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联邦形成与失败的原因分析

时间: 2019-09-04 栏目: 国际政治论文

 摘    要: 1958年伊拉克与约旦阿拉伯联邦的建立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两国在地缘与历史上诸多相似性是联邦建立的基础, 阿拉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是联邦建立的推动力, 英美等国对联邦的支持是联合的重要条件, 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的成立是联邦建立的催化剂。但是由于联邦存在诸多问题, 如联邦的合法性等, 且国内外对联邦也并非完全支持, 最终伊拉克革命爆发使联邦在成立后六个月内迅速走向解体。

  关键词: 阿拉伯联邦; 伊拉克; 约旦; 阿拉伯联合共和国; 民族主义;

阿拉伯联邦形成与失败的原因分析

  Abstract: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Arab Union of Iraq and Jordan in 1958 was the result of a combinationof factors. The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n geography and history are the foundation of its establish-ment. The Arab nationalism and statism are the impetus. The support from British and American is an importantcondition for the alliance.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United Arab Republic is a kind of catalyst. However, theUnion exists many problems, such as legality and so on. Domestic and foreign are not full support the Union. Inthe end, the Iraqi revolution pushed the Arab Union to the edge of disintegration within six months.

  Keyword: Arab Union; Iraq; Jordan; United Arab Republic; nationalism;

  二战结束后, 中东独立国家日益增多, 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面对复杂的地区与国内环境, 1958年2月14日, 伊拉克与约旦在短暂磋商后宣布组成阿拉伯联邦。同年7月, 伊拉克革命爆发, 将阿拉伯联邦推向解体的边缘。8月2日, 侯赛因国王宣布清算阿拉伯联邦, 标志着联邦仅维持五个月零十九天便走向解体。联邦存在时间较短, 但是其建立与解体都对阿拉伯民族主义产生较大影响。有关阿拉伯联邦的研究并不多, 国内学者王铁铮[1]、黄民兴[2]在其论着中也只是略有提及, 国外Juan Romero[3]、Patrick Seale[4]、John Major[5]等学者在论文中只稍有提及, 均无详细论述。因此, 通过对阿拉伯联邦建立与解体的原因进行多层次、多角度分析研究, 能够对阿拉伯统一问题达到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一、阿拉伯联邦建立的原因

  (一) 联邦建立的基础:伊约两国地缘与文化的相似性

  建构主义国际政治理论的重要学者亚历山大·温特认为, 共有的知识和文化是建构主义结构所包括的三个主要因素之一[6]。伊拉克与约旦存在着诸多的相似性, 其“共有的知识和文化”较为广泛, 成为其建立联合的基础。首先, 共有土地。两国同处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 且有公共边界线。约旦哈希姆王国位于阿拉伯半岛的西北位置, 伊拉克地处五海环绕之地。约旦的东北部与伊拉克西部接壤, 共有边界线长达181公里[7];其次, 共同的种族。伊约两国自独立以来, 阿拉伯人在两国人口中所占比例均在50%以上, 约旦阿拉伯的比例较伊拉克更高;第三, 共同的宗教和语言。两国均奉伊斯兰教为国教, 约旦国家穆斯林占总人数的96%[8], 伊拉克穆斯林占总人数的95%以上[9]。阿拉伯语为两国的官方语言, 英语为通用语言;第四, 共同的历史。伊斯兰教兴起后, 两国均先后处于伍麦叶和阿拔斯王朝统治之下, 后在奥斯曼帝国时期, 成为帝国东部的一个行省, 一战结束后成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 伊拉克1921年在英国的保护下建立费萨尔王朝, 1932年获得完全独立, 约旦直至1946年取得完全独立;最后, 共同的目标:建立以哈希姆王朝为领导的阿拉伯统一国家。埃及自七月革命后在阿拉伯世界日益崛起, 威胁着伊拉克的地位, 其建立共和国的思想也动摇着约旦王室的统治。若伊约联合实现阿拉伯国家的统一, 便能减弱甚至消除这种威胁。两国之间诸多共同之处, 使其能够较容易的达成理解和期望, 再加上伊斯兰教信仰、泛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想等“共有的知识”, 使两国的联合成为可能。

