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中国政治论文 >> 正文

中国坚持社会主义会对世界资本主义构成威胁吗

时间:2006-11-26栏目:中国政治论文

马克思恩格斯自始就没有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截然对立起来
  吴:我知道你为何提出这个问题来。现在世界上仍有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原来的两个社会主义大国只剩下一个中国了。至少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把目标对准着中国,尤其美国是这样。倒不是因为中国目前的国力能够威胁资本主义世界,仍然是因为不同的意识形态和不同的社会制度,好像社会主义仍然和资本主义势不两立似的。
  沈:你说得对。这特别表现在美国的对华政策及一些美国政界人士的反华意识上,他们不相信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能够和平相处,所以他们对中国的政策始终摇摆不定,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我提出这个问题,也是因为最近看到国内有一家杂志专门批评美国尤其是美国国会一些议员至今仍抱着顽固的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成见。
  吴:其实何止美国一些议员。议员不直接负政府责任,所以他们说话往往口无遮掩。其实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领导人虽然在口头上不得不使用外交辞令,但其内心何尝对社会主义放心。外交辞令只是应付场面而已!
  沈:那末,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潜在的互相威胁是确实存在的吗?
  吴:此事说来话长。过去似乎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现在正在消失。过去在意识形态上的死硬敌对有些也是人为造成的。现在可以说句公道话,认为不管历史条件如何共产主义必须尽快代替资本主义并以此作为现实任务,这样提并这样做,其始作俑者,倒是某些共产主义信奉者,但是事实早已证明,这是不正确的,它违反社会自身发展的法则,也不合马克思主义的本义。现在应当是说清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沈: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当然不是说资本主义将永世长存,或者像前苏联坍台时日裔美国人福山先生所说的,从此人类的理想将消失,人类将永远是资本主义的天下。这离科学太远。现在请你谈谈社会主义者过去对资本主义看法问题上的失误。
  吴:长话短说。马克思恩格斯自始就没有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看成截然对立,绝对对抗,虽然在他们那个时代资本主义的剥削十分残酷,危机不断。马克思恩格斯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关系的最基本的观点是:新社会因素是在资本主义母胎内自然地孕育成熟起来的,只有新社会因素特别是社会主义倾向的新因素在资本主义母体内成熟到足够的程度时,社会主义才能够代替资本主义,否则,是不可能的。
  沈:所谓新社会因素成熟到足够的程度,是什么意思?
  吴: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本义,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物质上,就是要有足以实现社会主义的高度发达的生产力;精神上,要有足够的政治民主、公民自由、社会公正(当然都要由法律来规范),劳动人民具有政治统治的能力。
  沈:在马克思那个时代,显然没有具备这种条件。
  吴:由于当时资本主义危机频繁、社会动荡不宁、资产阶级统治显得无能为力等原因,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这段时期内,马克思恩格斯确曾对资本主义的生存能力判断失误,因此有一时的过急的思想和行动。七十年代以后,他们逐渐清醒过来了。1895年恩格斯在一篇文章中明确地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并分析说:“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情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致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资本主义“还具有很大的扩展能力”。(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65年中文版第22卷,595-600页)不仅如此,恩格斯还对使用“共产主义”一词持慎重的态度,认为实现共产主义是难中又难的事,不可轻言共产主义。1894年他在给考茨基的一封信中说:“共产主义一词我以为当前不宜普遍使用,最好留到必须更确切的表述才用它,即使到那时也需要加以注释,因为实际上它已三十年不曾使用了。”(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74年中文版第39卷,第203页)
      有两种社会主义革命:一种是马克思的,另一种是列宁的
