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马哲论文 >> 正文

论旧自由观和绝对自由观的破灭及其马克思主义自由观的确立

时间:2011-2-13栏目:马哲论文

论旧自由观和绝对自由观的破灭及其马克思主义自由观的确立  
  口陈天1韩叙2
  
  (12河北师范大学法政学院,河北石家庄050000)
  
  【内容摘要】自由是什么?旧的自由观和绝对自由观对自由的解释是有局限的。马克思主义的自由观从人的实践出发,揭示出以往自由观的错误所在,并论述了实践的自由观的合理存在,从而开辟了一种科学的、崭新的自由观。
  
  【关键词】选择;目的的达;限制;实践的自由观。
  
  【作者简介】陈天,河北师范大学法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专业20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社会发展。
  
  韩叙,河北师范大学法政学院国际政治原理专业2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欧美政治经济与外交。
  
  自由到底是什么?按照逻辑,第一个问题应该关注自由的定义。但是当笔者定义自由的时候,发现定义本身就是对自由最不完善的定义。作为观念的自由,我们可以说自由是一种选择;作为行动的自由,我们可以说自由是一种目的的达成。然而无论把自由定义为选择还是目的的达成,他们本身都存在悖论。
  
  一、自由是一种选择的悖论
  
  1.基督教视野下选择的悖论。自由就意味着人类可以选择,正是这种选择权利的运用,我们没有感到任何的束缚,甚至忘却了我们自身的有限性。《圣经》中上帝给人类留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选择。亚当和夏娃堕落之前,自由意志并不自觉,因为上帝的造物不存在违背上帝的动机,人类没有备选的选项。但由于象征着恶的蛇的引诱,人类在尊奉和违背上帝之间,做出第一次选择:偷吃禁果。从此人类懂得了什么是善与恶。人类的一元思维开始启蒙,逐渐由善恶开始分化。既然自由意志会挑战对上帝的信仰,全能的上帝为何要把潜在堕落的人类带入伊甸园?为何赋予人类违背上帝的自由意志?一种解释认为,上帝这样安排是要让人类明白人的有限,从而寻求无限的上帝本身。我们发现了一个悖论,就是上帝赋予人选择权利,给人类自由的意志,是让人类认识到自身的有限,从而完全信仰上帝,所以说这种选择已经蕴含了不能选择。那么自由是一种选择就不是一个合逻辑的命题,因为我们不能既说自由是选择,又说自由是不能选择。
  
  2.现实语境下选择的困境。“对宗教的批判基本上已经结束;而对宗教的批判的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纠。接下来,我们关注现实社会中的选择。选择的前提是有选择的可能。人类做出选择无非是在以往选择上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别无选择的选择。为了摆脱以往选择的困扰,我们需要追溯到一个最初的选择。思考是否存在一个没有选择限制的选择。在一个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原始社会中,也就是生产力的因素中,只有劳动者这个因素发挥着微弱的推动力,任何劳动资料,劳动对象还未定形,更不提生产力“非独立的附着性、渗透性要素”。那么人类的最初选择是不是就没有受到以往选择的束缚?生存和繁衍是人类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也就是说,此时的选择问题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人的生理决定了人类别无选择。此时无论人类是否做出选择,他已经不自由了——没有选择放弃选择的权利。
  
  二、自由是目的的实现的悖论
  
  人类对自由的追求源于不自由。这种不自由主要来源于外在的力量和人自身的局限。正是人所追求的目的不能实现,人类感到了局限。目的其实是欲望和希望的中性表达。那么欲望和希望的实现,能不能解决不自由的问题?我们先从欲望人手,因为与希望相比,其显得更为“原始”。
  
  1.欲望实现的矛盾冲突。欲望是与人的原始状态联系在一起的,多数表现为人的动物属性。那么人类这种无法逃避的原始状态自然会与人类文明形成冲突,到底是人类文明限制了人类的原始状态,还是人类的原始状态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原始状态是人类的纯真年代,是人本真的自我,那么与此相对,人类创造自己文明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个有别于本我的“他我”。他我在不断接受人类文明熏陶,与本我渐行渐远。人类的他我囚禁在物质的享乐和精神的麻痹中,在追求高贵品味的过程中迷失了本我的真正需求。从这一点来看,人是不自由的,他我欲望的实现是对本我的否定。另一个方面,他我在认识到物质所带来的便利以及对自身精神境界提升的同时,往往陷入本我欲求的漩涡而感到无法自拔。这个本我在面对人类不断进化和缔造的文明时,不仅对自己无法逾越的局限和对与他我渐渐拉大的差距而感到羞涩,更对产生他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报复感和抵制力。从这层意义上来讲,人也是不自由的,本我欲望是对他我的抵抗。
  
  2.“后希望”的局限和希望的消解。希望似乎超越了人的范畴。因为欲望实现回答的是可不可的问题,希望是回答能不能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对待欲望的态度是,在现实的生活中我们可不可以去实现某种欲望,而不涉及到人类的能力问题。但是我们看待希望的态度就不同了,希望的实现超过了人类的能力,因为人在现实生活中,受到一定的历史条件、自然条件的制约,所以实现希望显得不可企及,正是这种不能实现造成了自由的缺失。但是仅仅分析到这层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既然说希望的实现是受到历史限制的,那么希望的实现就是一个暂时性的问题。若把人类当做一个整体来看待,历史的局限就不再是问题,从而解决了具体人因为希望导致的不自由。希望与自由的矛盾是不是就此终结?我们忘记了人类自身的限制。人类总是解决着看到的希望,永远也看不到希望以后的希望。譬如,人类看到鸟能飞翔便希望自己能飞,看到鱼类潜入海底便对渡海产生希望。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参照物,我们还会产生希望吗?‘后希望”就是指获得一个希望之后,另一个希望从何而来的问题。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希望本身的产生都是一个问题,更不用提及希望的实现问题,所以人不是自由的。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作为欲望和希望中性表达目的,它的实现与否是不能解决自由与否的问题的,那么说自由就是一种目的的达成是不成立的。
  
  三、自由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状态
  
  叔本华认为自由是“不存在任何起妨碍作用的东西”,即自由是不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