  (二) 联邦建立的推动力:阿拉伯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

  19世纪中后期, 奥斯曼帝国日益衰颓, 在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思想的影响下, 开始出现以阿卜杜·拉兹曼·卡瓦基比为代表的反对奥斯曼帝国、实现阿拉伯振兴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一战时期, 民族主义运动在中东地区风起云涌, 许多民族主义组织相继出现, 更有一些民族主义领导人为了争取阿拉伯民族独立, 寻求西方大国的帮助。阿拉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哈希姆家族, 其领袖谢里夫·侯赛因配合英国, 领导阿拉伯人民反对奥斯曼帝国。而作为“报答”, 英国答应侯赛因在战后建立一个以哈希姆家族为领导的独立的阿拉伯国家。1920年3月8日, 侯赛因的三子费萨尔在大马士革建立了包括黎巴嫩、外约旦以及巴勒斯坦在内的叙利亚国家。但是一个月后在圣勒摩国际会议上, 英法对于瓜分中东地区达成妥协, 阿拉伯人民要求建立独立国家的希望再次破灭。

  一战结束后至20世纪40年代, 阿拉伯民族主义者进行反帝反封建和要求国家独立的热情从未衰减, 泛阿拉伯主义不断发展。随着独立国家日益增多, 各国均希望扩大本国利益, 或实现以本国为中心的阿拉伯统一, 阿拉伯国家主义不断发展。1942年, 伊拉克首相努里·赛义德提出“肥沃新月”的联邦计划, 该联邦设想涵盖叙利亚、黎巴嫩、外约旦、伊拉克以及巴勒斯坦, 并对其他愿意加入联邦的阿拉伯国家开放。1943年, 约旦的阿卜杜拉国王提出以1920年建立的叙利亚国家为基础, 建立一个“从亚喀巴湾到地中海岸和幼发拉底河”的大叙利亚国家[10]。但是由于各方分歧较大无法达成妥协, 再加上埃及提出建立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松散联盟, 伊约的“肥沃新月”和“大叙利亚”计划最终都不了了之。1958年阿拉伯联邦的建立, 一方面体现了伊约两国发展阿拉伯民族主义、实现阿拉伯统一的思想, 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两国通过建立联邦发展各自国家所做出的让步。阿拉伯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共同推动着联邦的建立。

  (三) 联邦建立的重要条件:英国的支持

  中东地区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近代以来, 一直都是大国争夺的目标, 英、法、俄等国都意图将这块土地置于自己的绝对控制之下。20世纪初, 大量石油资源被勘探和开发, 更加剧了列强的争夺。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 英国始终在中东保持强势地位, 并在遏制阿拉伯统一方面发挥着突出作用。虽允诺了侯赛因建立独立的阿拉伯国家, 背地里又与法国达成瓜分中东的《赛克斯—皮柯协定》, 以委任统治的方式将该地区分裂为多个依附于西方的国家, 并不断阻扰阿拉伯国家进行统一的尝试。二战结束后, 由于英国在战争中的大量物资损耗以及美国的迅速崛起, 英国对中东的政策发生变化。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初见端倪, 苏伊士危机更能体现出这一变化。

