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火车司机精彩演讲——奔驰在青春之路

时间:2007-11-7栏目:公众演讲

    我叫丁涛,来自济南铁路局济南机务段,是一名普通的机车乘务员也就是平时大家所说的火车司机,作为“全国级青年文明号东风110039共青团号”机车组的第七任司机长,我已安全牵引旅客列车两千余趟,累计行驶近八十万公里。我所驾驭的机车是国内内燃机车中最先进的东风11型。主要担当京沪干线济南至北京区段特快旅客列车的牵引任务。今天我非常荣幸能来到这里,与大家一同交流。
   首先,我想用汪国真《选择》里的一句话作为我今天的开始。
   “如果你是鱼就不要迷恋天空\如果你是鸟就不要痴情海洋”。十一年前喜欢诗歌的我,带着青年人的梦想走上了机车乘务员的岗位,从那一刻起我就在心底立下了一个誓言,一定要做一名优秀的火车司机,做一名旅客放心满意的火车司机,做一名奉献国家的火车司机。
   那年,我19岁,从济南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济南机务段,成为了一名准机车乘务员。在工作之初,我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火车司机,因为擦洗机车才是我那时工作的主题。虽然擦车工作是枯燥乏味,辛苦劳累的,但成为一名火车司机,这是必须的经历。擦车对我而言算不上什么,因为我爱火车,喜欢火车。就在工友为擦车怨言满腹的时候,我却认真完成好每一项工作,因为我知道这些大个的铁家伙很快就要臣服于我,成为我奔驰在千里铁道线上的伙伴。身边的指导老师,一位老司机,看到我对待工作如此投入专心,便把我叫到了身边,说小伙子趁年青好好干,将来争取到咱段上全国级青年文明号班组“共青团号”机车组,成为一名优秀的机车乘务员。从那时起我更加认真的学习内燃机车的原理及构造知识,刻苦钻研技术业务,后来,无论是晋升副司机还是晋升司机的考试我各项成绩均名列前茅,经过组织的考察我终于成为“共青团号”机车组的一员。从此我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一面苦练驾车硬功;一面四处拜师,学习他人之长。机车组的司机长被我缠住不放,单位的图书室也成为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学习,变成我脑海里的头等大事。大伙都开玩笑说我是,“开车行万里路,回家读万卷书”。
   我们所使用的DF11型机车是为了配合铁路大提速所配属的新型机车,为了在短时间内掌握它的性能和原理,我和伙伴们不顾机械间里四五十度的高温,打着手电,拿着电路图将车上的电器电路一一对比,熟悉。工作服被汗水浸的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我和机车组的同志们,在机车的应急故障处理方面,都练出了一手绝活。记得有一次我牵引着列车,刚从蚌埠车站出发行驶到淮河大桥上,突然间机车出现无压无流现象,当时我急出了一身汗。因为我们的机车是由一台主发电机带动六台牵引发电机作为牵引动力的,主发电机没有电压电流,就意味着机车陷入瘫痪,列车不能继续运行,对于我们机车乘务员来讲,这是最难处理的故障,因为车上的电器线路有上万条,要想在短时间内排查出故障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当时831淮河大桥是单线,线路已经被我占用,而T21次旅客列车正迎面驶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利用平时学到的知识,与副司机密切配合,闭合LLC线圈,甩电机,顶死LC线圈……经过一番忙碌,很快使机车又恢复了牵引状态,机车刚过了831线路所,邻线的T21次旅客列车就呼啸而过,我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
   通过实践,我对机车越来越了解,对行驶的线路也越来越熟悉,我开始思索在复杂的坡道线路上行驶如何发挥机车最大效能、如何避免机车在使用电阻制动时列车发生的冲动……。刚开始有人笑我,说我没事瞎琢磨,纯属吃饱了撑的,也有人说我出风头,爱逞能。这些我都没放在心上,只是埋头思考问题,每当有所收获,我都会高兴不已。当我将一份“内燃机车动力闯坡操纵法”交到车间时,很快教育科、技术科的领导便找到了我,向我询问了许多关于操纵法的问题。不久,我的这一成果在机车乘务员中得到了推广,我也受到了通报表扬。熟悉我,不熟悉我的人都向我投来惊讶的目光。上级组织的肯定,更增添了我的信心以及对火车司机这份职业的爱。
   由于工作出色,2001年在庆祝建党80周年前夕,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从前任司机长手中接过“共青团号”机车组的大旗,在高兴之余我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压力不是来自领导,也不是来自同事,而是来自我自己。怎么管理好机车组,怎么把“共青团号”机车组的精神发扬光大,怎么创新的开展工作。一系列的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当好这个司机长,因为“敢为人先”正是我们“共青团号”机车组永恒的信念。
   我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从小就喜欢唱歌,篮球、足球更是少不了我。但为了把工作干好,这些爱好都被我放到一边。我为自己定下严格的纪律,率先垂范。每次出乘我都第一个上车做准备,第一时间完成检车工作。每次回乘我都认真擦车,完成车况记录,最后一个下车。有时遇上机车出现临时故障,我总是盯到故障处理完毕,最后一个离开。
   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打破了我们宁静的生活,同时也让机车组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我们所担当的牵引区段,恰好位于京沪线的中段,连接着首都北京,也是SARS病魔最为严重的疫区。面对死亡的威胁,车队里有的同志请了病假,宁愿收入受到损失,也不愿意冒险去担当值乘任务,这也是人之常情。但作为一名青年党员,“共青团号”机车组的司机长,我毅然的第一个报名参加了“抗击非典预备队”。除了完成好个人的工作外,随时准备担当临时的值乘任务。胡定宝、徐继璋这些和我一起在共青团号机车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