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行政管理论文 >> 中国政治论文 >> 正文

重新审视产党宣言的当代意义

时间:2012-12-11栏目:中国政治论文

  重新审视产党宣言的当代意义
  
  内容摘要 :《共产党宣言》对当代中国仍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共产党宣言》对于当今中国人民来说,是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的治国安邦的真理。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与此同时要结合我国的国情做出自己的思考。完全可以这样说,我们的前途和命运正依据于此。
  
  关键词 共产党宣言当代意义所有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活方式
  
  作 者 陈学明,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海:200433)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人类文明发展研究” (11&ZD065)、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对人的存在方式的研究” (11JJD710001)、复旦大学“985工程”三期整体推进人文学科研究项目“西方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的最新研究”(2011RWXKZD012)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国内吹起了一股否定《共产党宣言》的风。一些人或明或暗地宣扬贯穿于《共产党宣言》的是一种革命理论,而我们处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所以不能用《共产党宣言》的思想来指导当代中国;还有人甚至提出即使作为一种无产阶级获取政权的理论,《共产党宣言》也没有普遍意义,因为实际上《共产党宣言》所推崇的是“布朗基主义”式的暴力革命,而当今真正现实的道路是改良主义。按照这些人的逻辑,今天的中国人民完全可以对《共产党宣言》不屑一顾,弃之如“敝屣”。中国共产党连作为其原初的也是最重要的纲领性文件的《共产党宣言》也完全可以不需要了。
  
  事实上,当今中国人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共产党宣言》的指引。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刻,之所以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背离了《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则。为了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为了真正实现振兴中华民族的宏伟目标,当今亟需着手做的就是进行《共产党宣言》的启蒙教育。那么,当今中国人民究竟如何以《共产党宣言》为自己的思想武器,从《共产党宣言》中吸取精神力量呢?
  
  一
  
  我们正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应当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历史背景相符合。《共产党宣言》之所以让无产阶级深受鼓舞而使无产阶级的敌人感到恐惧就是因为它庄严地向全人类宣告: “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共产党宣言》鞭辟入里地揭示出: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共产主义一定要胜利,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的。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人民务必要牢记马克思为人类所揭示的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共产主义一定要胜利这一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或者说,一定不能放弃马克思为人类所指引的实现共产主义这一崇高理想。只有这样,才能把目前所做的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符合的事,引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大方向。只要我们胸中有了《共产党宣言》,我们就会自觉地领悟我们所说的“初级阶段”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而不是其他什么社会的“初级阶段”。我们一方面不能超越这一“初级阶段”,把将来要干的事放到现在来做;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初级阶段”,要把现在所做的一切视为进入“高一阶级”的必要准备。尽管共产主义离开我们当前是那么遥远,但共产主义决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我们当下所做的一切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这一目标。我们不应当因为共产主义的真正实现离当今还很遥远从而就否定这一目标的存在,更不应当把眼前所做的与实现这一目标完全割裂开来。
  
  对此,列宁有一个非常生动的比喻。他说,从事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就犹如“我们想攀登一座崎岖险阻、未经勘察、人迹未到的高山”,因此“有时要迂回前进,有时要向后转,放弃已经选定的方向而试探着从不同的方向走”。他强调,拒绝这样做是愚蠢的,是“左派”幼稚病。最重要的在于,必须明确这样做的目的完全是为了“登上山顶”,而不是放弃“登山”。观察我们目前所做的一些事,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实际上我们正在“放弃已经选定的方向而试探着从不同的方向走”,正在“迂回前进”,甚至正在“向后转”,但我们必须如列宁所说的那样明白,我们这样做决不意味着放弃了“登山”,而只是为了通过“迂回”、“向后转”的方法,更好、更快地登上顶峰,即更好、更快地走向共产主义。
  
  现实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那些一心想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方向,从而使中国重新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的附庸的人,千方百计地抹煞“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指向,他们总是把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的自我完善的“改革”纳入资本主义的轨道,他们总是百般地嘲笑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共产主义的信仰。在这种情况下,要使这些人的这种意图不能得逞,唯一的途径就是在坚持共产主义的信仰的前提下来做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符合的事情。实际上,做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符合的事情,有没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一指向,头脑中有没有历史发展客观规律这一信念,其结果是大相径庭的。如果我们确实是想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当下的实际活动,那么我们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揭示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与共产主义目标之间的真实关系。显然,在当今的历史阶段,坚信《共产党宣言》为人类所揭示的历史发展客观规律,坚持《共产党宣言》所树立的共产主义的崇高信仰,实际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重要和迫切。
  
  二
  
  中国人民把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共产党宣言》所奠定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与当今中国社会现实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中国化的成果。正在领导中国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在各种场合一再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属于科学社会主义的范畴是言之成理的。但是,也有一些人却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成是一种民主社会主义而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他们看来,中国人民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意味着背弃了科学社会主义而向民主社会主义靠拢。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廓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原则界限,与此同时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内在联系,就成了当务之急。
  
  阶级斗争理论是《共产党宣言》的核心思想,它像一根红线一样贯穿于《共产党宣言》的始终。《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做出这样一个判断: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是把阶级斗争视为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如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立在完全否定这一基本原理的基础上,那么确实很难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还有什么内在联系。(中国政治论文 www.fwsir.com)但实际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不是否定,而是继承、丰富和发展了《共产党宣言》的阶级斗争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方面鉴于我国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阶级矛盾已不是主要矛盾,明确地宣布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是错误的;另一方面又针对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强调不能忽视阶级矛盾仍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会激化。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阶级斗争是一个客观存在,不应该缩小,也不应该夸大。实践证明,无论缩小或者是夸大,两者都要犯严重的错误。”让我们看看当今中国的社会现实:那种暴风骤雨式的阶级斗争确实已结束了,但所有的其他的斗争形式并没有销声匿迹。当下一个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劳资关系的问题,这说明在当代中国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对立还存在着,而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关系实际上就是阶级关系。我们当然不能夸大当今中国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对立,但也总不能抹煞这种对立。我们国内一些人热衷于阶层分析,而实际上阶层分析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阶层分析实际上就是阶级分析,阶级分析内在地包含着阶层分析。如此说来,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还需要不需要《共产党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的问题,而是如何结合当今中国实际创造性地运用《共产党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的问题。
  
  《共产党宣言》把消灭传统的所有制,即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当作社会主义区别于其他社会的一个本质特征。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下了这样一句至理名言: “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共产党宣言》论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主要特征时完全是着眼于所有制的形式。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共产党人在反对现存资本主义社会的所有运动中, “都强调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如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已摆脱了“传统社会主义”的束缚,主张不需要坚持公有制,已用“公平”等价值目标来界定社会主义,取代了用以公有制为核心的“经济制度”来界定社会主义,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确实已离开了科学社会主义而走向了民主社会主义。但实际情况决非如此,只要我们具体地观察一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