  英国对中东政策的调整使其对阿拉伯国家联合的态度也出现变化, 英国在1945年支持组建阿拉伯联盟就是对其传统政策的一个突破。因为如果英国反对阿拉伯联盟的建立, 那么其在中东的影响无疑会因此减弱, 支持该联盟可能会使其保持一定影响力, 并且伦敦认为, 由于成员国代表不同的利益, 这个松散的组织不可能实施统一的政策, 阿拉伯无法建立真正的统一, 这不会对英国的中东利益构成真正的威胁[11]。而对于伊拉克和约旦的合并, 英国态度更为积极。对英国而言, 苏伊士危机对英国造成灾难性后果, 使英国在中东的地位大大下降, 而伊约在亲西方基础上联合, 进而实现阿拉伯统一, 可以挽回英国在危机之后的损失。且两国保守政权实现联合, 一定程度上压制了国内激进主义的势力, 这对英国也是百利而无一害。英国驻约旦大使查尔斯·约翰斯顿在给外交部的一份报告中提到, 他根据外交部发给他的指示继续做出努力, 不断向约旦国王侯赛因指出约旦与伊拉克建立密切联系的好处, 并提到他驻巴格达的同事也向巴格达政府提出类似的建议[12]。由此可以确定的是, 最晚到1958年初, 英国已经改变了其在伊拉克—约旦联合上传统的反对立场。

  (四) 联邦建立的催化剂: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的建立

  1958年2月1日, 由埃及和叙利亚组成的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宣布成立, 引起了安曼和巴格达相当多的忧虑。伊拉克的阿卜杜勒·伊拉王储认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对伊拉克的生存构成了威胁。沙特国王伊本·沙特也对埃及与叙利亚联盟表示担忧, 把这次合并解释为针对沙特、约旦和伊拉克等君主国的行为。伊拉克与埃及在中东地区存在传统的竞争关系, 通过叙利亚能更纯粹的看到两者的对立。埃及和伊拉克的阿拉伯政策一直以来都处于这样一个前提之下:叙利亚是争夺阿拉伯社会领导权力的关键因素[13]。双方都认识到, 控制叙利亚或者与叙利亚有特殊关系, 就可以孤立对方, 并且不需要与其他阿拉伯国家联合。伊拉克曾谋求与叙利亚建立联合, 但埃及外交部提出阿拉伯集体安全条约, 巧妙地反击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联邦。埃及和伊拉克除了对叙利亚普遍关注外, 还常在阿拉伯统一的旗帜下追求两个相互冲突的阿拉伯政策。伊拉克力图将东地中海的“肥沃新月”国家进行合并, 以消除西方大国在阿拉伯地图上的人为边界。埃及到后来才皈依于阿拉伯统一事业, 自视为阿拉伯统一的领导者。埃及希望建立一个牢固的阿拉伯集团来与西方大国, 尤其是英国打交道。其次, 开罗致力于维护一战后确定的中东领土现状, 以确保不会有任何阿拉伯国家组合来挑战它的领导地位。阿联的成立改变了地区力量的平衡:埃及在与伊拉克的斗争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对于约旦而言, 约旦希望建立一个在哈希姆王室领导下的统一阿拉伯国家, 与埃及作为中东地区统一事业“领导者”之间也是矛盾的。1952年埃及七月革命后建立起共和国, 约旦国内不少民族主义者与青年军官意图效仿埃及, 推翻哈希姆王朝的统治。阿联成立后, 约旦国内不少人都认为约旦应该加入纳赛尔集团, 以上种种都对约旦王室政权构成威胁。因此, 由于埃及和阿联对伊拉克及约旦都构成较大威胁, 一方面为了团结“君主制”国家与“共和制”国家对抗, 另一方面为了遏制埃及在中东地区迅速上升的地位, 伊拉克与约旦在阿联宣布成立后两周, 也就是2月14日在巴格达宣布组成阿拉伯联邦。

