。美国提出的“邪恶轴心”论引起国际社会震动,英国积极为其进行过滤,提出要对  “邪恶国家”中的伊朗、叙利亚和朝鲜区别对待,实施接触政策。
  (二)政治和外交协调。在美国忙于本土安全防范和全球军事准备之际,分担外交使命  、展开全球外交、维系反恐联盟成为英国外交的主要任务。为在战略上与美国保持一

致  ,英国调整了外交政策的目标次序,将助美反恐和建立美国领导下的全球安全秩序作为  首要目标。在具体行动中,英国展开穿梭外交,就反恐及其他国际事务在美欧间扮演协  调者,在美俄间充当调停者,同时对阿拉伯及其他国家进行分化或安抚。从美欧间在国  际刑事法院、巴以冲突、倒萨、发展援助等一系列问题上的互动来看,英国在美欧间的  政治协调行动已经形成一定机制。当双方在某些议题上出现分歧时,首先由英国在美欧  间传递信息、解释立场、进行协商,促成双方在双边(北约或欧盟框架内的双边政治磋  商机制)或多边(联合国、G8)框架内的临时磋商和谈判;进而美英在原则问题上说服或  压服欧盟,而在细节问题如行动时机、授权问题上对欧盟做出有限让步,最终达成政治  交易。在英国的积极行动下,欧盟国家在倒萨问题上的态度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