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时代特征与越南社会主义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在20世纪的世界历史变奏曲中,社会主义是贯彻始终的主题之一。“社会主义制度的 产生、发展和曲折前进,构成了20世纪历史画卷的主页。”(注:李铁映《实事求是, 积极探索,坚持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载于李慎明主编《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社 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4页。)一方面,20世纪见证了社会主义的凯歌高奏和辉煌 成就。社会主义运动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到多国的发展,极大地改变了世界面貌,深 刻地影响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时代特征、世界格局无不打上了社会主义的烙印。另 一方面,20世纪也见证了社会主义的波澜起伏和严重挫折。人类历史进程的曲折迂回, 不同时代的主题变换以及世界格局的新旧交替改变着社会主义运动的条件、形态以及战 略策略,影响着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始料不及的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使世界社会主义 运动陷入了低谷和困境。但社会主义始终作为人类社会发展前景中的一个重大的现实问 题存在着,中国、越南等一些国家仍然高举着社会主义旗帜,并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 就。世界各国共产党人、社会主义力量和现实社会主义国家都在反思和总结以往社会主 义运动的经验教训,探索世界社会主义的复兴之路。本文以越南为个案,以时代特征与 越南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关系为视角,尝试分析越南共产党人在当前世界政治经 济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条件下,如何认识和把握当今世界的时代特征,探讨和解决新世 纪社会主义运动面临的新挑战和新问题,以期从中得出一些有益的启示。
      一
  我们知道,对所处时代的科学判断和所处时代特征的准确把握,是一个政党、一个国 家制定基本路线、基本政策、基本发展战略的基础。越南共产党也认为,每个国家、每 个民族,首先是每个共产党——马列主义的党都必须懂得自己正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 代,这个时代有什么特点,有什么基本矛盾,其发展方向如何,以便选择一个正确的、 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前进方向。因为正如列宁所说,只有在对时代有了正确认识的基础 上,“我们才能够正确地制定自己的策略;只有了解了某一时代的基本特征,才能在这 一基础上去考虑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的更具体的特点。”(注:《列宁全集》第2版第26 卷第143页,第145页,第143页。)人们对于时代的性质和特征的理解和判定是十分重要 的,如果他们对自己生活于其中的时代的性质和特征的判断不合时宜甚至是错误的,那 么他们的实践活动也必然会陷入谬误之中。不仅如此,任何对时代的不正确的认识都必 将给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事业,给各民族和全人类的解放事业造成损失。可见越 南共产党非常重视时代问题。那么,越南共产党又是怎样判断所处时代的性质和特征的 呢?
  越南共产党认为,时代这个概念有时被阶段、时期、纪元或文明等概念所代替,但一 般地说,时代这个概念被认为是根据一定的标志确定社会历史的分期、确定人类社会发 展的各个阶段的概念。人们从不同的基础和视角出发来划分时代,对人类历史时代的划 分也就有不同的内涵。例如,黑格尔把人类历史的发展划分为三个主要时期:东方时期 、古代时期、日耳曼时期。摩尔根把社会史分为三个主要时代: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和 文明时代。还有人把时代划分为三种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也有人 以技术发展的水平为依据来划分各个时代。这些划分方法虽然从时代的某一点、某一方 面来说,具有一定的合理成分,突出了时代的某些方面、这样或那样的重要特征,但是 不可能说明社会的性质和时代的发展动力。马克思和恩格斯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 ,找到了时代划分的客观基础,并在他们的社会经济形态学说中加以阐明。恩格斯曾经 指出:“每一个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 ,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 史才能得到说明……”(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57页。)
