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现实的哲学和哲学的实现——论邓小平理论的精神实质

时间:2006-11-26栏目:邓小平理论

【 正 文 】 
邓小平理论的精神实质究竟是什么?搞清楚这个问题,不仅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实践意义。本文拟对这个问题作些探讨,意在抛砖引玉,不当之处,恳切地希望得到批评、指正。 
一 
让我们首先探讨邓小平理论的实质,即它在根本上或最一般的意义上究竟是什么。为此,必须在哲学层次上,并沿着决定其性质归属的历史轨迹加以考察。由此可以看到,它的实质是一种真正现实的哲学,是当代中国的真正现实的哲学。 
什么是真正现实的哲学?马克思明确说过:“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因此,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时代:那时哲学不仅在内部通过自己的内容,而且在外部通过自己的表现,同自己时代的现实世界接触并相互作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20页)这个论断不仅揭示了真正的哲学的本质, 指明了哲学随时代变迁的历史必然性,而且强调了必将出现的新时代的哲学的本质特征。这种特征的最主要之点在于它同现实世界变化的关系,以及由此导致的它对以往哲学的存在形态的突破。与以往的哲学不同,它不再“喜欢冷静的自我审视”,“爱好宁静孤寂,追求体系的完满”,“不再是同其他各特定体系相对的特定体系”,而是“面对”“当代世界”,并作为世界的“一般”,“进入”现实世界的各个领域,广泛发挥其“活的灵魂”的作用。(参见同上书,第219、220页)所谓真正现实的哲学,指的就是这种既反映现实世界、又融入现实世界,关注现实世界变革和哲学形态创新,在现实生活中发挥活的灵魂作用的哲学。 
邓小平理论的实质,为什么是一种真正现实的哲学?从根本上说,这是由它的马克思主义的本性所决定的。马克思在他的理论生涯之初,就曾强调指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61页)这一思想内在地规定了他从事科学研究的价值取向和目的,即创立以实际地改造世界、促使现存世界革命化为己任的革命理论。正因为这样,马克思的研究重心,始终在于考察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揭示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科学地回答人类社会“往何处去”这个根本性的历史问题。在方式和方法上,则是强调通过彻底批判现实,“从世界本身的原理中为世界阐发新原理”,“对当代的斗争和愿望作出当代的自我阐明(批判的哲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 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418页)。这样,探究事物的最一般道理, 作为真正现实的哲学存在,就成了马克思主义与生俱有的本性。就是说,它必然要着眼于考察自己时代的本质特征,概括自己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它的内容和外部表现,都必然要和自己时代的现实世界接触并相互作用。也正因为这样,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质始终是自己时代的真正现实的哲学。 
邓小平理论的实质,又何以是当代中国的真正现实的哲学?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性有其内在的规定性,即存在方式上的时代性和民族性。这决定了构成其发展的每一种理论形态,不仅必须具有概括、反映时代变迁的时代特征,而且必须建构与具体实际相适应的民族形式。这是马克思主义发展逻辑的必然要求,同时又是确保其活力和实现的必要条件。不具有时代特征,就意味着僵化和停滞。至于民族形式,正如毛泽东指出的:“马克思主义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页)。因此,邓小平理论的实质,之所以是当代中国的真正现实的哲学,其根据就可作如下分析: 
先从时代特征方面来看。邓小平指出:“现在世界上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或者说发展问题。和平问题是东西问题,发展问题是南北问题。概括起来,就是东西南北四个字。南北问题是核心问题。”(《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05页)在这里,“和平”与“发展”是作为“带全球性的战略”,即用以驾驭和指导全局的策略提出来的;并且,它们始终是“问题”,而不是既成的现实。然而,这两大“战略问题”,又确实是对当今世界的诸多矛盾及其集中表现的科学概括,从而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问题。用马克思的话来说,这种“问题就是公开的、无畏的、左右一切个人的时代声音。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89页)。 事实上,“和平”与“发展”,也已经成为当今时代人类必须面对和力求解决的共同问题,并在根本上左右着每个国家、民族以至个人的活动。就是说,争取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人们,都力图按照自己的方式加以把握的世界主题,是他们正在通过艰苦的努力、甚至尖锐的斗争加以解决的历史任务。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认为,争取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基本内容和本质特征。在理论上正确地概括反映这个本质特征,就是抓住了当今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邓小平理论的实质,之所以是当代中国的真正现实的哲学,其重要根据之一,就是因为它切实做到了这一点。 
再从民族形式方面来看。争取和平与发展的世界主题和历史任务,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就是必须十分清醒地认识到“发展才是硬道理”,坚定不移地“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7、375页)为此, 必须深刻反思世界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和现实,特别是中国的实际情况,全面系统地总结经验教训。这种总结归结到一点,就是邓小平同志在理论上明确提出和深入研究的根本问题,即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可以说,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当今时代的本质特征发出的强烈呼声;研究这个问题,是把握争取和平与发展的世界主题的客观要求。换言之,就是要将社会主义发展问题提到新的历史时代的高度加以思考,为科学社会主义事业谱写新的篇章,为确保中国继续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前进开辟新的道路。而邓小平同志正是围绕这个根本问题,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回答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发展阶段、根本任务、发展动力、外部条件、政治保证、战略步骤、党的领导和依靠力量以及祖国统一等一系列基本问题,从而创立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理论。事实表明,正是这种理论形态,是真正现实的哲学最切合当代中国实际的表现形式,是这种哲学在当代中国同现实世界接触并相互作用的最有效的实现形式。 
二 
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即它所特有的决定它的性质、面貌和发展的根本属性,是它的实践性。这不仅决定了它必然成为真正现实的哲学,而且必然具有实践的唯物主义的基本精神。这种精神是它特有的根本宗旨和主要意义所在,是它的全部内容和功能的集中表现,是它所反映的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是汇集并贯穿于它的整个体系之中的“人民的最美好、最珍贵、最隐蔽的精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 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19—220页)。从实践的唯物主义哲学本身来说,这种精神

其实是它作为一种特定的观念系统的质的规定性,具体地表现为它的精神境界、意识品性、思维方式和思想态势的特点;对于力图把握它的主体而言,则是对他的主观世界的根本性的客观要求,他必须使自己的精神境界、意识品性、思维方式、思想态势与之相适应。据此,对于邓小平理论的基本精神,可以进行如下分析: 
彻底变革现实、实现共产主义。这是共产主义者的根本立场和宗旨,是实践的唯物主义在理论上表现这种精神的一种特定的境界。马克思和恩格斯说:“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5&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