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邓小平用科学的态度对待资本主义的理论研究

时间:2006-11-26栏目:邓小平理论

【关 键 词】邓小平/资本主义/科学态度 
【 正 文 】 
所谓科学的态度,就是立足于现实的求真务实、开拓创新的态度,既不用主观的想象去代替客观的现实,也不拿形而上学的片面性去取代对事物本性的全面把握,更不用墨守成规的办法去应对新的情况和新的问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说明,能不能用这种科学的态度对待资本主义,直接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兴衰存亡。正是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邓小平在领导我国人民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先后从四个不同的方面为用科学的态度对待资本主义的问题,从理论到实践、从原则到具体地指明了方向,使得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能够在风云变幻、惊涛骇浪的国际形势中,绕过险滩暗礁,乘风破浪地朝着实现跨世纪的发展目标奋勇前进,在社会主义处在低潮谷底的时候,赋予它以新的生机和活力。 
一、社会主义当然比资本主义好,而且在经历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取代资本主义 
邓小平用科学的态度对待资本主义的理论,是在处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所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过程中逐步展开的。 
在我国结束文化大革命,开始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时候,社会上出现过一种从右的方面怀疑和反对社会主义的思潮,散布所谓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的言论。要是听任这种言论任意泛滥,显然就谈不上什么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以,为了彻底驳倒这种言论,邓小平首先从社会发展的道路和方向上,从普遍到特殊、从历史到现实详细展开了社会主义当然比资本主义好的论证:“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哪个好?当然是社会主义制度好。”(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67页。)因为社会主义的经济以公有制为基础,生产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物质和文化需要,而不是为了剥削。据此,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就能有共同的政治、经济、社会理想和共同的道德标准。反之,资本主义却无论如何不能摆脱百万富翁的超级利润,不能摆脱剥削和掠夺,不能摆脱经济危机,不能形成共同的理想和道德,不能避免各种极端严重的犯罪、堕落和绝望。所以,尽管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还不完善,又遭受了破坏,但是无论如何,社会主义制度总比弱肉强食、损人利己的资本主义制度好得多。我们的制度将一天天完善起来,它将吸收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国吸收的进步因素,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这是资本主义所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37页。)。即使以我们从长期处于停滞徘徊境地的经济发展速度来说,邓小平指出:“现在我们总结了经验,纠正了错误,毫无疑问将来会比任何资本主义发展得都快,而且比较稳定和持久。”(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67页。)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20多年来取得的经济持续、快速、健康的发展这一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以惊人的准确性证实了邓小平的这个预见。 
不仅从普遍性方面来说,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好得多,而且从特殊性方面来说,近现代的中国历史也说明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走不通,因为它不能摆脱旧中国那种混乱、贫困和落后。具体地说,在过去,国民党搞了几十年的资本主义,结果还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而在今天,如果十多亿人的中国还要走资本主义道路,那么,即使百分之几的人可以富裕起来,会产生一批百万富翁,却绝不能解决百分之九十几的人的生活富裕问题,甚至连温饱都没有保证,最后发展起来也不过是一个附庸国,而且对世界来说这还是个灾难,要把历史拉向后退好多年。所以,在社会发展的道路和方向上,我们必须划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界限,坚持社会主义而摒弃资本主义道路,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不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就没有前途”(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11页。)。 
社会主义制度不仅在共产党人的价值观中比资本主义制度好,而且由于它代表了人类发展的未来,所以必然在发展过程中取代资本主义。邓小平根据当代世界发展的实际,坚定地重申马克思主义的信念说:“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取代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82—383页。)而当着我们在21世纪中叶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时,就将“向人类表明,社会主义是必由之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注:《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25页。)。 
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基础上提出来的一个科学论断,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他们指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150多年来世界历史的发展, 特别是社会主义由理想到现实、由一国实践到多国实践的凯旋进军,雄辩地证明了马克思恩格斯所揭示的这种必然性。但是,20世纪下半叶以来,在一些发达国家仍然存在的资本主义制度在继续发展着,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反而遭遇到挫折,特别是在1989—1991年间发生了苏东剧变、苏联解体那样的严重挫折和暂时复辟,西方资产阶级据此而宣称“现在不是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的时代,而是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扩张的时代”。在这样的时刻,邓小平坚定地重申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客观必然性,其根据又是什么呢? 
这里涉及到的,是一个如何认识资本主义历史进程的问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方面在新的科技革命的浪潮中,努力利用最新科学技术成就,去促进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另一方面,又适应于形势的发展变化,在资本主义制度所许可的范围内,对于私有制实现形式、企业组织和生产管理的某些环节、消费品的分配和再分配,以及建立系统的国家干预机制等方面,调节社会矛盾,使得狭隘的资本主义制度能够容纳社会生产力的继续发展,并使阶级矛盾得到一定的缓和。但是,由于这些调节毕竟是在保存私有制的基础上采取的,它并没有解决私有制同不断发展的生产社会化的基本矛盾;相反地,这种矛盾还在新的基础上不断地积累和加深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南北差距在不断扩大,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内部矛盾——在美国突出地表现为贫富差距继续扩大,在西欧国家则突出地表现为失业率居高不下——在加深和加剧着,资本主义国家在今后无疑还会采取新的调节措施来缓解矛盾,但贪得无厌的指导思想却把资本主义制度引向日益严重的经济失衡,这种不断积累和加深的基本矛盾呼唤着一种新的社会制度来取代资本主义;而苏东剧变、苏联解体则使人民得到锻炼、从中吸取教训,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并能在经过长过程的发展以后最终取代资本主义。十分明显,在这里,看不到当代资本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变化发展,或者对于这种变化发展不做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马克思主义分析,都会导致脱离实际。邓小平正是在对当代世界的发展实际进行深刻的马克思主义分析的基础上,重申社会主义在经过长过程的发展以后取代资本主义的必然性的。 
二、为改革开放扫清思想障碍,需要科学地对待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思想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四人帮”为了推行其让人民群众普遍贫穷的假社会主义,曾经

广泛地散布谬论,把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绝对对立起来,给和他们的假社会主义相对立的一切东西,统统扣上资本主义帽子以吓唬群众,诸如什么“宁要穷的社会主义,不要富的资本主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如此等等,似乎社会主义注定是穷的草,一旦富了就会变成资本主义。当着我们在结束文化大革命以后实行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政策时,这些形而上学的流毒便凸现出来,成为束缚人们手脚的思想障碍。正是为了扫除这些障碍,把人们的思想从这种禁锢中解放出来,邓小平大力地进行了拨乱反正,强调要明辨是非,他指出:“对于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思想,当然也要采取科学的态度。”“要弄清楚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要比封建主义优越。”(注:《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38页。)这种明辨是非的科学态度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 
1.针对“四人帮”鼓吹宁要贫穷的社会主义,也不要富裕的资本主义的谬论,邓小平强调指出,这是“对社会主义的歪曲甚至污辱”,因为“向穷的方向发展,这不能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总要使人民生活逐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