  二、阿拉伯联邦失败的原因

  1958年7月14日, 伊拉克爆发革命推翻君主制, 建立共和国, 并退出阿拉伯联邦, 阿拉伯联邦实际已不复存在。在获悉费萨尔全家遇害、革命已成既定事实后, 侯赛因宣布继任为阿拉伯联邦的国王和军队总司令, 意图出兵伊拉克恢复君主制。但是, 不论是约旦国家实力、伊拉克国内形势抑或英美对约旦出兵的反对等, 约旦始终未能出兵伊拉克恢复君主制。伊拉克革命反而对约旦国内政权构成冲击, 引发侯赛因国王统治危机。1958年7月31日, 英美照会约旦准备承认伊拉克新政府, 侯赛因国王于8月2日宣布解散阿拉伯联邦。至此, 阿拉伯联邦在成立后不到六个月便寿终正寝。联邦的建立得到英美大力支持, 其相比较阿联也有一定优势, 如伊约较埃叙联合更为平等, 纳赛尔则在阿联中被赋予“独裁”权力[14], 但是在短时间内便走向解体, 究其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一) 联邦合法性问题

  联邦成立前, 为了增强联邦计划的合法性, 约旦与伊拉克报刊上不断出现建议约旦与伊拉克建立联合的文章。随着合并不断推进, 这种呼吁的频率逐渐增加, 可能会造成民众普遍支持建立联邦的印象。另外, 埃及泛阿拉伯主义思想觉醒较晚, 并未在一战中领导阿拉伯民族的统一运动[15], 而费萨尔和侯赛因的曾祖父——谢里夫·侯赛因, 在奥斯曼帝国晚期时就曾力图建立一个阿拉伯联盟, 他的努力至少领先于埃及领导人四十年。伊拉克与约旦这两个哈希姆王朝作为侯赛因的直系后代, 是阿拉伯统一运动和早期阿拉伯民族主义的继承人, 这或许能够加强伊约联邦的力量。1958年5月27日, 费萨尔国王在阿拉伯联邦第一届特别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提到, 他认为阿拉伯联邦是维持中立和中东稳定的一个手段, 新国家的另一个目标就是要与所有阿拉伯国家建立兄弟关系。

  但是以上三点并不能使国内民众信服。伊拉克身处受西方支持的“巴格达条约”中, 安曼希望伊拉克在退出条约后再与之联合, 遭到巴格达的拒绝, 安曼对此也无可奈何。巴格达条约明显的亲西方立场与费萨尔提到的维持中立显然是互相矛盾的。再者, 新国家要与所有阿拉伯国家建立兄弟关系, 这一表述明显是不真诚的, 其中就不包括在此前成立的阿联。联邦建立两周内, 联邦就与阿联在媒体上进行了公开又尖锐的宣传战, 双方都试图否定对方存在的合法性[16]。而且, 在国内一些知识分子及阿拉伯民族主义者看来, 联邦的建立被认为是旨在挽救伊拉克和约旦哈希姆王朝的措施, 而不是为了两国人民的利益而建立的联邦。在一个深受民族主义情绪渗透的地区, 几乎没有人批评纳赛尔激进的民族主义政权, 民族主义者反而倾向于忽视阿联中纳赛尔政权的缺陷, 因为他们认为纳赛尔政权是更纯粹的民族主义政权。最后, 国内反对哈希姆王朝的民族主义者认为, 联邦是在英美等西方帝国主义列强支持下建立起来的, 它所代表的是英美腐败政权, 这就暗示了该政权的任何一个倡议都是值得怀疑的, 并可能损害阿拉伯世界的利益。纳赛尔在1956年宣布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 表明他愿意挑战来自西方和以色列的外部威胁, 得到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支持, 受西方支持的阿拉伯联邦自然会遭到诟病。

