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战争与革命”到“和平与发展”——对时代主题的再认识

时间:2006-11-26栏目:邓小平理论

【 正 文 】 
提出和平与发展问题,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特别是时代学说上的重大突破,也标志着邓小平理论走向成熟。它既是制定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战略方针的理论基础和科学根据,也是观察和处理国际问题的出发点与立足点。 
一、20世纪划分为两个时代 
时代性质是由时代主题或时代的基本特征决定的。据此,根据不同的时代主题,20世纪大体可分为两个时代。上半期被称为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由于这个阶段的时代主题或基本特征是战争与革命,所以通常又称为战争与革命时代。列宁就常把帝国主义与战争联系在一起,又称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更直截了当地说,“现在的世界,是处在革命和战争的新时代。”确实,20世纪上半期是个大动乱时期,资本主义的发展危机引起了两次世界大战,战争又引起了两次世界范围的革命高潮。把这个时期定为战争与革命时代,是准确的,合乎当年的实际,一直也没有什么争论。 
20世纪下半期的时代主题和基本特征变为和平与发展,世界也就进入了和平与发展时代。进入战争与革命时代,由于经历着世界大战和各地的革命浪潮,时代主题表现得比较明显,人们容易察觉,所以列宁很快就指出了新时代的到来。而和平与发展时代却不尽相同,国际上不但存在冷战和不间断的局部战争,而且世界还长期笼罩在核大战的阴影下,时代主题表现得不太明显,所以在长达30年的时间没有被正式提出来。 
二、没有认识到时代主题的转换是社会主义遭受挫折的重要原因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时代主题开始逐渐从战争与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到50年代末已基本完成。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一是资本主义通过大调整发生部分质变,从传统资本主义转化为现代资本主义,基本上走出了发展危机,进入了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使帝国主义战争从不可避免变成不大可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重新获得较强的生命力,可以较长期地生存和发展。二是第三次技术革命的突飞猛进大大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还成为大国之间冲突的一个制约因素。技术的发展加上经济结构的调整,使国际化进入一个新阶段,而国际化又成为世界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的推动力量。三是社会主义在一系列国家的胜利和第三世界的兴起以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力量的壮大,从根本上改变了国际力量对比,形成了有利于维护和平和促进发展的总趋势。 
作为时代主题的和平,就是指不打世界大战,这是不应有疑义的。因为和平是相对战争而言,世界和平自然也是相对世界大战而言。所以邓小平说,“因为我们讲的战争不是小打小闹,是世界战争。”“对于总的国际形势,我的看法是,争取比较长期的和平是可能的,战争是可以避免的。……欧洲是决定和平与战争的关键地区。”这都说的是世界战争。对全世界来说,没有发生世界大战,就是和平时期。这也是邓小平一再强调的“难得的机遇”。 
至于发展,则是指全世界经济、科技、社会、文化的全面发展,特别是作为基础的经济的发展,也就是邓小平视为“硬道理”的发展,而不是指社会制度的变革。和平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和平的基础,二者密不可分。 
二战后,虽然局部战争从未间断(只是呈数量减少和规模缩小之势),且不可避免,但终究没有爆发世界大战;同时谁也不能否认,世界经济与科技是以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速度在发展。可见,就是在冷战时期,和平与发展也是活生生的客观存在;冷战后,和平与发展作为世界主题就更突出了。因此,那种认为和平与发展只是奋斗目标而非现实,还硬说邓小平“反复强调和平与发展目标还只是一种斗争的目标,而不是已经变成了现实”;有的竟直接批评提出世界两大问题,说“所谓和平与发展只不过是好心人的主观愿望罢了,实际上是并不存在的;”“如果我们还不能从现实已不存在的‘和平与发展’的海市蜃楼中惊醒,……那等待我们的前景将是非常危险的。”这些就都是不顾事实的推论。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等于说全世界至今仍处于战争状态,经济和科技的大发展也不曾有过,“难得的机遇”只是“主观愿望罢了”。其实邓小平从未说过和平与发展不是现实,更不用说“反复强调”了,恰恰相反,他一再提到“战争是可以避免的”,“维护和平是有希望的”,“要建设,没有和平环境不行”,“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利用国际和平环境……加速我们的发展”,等等,都在于表明现在是和平发展时期,不可使机会错过。而且那种关于和平与发展只是斗争目标的说法,实际上还是在忽视甚至贬低提出这两大问题的重要意义。因为既然从人类社会诞生起,和平与发展就一直是人们追求的目标,现在提出来还有什么新鲜呢? 
为了表明和平与发展面临严重危机或者不是客观存在,近来引证邓小平“和平与发展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的话突然多了起来。其实,这也是误解。如上所述,时代主题或时代特征包含有三层意思:客观现实的根据,发展趋势的表述,斗争任务的规定。和平与发展作为争取完成的任务和奋斗目标,即实现世界的持久和平和普遍繁荣,当然一个也没有解决。正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期间,或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民族民主革命处于高潮期间,作为时代特征的战争与革命都是活生生的客观现实,但没说哪个问题解决了?又如社会主义建设是中国最大的现实和发展趋势,但谁也不敢说问题已经解决了。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见解。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正是由于否认或忽视和平与发展的客观现实,当时代主题已转换为和平与发展时还坚持战争与革命时代的观点和政策,才导致了世界社会主义的严重挫折。时代主题的转换,意味着各国发展和国际竞争的重点在从军事转向经济。因此即使是资本主义国家,只要适应新时代,坚持和平与发展,如日本和西欧以及后来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就都取得了快速发展和长足进步。但苏联却仍然坚持战争与革命时代的发展模式和国际战略。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又一律向苏联“一边倒”,不仅外交上向苏联看齐并结盟,而且社会主义建设也照搬苏联模式。其结果是人们已经看到了的。 
苏联模式在社会主义国家具有普遍性,所以值得稍为一谈。苏联模式是战争与革命时代俄国特殊条件下的产物,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大国,在资本主义包围下,为了生存和发展,不惜一切代价加强经济实力和国防力量的发展模式。单就这一点说,它有一定的必然性。它没有走现代化的通常道路,实行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而是采取了高度集权的专制下的严格管理和粗放经营。这个模式与生俱来就有很大弊端,但它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也发挥过重大的历史作用,如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准备了物质基础,经济上一个时期取得了超过资本主义的高速增长,完成了初步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科学技术和文化教育都有惊人成就,计划经济和福利制度也产生了广泛影响。这些都使社会主义的威望一时大增,对新一轮民族民主革命起了推动和号召作用,也对资本主义国家的改革调整起了促进和借鉴作用。但是随着时代主题从战争与革命向和平与发展的逐渐转换,这种同战争和备战相适应的发展战略和集中管理体制就越来越显得

不适应了,在同资本主义的经济竞赛中陷于劣势地位,最后打了败仗。经过战后恢复,苏联的发展速度已逐渐慢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差距从缩小变为扩大。只是苏联领导出于内外需要而成倍夸大统计数字,如在1976年最后一次公布的国民经济统计中,说当年的国民收入为美国的67%。可是实行公开性后经国际权威机构一算,1989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也只有5120亿美元,约为美国的十分之一。随着苏联的解体和这一神话的破产,苏联模式就退出历史舞台。 
在时代问题上,我们过去可能比苏联还要“左”一些。建国后,我们不去适应时代主题的转换,而是实行“一边倒”践线,“走俄国人的路”。邓小平说,“我们过去照搬苏联搞社会主义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