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论邓小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构想的哲学底蕴

时间:2006-11-26栏目:邓小平理论

【关 键 词】计划经济/市场经济/基本制度 
【 正 文 】 
邓小平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总结国内外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借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生产力的有效手段,突破马克思主义者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一般思维方式,创造性地提出了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计划、市场不属于制度范畴,它们是调节经济运行方式、优化资源配置的有效手段。邓小平的这些新认识,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创造性地建构了市场经济与社会基本制度的分离与统一,逻辑地推出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的有机结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一、计划与市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都属于社会运行机制范畴的辩证认识,是选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前提 
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不属于制度范畴。邓小平认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市场经济运行机制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机制,不等于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他说:“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某些好东西,包括经营管理方法,也不等于实行资本主义。这是社会主义利用这种方法来发展社会生产力。”〔1〕(P236 )“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虽然方法上基本上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相似,但也有不同,是全民所有制之间的关系,当然也有集体所有制之间的关系,也有同外国资本主义的关系,但是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的,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不能说只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在封建社会时期就有了萌芽。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1〕(P236)所以,从本质上说, “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问题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更有力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我们过去一直搞计划经济,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就更能解放生产力,加速经济发展。”〔2〕(P148—149)邓小平强调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都是有效地促进生产力发展的运行机制,都可以为人类不同社会形态所选用。 
计划与市场更不属制度范畴。邓小平多次强调:“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2〕(P373)计划是国家或政府采用经济的、法律的、行政的手段调节国民经济的总量和结构,引导国民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一种方式。市场也是调节经济活动的一种手段。市场调节经济活动主要表现为两方面:一是通过市场价格的自发涨落,调节供求关系的变化。二是通过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而交换社会劳动。由此可见,市场与计划不带有社会制度性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说:“为什么一谈市场就说是资本主义,只有计划才是社会主义呢?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嘛。只要对发展生产力有好处,就可以利用。它为社会主义服务,就是社会主义的;为资本主义服务,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像一谈计划就是社会主义,这也是不对的,日本就有一个企划厅嘛,美国也有计划嘛。我们以前是学苏联的,搞计划经济。后来又讲计划经济为主,现在不要再讲这个了。”〔2〕(P203)“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比较, 它的优越性就在于能做到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保证重点。缺点在于市场运用得不好,经济搞得不活。计划与市场的关系问题如何解决?解决得好,对经济的发展就很有利,解决不好,就会糟。”〔2〕(P16—17)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更进一步强调市场与计划都是经济手段,不能凭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作为划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 
邓小平关于计划与市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思想,独树一帜又非常科学地解决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及其他共产主义理论家没有解决的社会主义制度与现代化所需要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在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时代,市场经济是和资本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并作为其组成部分而存在的。他们肯定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显示的巨大的进步作用,资本主义社会在不到一百年间创造的社会生产力比资本主义以前的总和还大得多。同时,他们也看到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过程中,必然同时完成着资本对劳动的剥削,在经济巨大发展的同时伴随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同步扩大。因此,市场经济同私有制联系起来,必然造成贫富悬殊,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市场经济使社会经济生活完全由价值规律这只无形的手来调节,市场经济也受着自由竞争和无政府状态制约,其运行机制往往在危机的周期波动中进行。所以,在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革命胜利后的社会主义社会中,私有制被消灭,商品货币关系随之消失,市场也不复存在,整个经济活动采取的是计划经济。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由于没有完全弄清楚经济落后的国家取得革命胜利后的社会主义社会所具有的特殊性,基本上都延续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一看法,认为社会主义社会中没有市场经济。因而,对与此相联系的产权分离、内部分工、竞争等导致的“不平等”、技术专家在生产活动中的特殊地位等等社会现象予以否定。然而,在经济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否定了这些,就必然否定现代化,社会主义只能在贫穷中痛苦挣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对过去传统社会主义理论有关市场经济的错误否定进行了否定之否定,大胆地把现代工业文明中的市场经济纳入当代的社会主义含义中,将长期以来被割裂的社会主义社会和市场经济沟通了。 
二、市场经济体制与社会基本制度的辩证统一,是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 
经济体制与社会基本制度是相互独立的。首先,经济体制与社会基本制度不是位于同一层次的。经济领域的运行机制与基本制度虽然都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它们都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体现,但生产关系的内容是一个多层次的复杂系统,其中有的关系是基本的、决定性的,有的关系则是表层的、被决定的。基本制度所反映的生产关系属于前者,因为生产资料所有制、劳动过程和分配过程中的人与人的关系,决定着整个社会经济形态的性质;运行机制所反映的生产关系则属于后者,因为它只是具体的组织生产、交换过程中的诸如资源配置方式这样一类的组织经济关系。其次,它们之间还可以相分离,在肯定社会基本制度及其他一些政治因素决定经济体制的同时,还应该肯定,依附于一定基本制度的经济体制一旦产生、成熟,它还具有相对独立性。人们可以根据现实社会的客观实际,特别是社会发展所处的历史阶段、生产力发展状况、经济政治环境和社会心理等因素选择不同的经济体制。在同一社会基本制度国家的不同历史发展阶段,由于以上因素的变化,可能选择不同的经济体制;不同社会基本制度的国家,也可以在经济体制上相互吸取对方的长处。因此,经济体制与社会基本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分离的。 
经济体制与社会基本制度又是相互统一的。市场经济作为体制性范畴,它反映商品经济一定发展阶段的一些共同标志、共同规定,即市场经济所具有的共性、一般性和普遍性。因而对它的认识、考察和选择,

在这个层次和范围内可以不依存于社会基本制度的性质。然而,市场经济在体制的范围内显示其共性、一般性、普遍性的过程中,还包含着一定的社会的和历史的规定性。市场经济体制的存在总是和一定的社会基本制度相联系。市场经济一旦与一定的社会基本制度相结合,它既会影响该社会基本制度的发展和变化,也会更多地受该社会基本制度的制约,使市场经济具有该社会基本制度性质的个性、特殊性。因此,市场经济体制与社会基本制度之间既可以分离,也可以在重新选择中达到统一。现实存在的市场经济,当它同资本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时,便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当它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时,便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邓小平在市场与计划、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创新中,一方面把市场经济与社会基本制度相分离,形成一般意义即共性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范畴,另一方面又强调市场经济必然要与一定的社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