  (二) 国内外对联邦的反对

  伊约国内对阿拉伯联邦成立的反应好坏参半, 但主要表现为民众的漠不关心。瑞士报纸《新苏黎世报》在1958年2月15日刊登了这样一则消息:联邦宣布成立的第二天, 当侯赛因国王穿过安曼时, 受到街道两旁群众的热情欢呼。西德的外交官也证实了该情况。但还是有许多约旦人希望能够成为阿联的成员。当约旦议会于2月18日召开以批准联邦协议时, 持反对观点的代表和参议员在会议期间被禁止发言。对于伊拉克而言, 伊拉克人对联邦的建立并不热情, 他们担心的是联邦对约旦的经济承诺会对伊拉克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估计也证实了伊拉克人的担忧, 由于约旦国内大量的巴勒斯坦难民以及长期的财政赤字, 联邦将会经历一段较长时间的不稳定。伊拉克王储阿卜杜勒·伊拉在联邦成立不久后也意识到了联邦存在的问题。2月份他在与英国驻伊拉克和约旦大使的对话中表示, 联邦的经济无法自给自足, 必要时需要外部援助才能巩固联邦的经济;其次, 伊拉克的石油管道要通过叙利亚和黎巴嫩才能到达西方, 伊拉克的领导人非常担心叙利亚会控制这一重要的生命线[17]。科威特为伊拉克石油的出口提供了一条可选择的路线, 然而科威特的埃米尔对于延长巴士拉的管道到科威特没有任何兴趣, 英国在此时也采取较为被动的立场, 没有要求科威特接受管道延长。王储对这些使阿拉伯联邦能够继续生存下来的必要措施的陈述, 表明了伊拉克的领导人也意识到了伊拉克约旦这一实体中存在的固有弱点。

  英国最初对联邦的评价较为积极, 但分析之后结论却是比较消极的。美国国务院近东事务办公室主任斯图尔特·洛克威尔认为, 尽管联邦可以在理想情况下与阿联形成对抗, 但新联邦在伊拉克和约旦内部几乎没有广泛的吸引力[18]。如果联邦能够吸引更多的阿拉伯国家, 民族主义者的反对这一政治稳定的障碍就可以消除。但是英国并未坚持鼓励科威特加入联邦。对于沙特, 在联邦成立前, 约旦与伊拉克就希望沙特能够加入联邦。联邦建立后, 沙特对于加入阿拉伯联邦的官方立场是毫不含糊的。伊本·沙特国王在二月中旬明确否决了沙特与伊拉克和约旦合并的可能性, 并宣称他的意图是要维护沙特在这两个新的政治实体之间的立场[19]。以色列对于约旦与伊拉克建立联邦的态度是消极的。以色列媒体对于伊拉克部队进入约以边界的可能性表示担忧, 因为两国在1948年战争后并没有签署停战协议。两国内部对联邦的反对, 中东别国对联邦的不支持, 注定了联邦无法长期维持的命运。

  (三) 伊拉克革命是联邦解体的直接原因

  1958年, 黎巴嫩发生了反对夏蒙政府的动乱, 夏蒙政府亲西方的立场遭到黎国内民众的抗议。黎巴嫩社会的不稳定状态波及到了亲西方的约旦, 约旦国内深受震动。伊约在阿拉伯联邦成立后协议建立统一的军队防御, 侯赛因要求巴格达向其提供更多的军事支持以巩固约旦现有政权。6月底, 总理努里·赛义德决定派遣伊拉克驻扎在巴格达以外贾劳拉的第20步兵旅, 与在约旦马夫拉克的伊拉克部队一起, 支援约旦和黎巴嫩[20]。但是早在1957年, 伊拉克民族主义者、复兴社会党以及纳赛尔分子等秘密组成统一战线, 密谋推翻费萨尔王朝, 实行积极的中立政策, 在军队中形成了以卡塞姆少将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革命爆发前, 美国中央情报局发现约旦与伊拉克反政府分子密谋政变, 侯赛因在获知消息后迅速逮捕了一批策划政变的人士, 费萨尔对此不以为然。在派遣进入约旦的步兵旅中, 卡塞姆的助手阿里夫为该旅的营长, 他设法掌握了该旅的指挥权。7月14日凌晨5点, 该旅在途径巴格达时, 突然占领电台, 宣布推翻费萨尔的统治, 建立伊拉克共和国。革命军队夺取王宫, 杀害了国王费萨尔、王储阿卜杜勒·伊拉及其他王室成员、政府官员等, 首相努里第二天在出逃中被群众认出, 被当场击毙。伊拉克哈希姆王朝统治被推翻, 建立起了以卡塞姆为领导的共和国政府, 并宣布退出阿拉伯联邦以及巴格达条约组织。侯赛因继任为阿拉伯联邦国王后, 准备派兵扑灭伊拉克革命, 但是由于自身实力有限, 且英美反对该行动, 使其无奈接受伊拉克革命政变的事实。至此, 阿拉伯联邦只剩约旦一国, 联邦实际已名存实亡。