  在越南共产党看来,确定时代性质的惟一的科学基础是客观的物质条件,也就是社会 经济形态。“社会经济形态这一概念,指的是某种符合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并以有相应 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的生产关系为特征的、处于某一历史发展阶段的社会。而时代则是 指某种社会经济形态形成、发展和处于支配地位的历史时期。”(注:[越]马克思列宁 主义、胡志明思想学科全国通用教材中央指导编撰委员会《关于当代马列主义的若干问 题》中央编译出版社1997年版第84页,第90—91页。)社会经济形态理论为分析时代问 题提供了科学依据,包括分析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分析政治、经 济、文化、社会、科学、技术等构成整个时代面貌的全部要素。从生产方式和社会结构 出发,可以清楚地说明时代的各个方面。
  社会经济形态理论还明确指出了在阶级社会中,是哪一个阶级处于时代的中心,成为 支配时代运动的主要动力,决定着时代的主要内容、时代发展的主要方向、时代的历史 背景的主要特点等等。例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称资本主义时代为资产阶级时代,因 为资产阶级是当时的主要阶级,“处于上升的阶级,惟有它能以压倒的力量去反对封建 专制制度。”(注:《列宁全集》第2版第26卷第143页,第145页,第143页。)而工人阶 级作为大工业生产的产儿,能够把劳动群众和被压迫阶级集合起来,团结斗争,推翻资 本主义制度,把人类引向一个新的时代,使劳动群众、各民族、社会以及整个人类获得 完全彻底的解放。从全世界的范围来看,在各种基本社会形态之间存在着从一个社会向 另一个社会过渡的历史时代。在过渡时代,处于统治地位的旧的社会经济形态开始被打 破,新的社会经济形态诞生并逐步发展。新的制度战胜旧的制度一开始只是零星的现象 ,然后逐渐扩大成为普遍现象。在历史进程中从未出现过一种社会经济形态对另一种社 会经济形态的替换在全世界所有国家和各大洲同时地、迅速地一次完成的现象。同样, 一个时代的各个历史运动的发展也不会是一种模式和直线前进的,正如列宁所说:“每 个时代都有而且总会有个别的、局部的、有时前进、有时后退的运动,都有而且总会有 各种偏离运动的一般型式和一般速度的情形。”(注:《列宁全集》第2版第26卷第143 页,第145页,第143页。)
  这里所说的是大的历史时代。一个历史时代又可以分为若干个不同的时期或阶段。列 宁就常常把“时代”作为“阶段”的同义词来使用,或者用“时代”来指称某个大时代 中的一个小时代,认为每个大的历史时代经历的不同发展阶段,也可看成是其中不同的 小时代,而阶段之长短、时代之大小,又都是相对的。
  关于当今时代的性质问题,越南共产党认为,“后工业社会”时代、“信息社会”时 代、“智慧文明”时代等提法突出了时代的某些方面的重要特征,但回答不了当今时代 的社会经济本质是什么和哪个阶级处于时代的中心的根本问题。应当“从社会基础及社 会整体性上揭示人类社会历史的时代性”。(注:阮德平《关于社会主义历史命运的若 干思考》,载于李慎明主编《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 24页,第34页。)因此,越南共产党坚持认为,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看,俄国十月革命“ 为民族解放和全人类的解放开辟了道路,开创

了一个历史的新时代——全世界从资本主 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注:《胡志明全集》河内真理出版社1989年版第10卷第5 94页,转引自《关于当代马列主义的若干问题》中央编译出版社1997年版第85—86页。 )尽管在过去几十年,尤其是过去十几年中,世界形势发生了许多复杂的变化,“苏联 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崩溃使得社会主义暂时陷入低潮,但时代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人类仍然处于以伟大的俄国十月革命为开端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进程之中。 ”(注:[越]马克思列宁主义、胡志明思想学科全国通用教材中央指导编撰委员会《关 于当代马列主义的若干问题》中央编译出版社1997年版第84页,第90—91页。)从资本 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将是一个很长的历史时代。
  为了使人们对这个“过渡时代”有个正确认识,不至于因为某个时期的潮涨潮落而对 整个漫长的世界历史的时代产生错误的估计,越南共产党把“过渡时代”划分为四个主 要阶段:第一个阶段(1917年至1945年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