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教育论坛演讲稿

时间:2007-11-7栏目:公众演讲

    教育论坛演讲稿
   我有三个自私的想法:
   第一个想法是不想太累了自己。我不愿意被看作是一个工作狂。一个人活着,工作不应该成为目的,我不愿意为工作献身,更何况我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理应努力工作,但世界一定不是靠我去拯救的,献身了也未必给人类带来什么了不起的进步。当时校长中流传着一句话叫校长“当不好、不好当、不当好”,是说在社会转型期校长角色的艰难处境。于是第一个自私的想法就是让我轻松些,我不想告别美好的生活。
   第二个自私的想法是让我自由。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一段学习生涯,让我知道,人除了活在世俗世界之外,还有心灵的和精神的世界,在这三个世界里,人获得自由,才有幸福。我必须更大程度上尊重我的意愿,我选择,我行动,我承担,这样才是我的幸福。
   第三个自私的想法是我不愿意离任后被人骂。我是2000年8月被任命为上海市**学校校长的,那年我32岁,我猜想,我不可能在这所学校里呆一辈子,我不是神仙圣人,在我任期内总会犯错误,在任上的时候人们不敢说什么,离任了就不一定。我有尊严,我爱惜自己的每一根羽毛,不愿被人说。
   这三个自私的想法使我有了个念头,校长能不能被替代呢?假如校长可以被替代,我的工作就轻松了,也就可以干更多自己想干的事了,也就不怕任期满了被人说三道四了,要骂去骂替代物吧,和我郑杰无关。校长领导一所学校靠什么?除了所授予的行政权力之外,校长主要依靠“法”、“理”、“情”这三件宝物,“法”就是规章制度,“理”就是学术与科研,“情”就是道德与情感。这三件宝合起来就是“依法治校”、“科研兴校”、“以德立校”。
   我认为,这三件都是校长必备的宝物,缺一不可,一个万能神圣的校长大概可以把三件宝物占全了,但作为普通人,如果只能从中选一件的话,我选第一件“依法治校”,因为这三件宝物一件不如一件珍贵,在我这个自私的人看来,让我轻松、自在和不被人骂的宝物才值钱;说得冠冕堂皇些,让一所学校可持续发展的才是宝物呢!让我们估且做一番比较:
   首先,最不值钱的是校长靠自己的德性与感情领导学校,如果他仅靠这些能领导好学校,说明他是道德上的完人,而且他的情感绝不分对象绝不有偏见,在厚薄上也不会有大的起伏。但不幸的是,我不是德性上的完人,我这个年龄情绪上也变化得偏见得厉害,我担心,如果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话,我带不出一所好学校了。如果要我每天因为校长而把自己满是污垢的小尾巴藏起来去扮演个圣人,我觉得累得慌,何况中文系教我求真,没让我“死于庙堂”。
   其二不值钱的要数“理”这件宝了,科研兴校,确实有一些学校因为科研兴了学校,但我也见多了下述现象:一、校长作为某课题负责人,搞起了学术霸权,全校人人参与搞“某某教育”,我是校长,你是教师,我有权搞这“某某教育”,你就没权搞那“某某某教育”,到头来,校长领衔的这个课题成功了,万马齐暗的局面发生了。二、花钱可以买科研,请些专家来做刀笔吏,装点着门面里外光鲜,将科研当个产业了也来个产教结合,这所谓学术腐败。三、我们也许有全世界最多的教育科研项目,而且鲜见宣布失败的教育改革或实验方案,可是改而不革的居多,到今天,连减负还减不下来,不知道我们到底是需要更多的科研还是更少些呢?这个活我也干不了,索性不抱科研这件宝吧,职称职级评定我也不要了,这样清静。
   然后,我选了“法”这件宝,而且改了一下,不叫“依法治校”,叫“法治校”,依法治校的主语是校长,我还是没有被替代,法治校更彻底些,“法”替代校长了。我认为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要完成教育从“前现代”转向“现代”,我们不仅要运用哲学家思维、教育家思维、道德家思维来构想新的教育,而且还要运用经济学家思维和法学家思维来建设新的学校。经济学家关注成本、收益、需求、资源配置等问题,法学家关注正义、权力、权利与义务等问题,而经济学家和法学家共同关心的问题是制度与制度供给,即什么样的制度是有效率的而且是公正的。一套高效而公正的学校管理制度是校长的首要替代物。
   在**学校,我们建立了全面教育服务质量管理制度、“权力、财富、荣耀和工作岗位”等资源的配置机制、维护教师和学生普遍的和特殊权利的制度,不仅将学校从一所三校合并的薄弱学校带到本区域内的一所以优质教育服务而知名的品牌学校,而且在未来若干年内,而且似图通过持续的制度安排和改进,提高学校师生的生命质量,并促进学校由一个组织机构向“负责、多元、协力”的学习共同体转化。
   这四年来,我越来越相信一套好的制度就有一所好的学校。在这套好的制度下,校长被替代了。
   但是,校长其实无法真正被替代,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好的制度也不是万能的,美国的著名法官汉德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常常怀疑,我常常怀疑我们是否把自由和希望太多地寄托在法律、法院和宪法上。请相信我,这是一个不能实现的希望,一个虚妄的希望。自由生长在我们每个男男女女的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