  沈:这倒未曾听说过。后来又怎么普遍使用起共产主义一词来了呢?
  吴:那是从列宁开始的。1917年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成功,列宁立即将党的名称由社会民主工党改为共产党,并成立共产国际,领导世界革命。在共产国际领导下的各国共产党,除少数外,大多命名为共产党。在列宁使用共产主义一词时,他已把实现共产主义定为当前现实的奋斗目标。
  沈:大概列宁认为那是当然的事。但是列宁的“共产主义”最终岂不也成为“只是一个幻想”?
  吴:列宁毕竟是世界历史上开创社会主义实验事业的一个伟大人物,他在特殊历史条件下作出了非凡的选择,这一点应当肯定。列宁是在战争使国家破败的特殊条件下开始干这件事的。他认为当时俄国生产力水平低下,不足以实现社会主义,但他相信足以实现社会主义的因素能够在共产党政权领导下创造出来。所以,就有两种社会主义革命:一种是马克思的,这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马克思有一句名言:“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所以,马克思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将业已在资本主义母体内孕育成熟了的新社会因素从资本主义桎梏中解放出来。另一种是列宁的,列宁的社会主义革命则是在几乎很少有新社会因素的国家里利用特殊条件夺取政权,然后利用政权的力量将应有的社会主义因素创造出来。一个是“解放已有的”(设想经过和平的或暴力的方式),一个是“创造未有的”(在二十世纪大抵通过暴力革命)。大致说来,前者就是马克思主义,后者就是列宁主义。
  沈:在马克思著作中,曾有“通过卡夫丁峡谷”一说,想来就是指此而言。
  吴:卡夫丁峡谷原为古罗马的卡夫丁城外的一个峡谷,地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罗马军攻打意大利,于公元前321年败于此地,因此卡夫丁的峡谷成为古罗马史中的名地(后来罗马终于征服了意大利)。马克思以卡夫丁峡谷比做社会发展中的资本主义阶段,称必须通过卡夫丁峡谷才可以进入社会主义。后来,社会主义者中间有“跨越卡夫丁峡谷”的争论。列宁和中国共产党人基本上可说是属于“跨越式发展派”。
  沈:照此说来,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并不是一回事?
  吴:不完全是一回事。提“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一种发展”尚可备一说,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词就显得勉强了。比较确切一点,应该说是马克思恩格斯主义和列宁主义,而后者是前者的一个最大最有决定性影响的学派。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首先给我们送来的主要是列宁主义。
      列宁认为他所犯的最大错误是没有处理好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关系
  沈:列宁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是一项大事业,开创了世界新局面。现在苏联社会主义本身虽然失败了,但社会主义依然在世界上存在着。应当怎样来评价这件事?主要历史教训是什么?
  吴:列宁在俄国革命一开始便向共产主义冲击,并且认为世界革命时机已经到来,对帝国主义时代的资本主义生命力估计失当,这些都是大错。难得的是,列宁在碰了几个钉子之后便很快醒悟过来,公开承认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遭受了严重的失败,承认这样做不仅没有造成生产力的提高,反而造成生产力的破坏,因此,如果不实行退却,苏维埃就有灭亡的危险。
  沈:我记得我们上次谈话时你也提到了列宁重新修正了他自己对于共产主义的看法。
  吴:不错。列宁是第一个将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或初级阶段

看成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人,就是说,他将社会主义直接纳入共产主义之中。在经过几次重大挫折之后,列宁开始改变了他原来的看法,开始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相对区别开来,认为“只有在社会主义完全取得胜利之后,才能发展出共产主义”,并说“对待共产主义这个词要十分慎重,决不可胡乱吹嘘。”(见《列宁选集》第4卷,第141-143页)当然,这不是否定共产主义这一人类所憧憬的伟大理想,而是说,要实现共产主义理想,首先要跨过社会主义这一关。而要跨过社会主义这一关,现在看来,也决非轻而易举。现在,我们不仅要确切地解释究竟什么是共产主义,而且首先要解释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在今天的世界里正在两个场合进行试验:一个就是在二十世纪出现的那些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些国家里我们已经看到社会主义经历了辉煌的胜利,也经历了严重的失败,许多事情正在改革中重头做起;另一个场合就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包括知识阶层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