  三、结语

  综上所述, 由于各方面的原因, 阿拉伯联邦能够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然而, 正是由于其匆忙建立, 许多基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如联邦的合法性问题、经济问题等, 使得联邦难以继续发展。联邦的建立是阿拉伯国家在寻求统一道路上的一次重要尝试。然而, 它的成立也是阿拉伯国家分裂、泛阿拉伯主义衰落的重要表现:阿拉伯地区不同国家、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对抗不断加剧。联邦解体也没有改变原来的对抗状态, 国家之间宣传攻击仍在继续。在伊拉克与约旦建立统一体的过程中, 政治联合先于经济联合, 这就使得联邦在成立初期面临许多难以解决的经济问题。经济是基础, 没有稳固的经济, 任何一个实体都无法维持长期稳定的发展, 这也是阿拉伯国家不断寻求统一却又屡次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将对阿拉伯联邦的研究纳入对阿拉伯统一问题的研究当中, 有助于更好的分析阿拉伯国家难以统一的原因。

  参考文献:

  [1]王铁铮.中东国家通史约旦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5:198-210.
  [2]黄民兴.中东国家通史伊拉克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2:209-224.
  [3]ROMERO J.Arab Nationalism and the Arab Union of 1958[J]. British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 2015 (2) :179-199.
  [4]SEALE P. The United Arab Republic and the Iraqi Challenge[J]. The World Today, 1960 (7) :296-305.
  [5]MAJOR J. The Search for Arab Unity[J]. International Affairs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44-) , 1963 (4) :551-563.
  [6]亚历山大·温特.国际政治的社会理论[M].秦亚青, 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82.
  [7]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约旦哈希姆王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约旦地理简况[EB/OL]. (2015-7-28) [2018-2-20].http://jo.mofcom.gov.cn/article/ddgk/zwdili/201507/20150701063222.shtml.
  [8]唐志超.约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6:16.
  [9]刘月琴.伊拉克[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7:2.
  [10]杨增耀.“大叙利亚计划”的昔与今[J].阿拉伯世界, 1998 (04) :66.
  [11]KIRK G. The Middle East in the War[M]. 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344.
  [12]ROMERO J.The Iraqi Revolution of 1958:A Revolution Quest for Unity and Security[M]. Lanham, Maryland: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n, 2011:61-65.
  [13]SEALE P. The United Arab Republic and the Iraqi Challenge[J]. The World Today, 1960 (7) :297.
  [14]SEALE P. The Struggle for Syria:A Study of Post-War Arab Politics 1945-1958[M]. New Haven and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6:316.
  [15]HAIM S.Arab Nationalism:An Anthology[M].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ess, 1962:47.
  [16]TAL L.The Cold War in the Middle East[M].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115.
  [17]ROMERO J. Arab Nationalism and the Arab Union of 1958[J]. British Journal of Middle Eastern Studies, 2015 (2) :198.
  [18]BLACKWELL S. British Military Intervention and the Struggle for Jordan:King Hussein, Nasser and the Middle East Crisis, 1955-1958[M]. London:Routledge, 2009:102.
  [19]MAJOR J. The Search for Arab Unity[J]. International Affairs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1944-) , 1963 (4) :558.
  [20]TAL L. Britain and the Jordan Crisis of 1958[J]. Middle Eastern Studies, 1995 (1)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