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站在21世纪的历史方位上认识邓小平理论的时代价值

时间:2006-11-26栏目:邓小平理论

【 正 文 】 
在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发展史上,最具有时代意蕴和典型意义的,无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形成和拓展。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既继承前人又突破陈规,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从时代特征和中国国情出发,科学地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找到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道路。 
20世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选择和拓展,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们党拥有了邓小平理论这一科学理论指南和锐利思想武器。邓小平理论,是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条件下,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过程中,在总结我国社会主义胜利和挫折的历史经验并借鉴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兴衰成败历史经验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它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有机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不仅属于20世纪,而且属于21世纪,对于21世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继续拓展,必将发挥久远性的指导作用。 
邓小平理论对处于和平与发展时代的21世纪中国具有久远性的指导作用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世界格局逐渐发生了重大变化,时代主题也在量变之中发生了质变。一是新科技革命和高科技的广泛应用给人类生活和社会发展带来了极其巨大的影响,以至向传统的社会制度和社会形态理论提出了诸多前所未有的新课题;二是世界性战争失去了全面爆发的客观条件,和平与发展逐步代替战争与革命而成为时代的主题,在这样一种时代背景下,经济全球化和世界政治多极化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三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施了若干改革与调整措施,使资本主义制度在具体运作中出现了与自由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阶段许多不同的新特点,由此引起世界不同社会制度之间的关系由绝然对立到开放交融;四是50年代形成的社会主义阵营因内困外窘而逐步解体,部分社会主义制度向其他社会制度转型,传统的社会主义理念和实践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面对如此种种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的新变化,如果固守马克思主义书本上的具体结论和基本原则,则很难作出清晰的梳理和正确的判断,以致不得不陷入迷惘和困惑。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敢于直面新时代,研究新情况,回答新问题,总结新的实践经验,以寻求社会主义新的生路。邓小平正是这样一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反复强调,“世界形势日新月异,特别是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很快。现在的一年抵得上过去古老社会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91、292页) 
把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性和实践性有机地统一起来,着力解决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社会主义面临的新的课题,是邓小平以新的思想、观点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征。一方面,邓小平非常重视对冷战之后世界新格局的梳理和时代新主题的揭示,善于透过纷纭芜杂的国际事务现象,抓住世界格局新变化的本质,寻求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契机和基点。由此精辟地指出,当代世界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发展问题。和平与发展的国际格局,给中国带来了非常有利的条件,不仅提供了加快发展的宝贵时间,使我们“能放胆地一心一意地好好地搞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建设”,而且扩大了对外开放的空间,使我们“利用国际和平环境更多地吸收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加速国内经济建设。同时,中国的发展又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积极影响,从世界政治意义上说,“中国的发展是和平力量的发展,是制约战争力量的发展。”因此“利用现在有利的和平国际环境来发展自己”,是中国对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责任。(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8、281页)另一方面, 邓小平非常重视从时代变化的高度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经验进行深刻的总结,从中透析社会主义发展的新问题,梳理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思路。他反反复复地指出:“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问题是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我们的经验教训有许多条,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63、116页)如何解决这个根本问题?邓小平明确指出,只能一切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在走自己的路的实践中,不断总结人民群众把社会主义理想具体化的实践经验,来丰富、完善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上述两个方面——提炼时代主题,总结根本经验,也就是马克思主义面向新时代,回答新问题。自然,它所产生的伟大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也就在既适应时代特征、又符合中国国情的新的起点和层面上赋予了马克思主义新的生命力。从根本意义上说,邓小平理论是和平与发展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它对处于和平与发展时代的中国社会主义发展,必然具有长久性的指导作用和时代价值。 
世纪之交,世界局势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突出表现为一些局部地区战争频仍,西方国家对我“西化”、“分化”图谋加剧。这种现象是否意味着邓小平关于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概括已经过时,21世纪的时代主题将不再是和平与发展?这是向21世纪跨越必须首先搞清楚的重大问题。在这个关乎全局的重大问题上能否保持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认识,不仅直接关系到我们对国际格局的总体判断,而且直接关系到我们能否坚定不移地贯彻邓小平理论的基本原则和战略思想。假如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判断已经过时,那末作为和平与发展时代的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也就失去了现实的时代价值。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和邓小平的基本理论为指导,对世纪之交国际国内的复杂变化进行了精辟分析,作出了科学判断,深刻指出,“尽管天下仍很不太平,但在较长时期内避免新的世界大战是可能的”,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多极化格局的最终形成将是一个充满复杂斗争的长期过程,但这一历史方向不可逆转”;“经济全球化趋势已经和正在给各国经济发展带来深刻的影响”。(注:江泽民:1999年11月15日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这一重要论述,完全符合世纪之交国际格局的现状和21世纪世界变化的趋势。21世纪的时代主题所以仍然是和平与发展,取决于这样几个内在因素:其一,随着世界民主独立力量的发展,一两个超级大国主宰世界的局面将不复存在,世界政治多极化格局将在21世纪愈益凸现,并且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这是制约新的世界大战的最重要因素。人类在多极化格局中将赢得更多的和平环境和发展机遇。其二,随着世界市场的进一步扩大和经济全球化趋势的进一步加剧,追求发展特别是寻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将成为21世纪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问题。人类在经济全球化趋势中将面临着更多的发展课题。其三,随着现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力质的飞跃,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都无可回避地必须调整现存的生产关系乃至政治上层建筑,否则难以生存。改革和调整将继

续成为21世纪世界发展中的主潮流。人类在改革与调整潮流中将创造更多的相互开放、共同发展的机遇。总之,21世纪的世界,将是沿着和平与发展的主题不断前进的世界。处在这样一种时代背景下,中国社会主义的一切重大战略问题,必须以邓小平理论的基本观点和基本原则为指导。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生机勃勃向前发展的最根本保证。 
邓小平理论是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学说,是对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学说,是对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基本规律的系统揭示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既是邓小平理论体系中的最重要观点,又是形成邓小平理论整个科学体系的基石。按照邓小平和党的十五大的科学预测,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至少需要一百年时间。起码到21世纪中叶,我们都必须致力于完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任务。因此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