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邓小平对外开放政策的发展观

时间:2006-11-26栏目:邓小平理论

【 正 文 】 
实现经济发展是20年来中国的中心,也是开放经济理论建设的核心。显著的发展取向是邓小平对外开放理论的一大特点。这种发展取向理论的中心是如何利用开放实现发展战略。利用外资和发展外贸以弥补两个缺口,是发展中国家开放理论的经典。中国没有否定这一理论,却为这一理论创造了新内容。外资利用的意义,除了满足高速增长的资金需求外,同时有助于技术引进,管理方式的改善,世界市场的开拓,产业结构的提升。更深刻的是,中国利用外资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促进了国有企业的改造,以及传统经济运行机制的改善。跨国公司的国际投资理论,被改造为发展中国家利用外资理论,其中重要的是跨国投资的优势与战略学说被改造为外资优势如何转变为本国优势,以及本国已有优势如何用于吸引外资。如果说,跨国投资理论是发达国家海外经营战略理论的话,那么吸引外资理论是发展中国家开放型发展战略理论。邓小平对外开放理论在这一方面的创新与中国外资利用的成就一样丰富。 
发展是对外开放的一个基本目的,这无论在发展中国家的实践中还是在发展经济学的理论中都是这样。 
在西方经济发展观中,一种观点认为,经济发展应当用几个主要指标来衡量,其中首先是国民生产总值,同时还有收入分配、就业状况等。金德尔伯格指出,各种不同的发展目标,是通过各种不同的发展尺度来反映的。当着眼于物质产出时,用国民生产总值或国内生产总值。民众贫困的水平是通过收入分配来表示的,同时还有就业状况。(注: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等著,张欣等译:《经济发展》, 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版第9页。)另一种观点认为, 传统计算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数不适合于作为发展战略的主要目标和发展战略成败的唯一标准的。因为高速增长中可能同时出现了日益增加的失业和就业不足,现代化部门的就业增长率要比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率慢得多,伴之以增长的可能是更不平等的收入分配和社会上许多阶层的日益严重的相对贫困化。(注:转引自查尔斯·K·威尔伯主编, 高@①等译:《发达与不发达问题的政治经济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490~491页。)这种观点强调发展中的收入分配,认为人均收入增长快的国家如果收入的增长完全落入富人手中,同时出于增长的原因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的技术所以失业率没有降低,则其发展程度较差,但获得了以后发展的更大潜力;另一个人均收入增长较慢的国家,失业率降低了,因而从增长中受益的是最贫穷的阶级,那么其发展程度较好。(注:塞缪尔·亨廷顿等著,罗荣渠主编:《现代化理论与历史经验的再探讨》, 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年版第52~53页。) 
中国经济的发展与一般发展中国家具有相同的任务,既要提高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又要实现较高的就业水平和收入的平等。但是,如何更快更好地实现这一目标呢?邓小平的经济发展观不仅深刻体现了经济发展的标准,而且包含关于实现这种发展的战略思想。邓小平强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我国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同时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这就在发展速度与发展质量上实现了高度的统一,不仅体现的发展目标,而且明确了发展道路,比发展经济学一般确定发展的收入平等标准要深刻得多。 
发展是硬道理,这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内容,因而邓小平对外开放理论也同样与发展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邓小平对外开放理论的发展观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为发展标志 
在谈到中国的经济发展目标时,邓小平多次以具体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表达他的发展思想。他指出,中国的发展目标是到本世纪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八百美元,整个国家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美元,实现小康,再花三十到五十年时间接近经济发达国家的水平。他指出,“从一九八一年开始到本世纪末,花二十年的时间,翻两番,达到小康水平,就是年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八百到一千美元。在这个基础上,再花五十年时间,再翻两番,达到人均四千美元。那意味着什么?就是说,到下一个世纪中叶,我们可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年国民生产总值就达到六万亿美元,属于世界前列。(注:《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1987年3月8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12 页。) 
在这里,邓小平的开放型发展观首先是以国民生产总值为标志的发展观,这表明,国民生产总值是发展的一个首要标志。事实上,尽管西方学者指出了国民生产总值的局限性,他们仍然无法提出一个更有标志性的指标来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目标。其次,邓小平的开放型发展观是一种国际比较观,他不仅注重中国本身的发展,而且尤其注重中国在国际上的相对发展水平,特别是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相对发展水平不仅激励了人民的发展热情,而且提醒了人民发展的艰巨性。第三,邓小平的开放发展观是一种国力观,不仅注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而且注重整个国家的国力水平。提高综合国力与提高全体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是相一致的。 
二、以开放实现更高的发展速度 
发展速度历来是邓小平十分关注的问题。无论是他强调更快地开放、步子更大的改革,还是讲使我们睡不着觉的是能否避免经济的滑坡,都环绕一个经济发展的速度问题。尤其是关于“发展是硬道理”的著名论断,更表明了邓小平理论中对发展速度的重视。开放为了更快的发展是邓小平对外开放理论的又一个要点。 
邓小平揭示了有几个高速发展时期是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经济发展会有阶段性,经济发展全过程要有几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其他国家有这样的经验,中国也需要通过开放来实现这种形式的发展。这是邓小平开放型发展战略中的一个重要思想。邓小平指出:“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曾经有过高速发展时期,或若干高速发展阶段。日本、南朝鲜、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就是如此。现在,我们国内条件具备,国际环境有利,再加上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长过程中,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比较好的阶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够办到的。”(注:《在武汉、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75~377页。)邓小平的这一高速发展观,总结了国际发展经验和发展规律,也表明了国际条件是可能实现一国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的思想。 
中国开放型的高速发展在世界发展史上将具有普遍意义。邓小平指出,如果中国实现了发展目标,就是“给占世界总人口四分之三的第三世界走出了一条路”。(注:《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1987年3月8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12页。)这表明, 中国的发展是发展中国家发展道路的一种探索。 
高速发展的实现,其中一条是通过对最有利的地区的更快开放。邓小平的战略是以沿海的快速发展带动内地,他指出,“沿海地区要加快对外开放,使这个拥有两亿人口的广大地带较快地先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这是一个事关大局的问题。”(注:《中央要有权威》

(1988年9月12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77~278页。 )邓小平特别提出用中心城市的开发开放的加快来带动整个国家的发展速度:“要实现适当的发展速度,不能只在眼前的事务里面打圈子,要用宏观战略的眼光分析问题,拿出具体措施。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条件更好,可以更广大地开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注:《国际形势和经济问题》(1990年3月3日),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55页。)邓小平是从人才、技术和管理等因素上考虑高速发展实现中的拉动力量的。在谈到浦东开发开放时他指出:“那一年确定四个经济特区,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