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中国政治论文 >> 正文

现代工业文明与科学社会主义的历史命运

时间:2006-11-26栏目:中国政治论文

 随着社会主义运动的不断发展,人们对社会主义本质及其历史命运的认识不断深化, 而社会主义事业本身正是在这种从不间断的反思和革新中走向辉煌。过去,在中国共产 党领导人民积极探索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同时,苏联和东欧国家社会主义建 设过程中的种种矛盾日趋尖锐,由此引发的苏东巨变意味着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模式 ——“苏联模式”的失败,人类历史更深入而全面地步入了现代化和全球化发展轨道, 这一切都推动着人们从不同立场和角度重新认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本文试图以马克 思主义现代化理论为指导,就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和意识形态的相互关系从宏 观上作一些反思。
      一、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同源性
  现代化本质上是以工业化为动力和核心的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演进的历史进程,资 本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两种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都是世界现代化进程发展的必然结果[1 ]。没有以现代工业文明发展为基础的世界现代化进程,就没有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和意 识形态,同样也不会有科学社会主义事业的产生和发展。人类的社会主义理想和对这一 理想的追求是随着现代工业文明兴起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而产生的,是随着现代 工业文明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而发展的。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经历了“原初现代 化”(即工业革命前的资本主义手工劳动时期)、三次工业革命和工业化浪潮以及当代信 息技术革命等几个历史形态,而与每一个发展阶段相对应的,都是资本主义和科学社会 主义事业新的发展和进步。
  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社会主义理想都产生于“原初现代化”时期。没有生产力的发展 以及由此而出现的“原初现代化”进程,则不会产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不会产生人 类对社会主义理想的追求。工业革命和工业化浪潮的开始使资本主义社会制度逐步走向 成熟,其内在的基本矛盾由此也逐步暴露,而这正是社会主义理论从空想发展为科学的 基本物质前提。没有相对成熟的大机器生产,就没有相对成型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社 会制度,就没有资本主义矛盾的暴露和激化,先进思想家便无以客观认识资本主义制度 ,无以揭示人类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无以找寻战胜资本主义和实现社会主义的现实途 径和力量。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开始就把大机器生产视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建立的基本前 提,强调社会主义作为崭新的社会制度是对机器大生产发展要求的更主动的适应。同时 ,任何背离现代工业文明发展轨道的社会主义思潮都受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批判。他 们认为,脱离了现代大工业发展的客观条件,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产生是不可思议的, 相对落后的生产力状况和经济政治发展水平只能造就“社会主义的讽刺画”[2];那些 不能反映现代工业社会发展要求的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思潮,都因其“完全不能理 解现代历史的进程而令人感到可笑”[3]。
  19世纪70年代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和工业化浪潮,使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阶段进一 步发展为更高级的历史形态——垄断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变得更为成熟,资本 主义的影响笼罩了整个世界,但由此也发展和激化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的各种矛盾 。正是在这一客观前提下,社会主义运动才得以实现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变,由此而诞生 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制度模式。垄断资本主义时期社会矛盾的 发展,二战前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这一切都推动着更多的国家和人民 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道路虽不完善,但在二战前的现代化运动中成 就显著,展示了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也奠定了二战中战胜法西斯侵略的强大物 质基础。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社会主义制度跨越了一国的界限,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 种国际性的新型社会制度体系。随着社会主义事业实现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变,在社会主 义制度下如何适应现代工业文明发展的基本规律和要求,从此成了执政的共产党人急需 解决的重大课题。能否在现代工业文明主干道上与时俱进,成了社会主义建设成败的关 键。
  毫无疑问,战后开始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和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当代信息技术革命浪潮 曾同时为资本主义发展和社会主义事业的进步带来新的契机和挑战。然而,战争结束后 ,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遭遇了各种重大挑战后,继续保持和扩展了其先发优势,而苏 联及其影响下的社会主义国家由于没有能够紧紧追随现代工业文明前进的步伐,在新科 技革命和世界一体化浪潮中遭受严重失败,从反面说明了社会主义运动与现代工业文明 之间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从20世纪70年代末期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通 过不断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紧紧追随现代工业文明前进的步伐,在一个原先基础 极其薄弱的国家情况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有力地说明了科学社会主义事业 的美好前景和强大生命力,同时也充分说明了社会主义事业沿着现代工业文明发展主干 道探索前行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客观回顾历史发展和变化的轨迹,我们不难发现:现代工业文明的每一步发展都同时 为资本主义发展和社会主义运动带来了机遇和挑战;脱离了人类文明的主干道,科学社 会主义事业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历史上曾经存在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 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等多种社会形态。从时间上说,有先后关系,也 有一定时间内共存的并列关系,这已是不争的历史事实。过去的五种社会形态“依次递 进说”既不符合历史事实,当然也不存在充分的理论根据,早已受到严谨的社会科学理 论工作者的批判。误解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论”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在它所引发的 各种错误认识中,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它使我们长期以来片面地认为:社会主义运动起 源于资本主义的兴起和衰落,而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便意味着资本主义的灭亡。这种认 识使我们忽视了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同源性的认识和研究,忽视了尊重现代工业文明 发展规律对于科学社会主义事业的重大意义,忽视了对资本主义客观存在的先进性及其 发展趋势的认识与研究,忽视了对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制度长期性和艰巨性的认识和研究 ,给整个科学社会主义事业造成了十分严重的损失。
  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超越,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都同样起源于现代工业 文明的兴起和发展,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是人类文明主干道上长期共存和发展的两种制 度和意识形态,这是历史发展的基本事实。历史事实就是最好的理论逻辑。我们只有从 这一基本事实出发,而不是从抽象的理论或教条出发,才能客观认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 义,从而得出科学的结论。
      二、工业文明带来共同的机遇和挑战
  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进程,有其自身运行的客观规律。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和意识形态存在着差别和对立,但同源于现代工业文明发 展主干道的基本特性,决定了他们必然面临许多相同的机遇和挑战。
  从历史的纵向发展看,工业化必然造成各国社会的发展和深刻变化,如经济的进步、 社会经济结构的变革、政治上层建筑的演变、新社会阶级分层的形成、人们思想和观念 的更新,等等。在对待工业文明带来的基本发展趋势上,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者的 态度及基本对策必定有着本质区别。马克思主义为我们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科

学社会主义者无疑能够更好地应对现代工业文明所带来的各种机遇和挑战,更好地推 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但无论是我们所希望的,还是我们力图克服或避免的,无论 是在资本主义国家,抑或社会主义国家,现代工业文明发展造成的基本趋势都是注定会 出现的。从这一意义上说,不论各国的传统和国情有何差异,“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 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4]。
  从世界历史的横向发展看,从分散到整体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基本趋势,但整体世界的 形成却主要是工业文明发展的基本成果。工业化引起的世界整体化,必然造成世界各个 国家和地域的“相互依存”,全球化是这一趋势发展的必然结果。在这一发展过程中, 无论是在资本主义国家或社会主义国家,也无论是在发达国家或不发达国家,人类都必 然愈来愈多地面临着全球共同问题的挑战,世界的“相互依存”推动着各国的互助和合 作,在客观上已经不可能再允许“两个平行市场”之类现象产生或存在。和平与共同发 展、人口、生态环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