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正文

关于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命运的三种评判

时间:2006-11-26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从1989年苏东剧变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其间,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坚持下来 的共产党,经历了危机、重组、更新,从捍卫生存转向谋求在欧洲政治舞台上有新的作 为。理论与政策的调整是必然的,正如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必须进行变革和创新 一样。在世界经济全球化和复杂多变的政治形势下,在欧洲左右翼政治力量之间界限非 鲜明化、政治天平向右翼新自由主义倾斜、传统的阶级政治和劳工运动受到削弱的情况 下,这些共产党向何处去?这里将国外一些学者的评判性观点,归纳为如下三种类型。
      一、“边缘化”论
  这一类型的理论不同于人们经常引用的国外经典右翼言论,像十多年前布热津斯基宣 扬的共产主义“大失败”论,日裔美国人福山抛出的哗众浮躁的“历史终结论”。这里 论述的,是西方一些严肃学者就西方共产党本身的变化,包括理论政策的变化、国内政 治影响力的变化、选民支持情况和社会基础的变化等方面所作的严肃认真分析。他们认 为西方共产党在目前已经衰落并边缘化。巴黎政治学院政治历史和社会学教授马克·拉 扎尔在《衰落的西欧共产主义》(注:Mark  Lazar,Fin-de-si  le  Communism  inWestern  Europe,Dissent,vol.47,[Winter  2000],p.62-65.)等文章中的观点,是“边 缘化”论的典型代表。
  在拉扎尔看来,在组织上,现在的西欧共产党已经失去了昔日优势。其一,现在西欧 各主要共产党获得的选票在4%和10%之间波动,而在80年代初期,意共、法共、葡共的 选票分别超过了25%、20%和15%,西共的选票也曾接近10%。法共在1978年曾拥有52万名 党员,现在只剩下不到15万人。其二,成员和选民构成也发生很大变化。原来共产党主 要依靠的人群数量越来越少。其中,传统的工人、农民以及年轻支持者比例减小,而公 共领域的非熟练工人、退休者和老年人的比例增加。随着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的变化, 原来主要围绕无产阶级、集体主义价值和工业社会的阶级冲突构建的共产党,目前已经 丧失了传统社会基础即传统的工人阶级,而且个人主义价值冲击或代替了集体价值。其 三,过去,共产党人试图以自身为核心构筑起一个完整的体系,这个体系包括工会、群 众组织、党所控制下的各种协会等,这些力量曾经为共产党的发展拓展渠道。但现在, 这种特殊的机制已经变得松散了,其各个组成部分,尤其是工会,或者寻求自治,或者 完全瓦解。
  在政治地位和战略上,现在的共产党很难独立发挥作用。拉扎尔认为:“在70年代, 共产党曾经能够在政治上处于攻势地位,经常迫使其他政党按照与共产党关系的亲疏来 界定自己。而现在,他们只能处于守势,并仅依赖其对手或盟友的选择行事。他们日复 一日、毫无目的地努力着,试图减缓颓势,维持自己过去曾有力量的最后一丝残余。” 共产党现在没有什么可行的战略,有时为了显示自己的独立存在,不惜去压制、破坏自 己的左翼盟友。如1998年意大利重建共产党迫使中左政府垮台,1989年瑞典共产党同右 翼结盟以削弱瑞典社会民主工党等。此外,他们还依靠这种手段试图重新界定自己的意 识形态、身份和纲领。
  在意识形态上,现在的西欧共产党处于模糊和混乱状态,没有鲜明的理论标识。“共 产党实际上是由一片片色彩迥异的意识形态碎片缝合起来的。其中,色彩鲜明的几片格 外引人注目,这就是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反法西斯主义和反种族主义。前苏联的 遗迹愈益模糊甚至被全部抹除”。“意识形态不再是形成政党内聚力的要素。相反,它 成为分歧的源泉、不同派别间无休止争吵的焦点”。
  马克·拉扎尔在得出的结论中,虽然承认西欧共产党仍可能继续存在和活动,但却认 为它们无法再进入主流的政治竞争圈而有较大作为,其影响已经边缘化。
      二、“过渡”论
  相对而言,持这一类观点的人要比前一种乐观一些。他们认为目前的西欧共产党处于 过渡期,也就是说,旧的西欧共产党已经消失,而新的共产党还没有明确的、标明自己 独特身份的纲领、战略和行动。在这一过渡期,它们仍然处于危机之中,独立政治行动 能力不强。过去的那种作为整体的欧洲共产主义运动已不复存在,一些共产党还将继续 存在,谋求变化,但前途至今不很明确。美国学者弗兰克·威尔逊的著作《西欧共产主 义的失败:对未来的启示》(注:Frank  L.Wilson,The  Failure  of  West  EuropeanCommunism:Implications  for  the  Future,
New  York:Paragon  House,1993.),显然代 表这种观点。
  威尔逊认为,苏联东欧社会主义的失败,使西欧继续存在的共产党遭遇严峻的挑战, 但是这也促使它们重新思考自己的政治未来。其实,70年代中期兴起的欧洲共产主义理 论和运动,就是对当时日渐严重的危机做出的回应。他认为当时西欧共产党面临的最大 问题是:如何在民主的环境中作为革命性政党存在和行动。欧洲共产主义做了一定程度 的尝试,但最后还是失败了。20世纪80年代,是西欧共产党的困难时期。80年代末期苏 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崩溃使困难加剧了。但也正是这一变化,为西欧共产党提供了契 机:它们可以重新塑造更适合本民族传统的共产党及其未来。但目前西欧现存的共产党 尽管各自作出了不同的道路选择,总体上还是处于矛盾、犹豫和混乱状态。他引用另一 位西方学者斯坦利·霍夫曼的话,描绘过渡时期西欧共产党的两难处境,认为它们的行 为“就像是牧师,既担心过多抛弃现已不具吸引力的教条而失去自己的特征,又担心抛 弃得不够多而失去自己的吸引力。”
  威尔逊评价了处于过渡时期的西欧共产党的前途的三种选择:
  第一种是作为“抗议党”(protest  party),也就是代表那些社会地位低下、受歧视和 压迫的人群。这包括仍然保持过去传统的意识,声称党的目的和作用是克服资本主义社 会的弊病。但这种选择的难题是:这些人群组成杂乱,虽然他们都对社会现实不满,但 利益取向和目标各异。而且这些人是被社会变革抛在后边的,代表这些人,党就可能被 认为是过时的和反社会进步的。另一困难是,获得这些人的广泛支持也不是易事,因为 另外一些更激进的左翼党、新社会运动组织或极右翼党,也吸引了这一人群中的许多人 。
  第二种是作为“温和的中左政党”(moderate  left-of-center  party),这一道路选择 与现在的西欧社会民主党类似,接受现存的议会民主政治,寻求对资本主义的有限改良 ,而不是像过去欧洲共产主义那样,希望通过“议会民主”手段,将来过渡到取代资本 主义社会的

共产主义社会。这种选择的最大困难是:它们很难从既有的、势力相对强大 的社会民主党那里争夺选票,而只能在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力量薄弱的国家或地区有所作 为。另外它们还必须努力把自己同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区分开来,否则自己就被湮没,失 去独立存在的价值。
  第三种是作为“左翼的良知”(Conscience  of  the  left),就是处于作为左翼主流的 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左侧,通过对执政的社会民主党的支持或不支持,来影响其政纲和 行动,提醒其不要偏中或偏右太远。这种立场同社会民主党内的左翼有些类似,力图使 传统左翼的目标和价值不丧失殆尽。这一道路选择本身就表明共产党活动的从属性。
  最后,威尔逊认为上述三种道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